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不绝于凄美的爱情故事

如果只把《归来》定义为“虐心的、悲凉的、凄美绝伦的爱情故事”,那实在是把严歌苓看得太肤浅了。严歌苓的作品一向以反映时代悲剧、批判人性黑暗为卖点:《金陵十三钗》讲述孩子们被自己鄙视的妓女英勇相救的故事;《天浴》用年轻少女被辣手摧花的故事反思上山下乡;《赴宴者》描绘“宴会虫”骗吃骗喝的怪诞生活暗喻某种社会群体。

《归来》改编自《陆犯焉识》,这个故事之所以扼腕叹息,文革那段错误的历史只是表面,其根本原因是女儿的自私和虚荣。虚浮的荣华将坚实的家庭破坏得体无完肤,幸好,爱情驻守在明晰的心里。自私和虚荣不正是人性的软肋之一吗?

聪明的张艺谋并没有把女儿的自私和虚荣无限放大,而是把陆焉识和冯婉瑜的长相厮守定为重点,毕竟真挚的感情更容易打动人,满满负能量更容易打击人,选择后者显然吃力不讨好。从而,《归来》融洽地呈现出原著对人性龌龊一面的刻画,同时,用大量镜头传递爱的温存,淡化影片初期的那份不和谐。如此一来,影片给人感觉过于平淡,有点许鞍华那种静静的忧伤,实际上,平淡之中见真情,老谋子的功力正是在平淡之中见微知著,掀起波澜。

我是你的守护

我是你的守护

可以说,《归来》是张艺谋最好的电影。

《活着》本身太惨,所有的一切归于尘土,用“死”和“坚强”,还有极致的惨况,震撼观众的心灵,本就相对容易;《一个都不能少》借贫瘠的农村和可怜的孩子唤起观众内心的怜惜,后来诞生的《变形计》大可称之为“电视节目版《一个都不能少》”,看看每期《变形计》赚来多少飙泪,基本也就知道《一个都不能少》炸爆泪腺有多么容易;《英雄》照搬《罗生门》,《满城尽带黄金甲》挪移《雷雨》,《三枪拍案惊奇》更是无理取闹。张艺谋此次从商业转回文艺,反倒用文艺扳动商业,四两拨千斤,中气贯足,精神百倍。

巩俐的表演无疑是完美的,对半醒半糊的拿捏,对恨女思夫的把握,巩俐与冯婉瑜浑然一体,挣扎的表情反射出她矛盾的心理,糊涂的脑袋倒映出她痴候的守护。陈道明更不用说,在几处似乎应该情感爆发的地方,他都用轻描淡写的方式处理,比如给老婆读信、女儿承认出卖自己、得知大卫自杀,而这种“修正主义”的表演方式让观众觉着不是陈道明在演戏,是颠覆,是改变,是陆焉识。

至于那些大腕们,甘当绿叶,着实不易,他们的出现更像是舞台剧模式,你方唱罢我登场,在电影中用这种模式,容易破坏节奏,想想那《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其中,不得不提张嘉译,老谋子安排张嘉译扮演带点喜剧色彩的角色,是想通过张嘉译的突破冲淡影片整体的忧郁,在中途莞尔一笑,不至于那么悲情。

《归来》的英文名是“Coming Home”,回家路上。没错,陆焉识一直在回家路上,从未回过家,但心里已经到家。他始终在她身边,她始终盼他归来,两人那么近,却又那么远,感情凝固如初。影片最后一个镜头是神来之笔,苍茫的白雪,年迈的夫妻,明明在身边,还陪她等待,雪在飘,人已归来,又永远没有归来……

《《归来》:不绝于凄美的爱情故事》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超凡蜘蛛侠2》: 都是误解惹的祸
《家园防线》:英雄只顾小家时
《西游记之大闹天宫》:无质量的梦
《大内密探零零狗》:古仔最烂的电影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归来》:不绝于凄美的爱情故事

  1. 严歌苓绝对是一个一流的华人编剧,她的这个作品深刻揭露了共匪执政之后对中国知识分子的迫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