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乡时间

原文首发于《思想的河流》,感谢作者“杜爱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山中问茶》。】

一大清早,秦岭南麓的画眉鸟就开始在窗外鸣叫了。

我住的房子背后有一条小道伸向不远出的山岗。四月底,正是樱桃和草莓成熟的季节,有农妇提着竹篮在那条小道的交叉路口上等待交易。

西乡的天气和空气没有不好的时候。在春天里,大地让它之上的生命都围绕着由花朵装扮成的新娘,而这之后,樱桃成为了最先结出的生命果实,它润泽的甜香之气,现在正在西乡各处流溢,延续着花朵所带给人们的美好。

早晨醒来,走在树荫围绕的小道上就是幸福。看着陌生的人在路上相互打着招呼;他们有的驻足,更进一步地问候和关切着对方或熟知的人;在路上走的另一些人,他们还为即将迎来的新的一天给家人带回鲜花和樱桃、草莓。

所有这一切,都属于西乡东南方向樱桃沟一带这一特殊的地区。也只属于这里四月下旬为数不多的几天时间。即便如此,那样一种独有的安详所代表的幸福,也只属于太阳尚未完全升起这一段暂短的时光。

一种时间凝固,事物都停顿下来的特殊感受,也只会在真正相爱的恋人之间偶尔才能出现,就像岩石固有的灵气,在瞬间偶尔显现一次一样。生命之中蕴含的这样一种奇特的光荫,反而在人群嘈杂的地方察觉不出。时间的本质,不是快起来,而是停顿下来。

西乡

西乡樱桃沟 by @庞庞不胖

我能明确地感到,自己像是被置身于西乡的时间之外。有如此的感触,在我也已是满足了。我现在正像是靠在西乡这本书的身旁,它让我确知了自己从前的生活规律,并获得了在我原先的生活所不曾拥有过的感知。

人们总是在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才感到自己曾经用有过它们。城市的现代生活,为人们带来了许多前所未有的东西,但也让许多人丢失了自己的时间感受。我自己常常就处在一种没有记忆的状态当中,只是到了每年的四月最后几天,还知道自己与西乡这个地方的约订,在它那儿住上一段时间,随意在它的各个去处走一走。

现在这样一种应约的行动,已经成为了我的生活习惯,而西乡在一年的四季当中,对于我似乎也有了耐心。有人将世界的出口,设想成在镜子的长廊迷路之人寻不见自己影子的地方。我想象不出自己置身其间的情形。我所以还要每年不断地到西乡这样的地方去,并非像人所言,是为了寻找一个出路。我只是以为,世界上有一个叫西乡的地方,每当想起它,也会想到它似乎也以自己无限的期待在梦想。

西乡让我感到所有的东西背后,包括像它那样一个地域空间的背后,都具有着与人相同的温情。领受这种无法言喻的感知,必须使时间能够停顿下来,让自己放松下来。彻底解放自己的灵魂,让灵魂得到自由。

这样一种无法看见,又切身而在的奇特之感,是西乡这个地方慢慢在我身上唤起的。一旦我回到西安,所有的一切又都烟消云散了。

但是,西安让我确证了“西乡时间”的存在。

西乡时间 二维码相关阅读:
西乡的桂树
在午子山听松
没有香味的杜鹃花
美丽的罂粟花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