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呈瑞符神禾原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选自《长安是中国的心》,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盛唐中心大明宫》。】

神禾原之得名,或曰唐太宗贞观元年,公元627年,李世民巡游此地,见一禾生双穗,呼其神禾而谓之,或曰后晋高祖天福六年,公元941年,此地有一禾生一穗重为六斤而谓之。给一事物命名,以天呈瑞符,便显得既谦虚,又智慧,胜似绞尽脑汁的推敲吧!

神禾原耸御宿川与樊川之间。滈河出终南山石砭峪,经御宿川,至香积寺一带汇入洨河。潏河出终南山大峪,经樊川,至水磨村向西遂为洨河,其至香积寺一带吸纳滈河,流量增大,涌进沣河,再入渭水。20世纪70年代,我十余岁,常在韦曲镇及其以南的申店与西寨诸村走亲戚,十几里川道,稻香平畴,荷叶尽绿,闻蛙声此起彼伏,觉得十分风光。还有多次用绳系笼,逆渠而拉,捞取小鱼,装在罐头瓶子里端着回家,足以玩两周时间。洨河注昆明池,使汉人得以划船作乐,也使洨河沿岸有民居焉,聚族为村。神禾原起滈河与潏河之间,仿佛是诸村的屏障。

直到在出版社工作以后,我才有机会上神禾原。当时有朋友要了解王甲斌的境况,我陪他。当然我也想见一下这个在农业生产合作化运动中,成立了胜利社的积极分子。往皇甫乡胜利村去,要过神禾原。其昂然而亢,向南望,御宿川及其星辰般的村子一片宁静,再向南望,青峰幽壑,历历入目。我徘徊沉吟,窃以为此乃形胜之地。

神禾原呈东南—西北向,长大约11公里,宽大约1.5至2公里,海拔490米至601米,高出滈河和潏河530米至570米。其南起南江兆村,北抵贾里村和何家营村。在面樊川的半坡,唐有诸庙而立,曾经鼎盛的是洪福寺,云栖寺,禅定寺,观音寺,可惜一旦唐灭,诸庙也就萧条以至湮灭了,唯神禾原西端的香积寺仍存,并有信徒欣然拜佛。常宁宫建在面御宿川的半坡,大约是唐玄宗遵其母之意所营的神殿。有故事显示,其母在此拜佛,遇匪劫驾,急中生智,藏身于崖间的小洞,得以大安,于是她就吩咐李世民建了一座常宁宫。

神禾原

图片来自网络

胡宗南是蒋介石颇为信任的将领,1938年移驻关中。御宿川的王曲镇有黄埔军校第七分校,胡为主任。这里尝有3万余学生毕业,共9届。蒋介石为校长,一再于斯训诫。周恩来在1936年冬天也到这里向学生表达过建立抗日统一战线之意义。现在,此处是一所通讯学院。当年胡宗南游神禾原,见常宁宫形势既隐蔽,又敞朗,遂改造为蒋介石的行宫。此工程的关键是挖掘了千余米的防空洞,其中设办公室,会议室,蓄水池,卧室,卫生间,一应俱全。观景亭筑于半坡,足以大观秦岭。大约1943年建成,以后蒋介石到西北来有三次居此。蒋纬国与石静宜的一次结婚庆祝活动也于斯举行。常宁宫西边有一幢二层洋楼,便是他们的新房。有时候我想,如果不是蒋介石在此留下行迹,也许常宁宫早就荡然无存了吧!今之常宁宫为国有的旅游休闲度假山庄,可以跑马,可以看孔雀开屏,可以带孩子溜滑梯。在如此有历史有境界的地方,做如此低俗的娱乐,难免让人感到滑稽,甚至悲哀。

天下处处都在开发,一条大道从韦曲镇延伸至神禾原,这里也就享受开发了。似乎已经有几所学校于斯开门,西安培华学院,西安财经学院,陕西学前教育学院,大约是捷足先登的。接踵过来的是什么呢?企业,地产,或其他学校吧!一禾生双穗或一禾生一穗重为六斤之膏腴黄壤,将注定遍布建筑。开发显然是这个时代的堂皇之举,不过缺乏深谋远虑的开发,不管是什么地方都要开发,将注定受到子孙的问责。

巧夺天工建章宫 二维码相关阅读
悠悠汉史长乐宫
回民之坊化觉巷
见证历史建国路
民宅标本咸宁学巷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