什么样的环境管理才到位?

原文首发于《流浪的天空》,感谢作者“ppip”的分享,曾分享《英国的“私有化”笔记》】

兄弟单位出了一起事情。大概情况是这样的:上半年的时候,他们把自己处理的一个案子报到上级环保部门去了。案子不复杂,企业未批先建,基层环保部门查处。报上去之后,这个案子就公告了。后来,监察部看到了这个公告,问了一句:查出来之前,你们做什么去了?

于是处理了一批人。单位从小兵到局长都落了处分。我在网上查了查,处分的事并没有见报(作者注:此文发布之后再查,发现已经公布,链接在此)。我不太清楚细节,大家也不用刻意去查。

所以才有这样的问题:什么样的环境管理才是到位了的?或者说,作为一个基层环境管理部门,工作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自保?

这个问题一点都不虚妄。由于种种原因,近年以来环境管理工作量与日俱增。最近两年以来加强管理的方面包括:环境风险管理、重金属排放、危险废物处置、挥发性有机物治理,之前还有在线监控、信息公开,等等等等。比如重金属过去不怎么管的,最近开始管了,重点监控对象一个月测一次,一个季度去现场检查一次。再比如环境风险管理,环境影响评价和验收里面都需要编写专门的章节,企业的环境应急预案需要向当地环保部门备案。事情多了,区里好几百个企业,就总有管不过来的。不知道哪个事情没做好,后面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曲江
曲江南湖的黄昏 “@Quentin李奇”摄于5月15日

正好最近回答了一个问题,我就和提问者沟通了一下。他的意思是,上级管理部门还能通过发文等途径转移风险,最基层的管理部门就只能努力工作,自求多福了——如果应当察觉而未察觉就会被定为过失,但真是查不过来怎么办?

我之所以用“环境管理”而不是“环境执法”来描述这个问题,是因为在其他方面也存在类似的困境。比如说环境监测,环境管理项目的增多意味着监测项目的成倍增多。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我们的政府与其说是“精英管理”,不如说是“家长式”的管理。不管是精英管理也好、家长式管理也好,这种管理倾向的特点就是自负责任——不但要为过程负责,也要为结果负责,接近于无限责任。这带来很多的问题,比如说责任无法转嫁和分派,分工体系和社会化操作就没法做;再比如说责任集中之后,出任何事情,最后都会落在基层部门身上,民怨集中,容易出事。

这种问题不但在环保部门出现,在政府的其他角落也会出现。历来九品芝麻官的衙门都是繁忙的,我们如何才能跳出这个圈子?

什么样的环境管理才到位?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中国环境污染会走向何方?
神华污染调查报告
买150个点
西安vs伦敦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