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978期]贪财好色的辅导员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5月23日。2010年的今天,一对平凡而普通的新西安人在这座城市举行了婚礼(517期之全文),【西安e报】将这场简单而质朴的婚礼记录了下来,感动了好多围观群众,包括鄙人。

[1]猥琐的辅导员

一个人缺什么,就会在言行上试图将其补回去,因此和热衷骚扰女学生的中老年猥琐教授相比(1604期之71723期之41727期之本周后续),大学穷辅导员在财与色的选择上还是倾向了前者,比如公然索贿的西安科技大学理学院辅导员谭博(1818期之本周人物1820期之1)以及其他真名不详的导员(1823期之4),再比如本条e报将出现的西北政法新传院辅导员——吕强。

5月23日,一位颇具黑色幽默的同学匿名发来一条投稿,他说:“我是西北政法新传院大四的学生,从上大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谁给导员送礼送得多,谁就可以上党课转预备拿荣誉。我们的导员叫吕强,在西北政法大学师生中非常出名,而且他喜欢晚上去女生宿舍『检查』,因为方便收礼。实话说,因为入党,我也送过礼,可能礼太轻,我就一直未入党。”

党员这一属性在绝大多数职业中都毫无用处,而且某些单位在工作后入党其实很容易。“@ST星星”在评论中就这样补充道:“等你参加工作你就会发现入党根本就不是个事…上学的时候为了入党纷纷舔导员的菊花,现在我领导成天耳提面命要我入党,至今还没屈服呢。”可学生仔们似乎对这一建议充耳不闻,西工大甚至闹出过不签协议不入党的闹剧(1183期之5),大家对党员趋之若鹜,根本听不进等一等更轻松的建议,这感觉就仿佛我们在不远处高呼,“过来吧,这里有几百种牛奶任你喝”,可这群孩子却在依然围在奸商旁边,抢着那瓶三鹿…

回归正题,这个被投诉的辅导员在微博上遭到了两股势力的“绞杀”,首先是忠党爱校的五毛,比如政法新闻传播学院学生会副主席“@喵喵喵喵崔小猫”,义正言辞地发微博质疑我报——

截图

从上面的截图中,各位可以学习一下如何撰写大字报,比如动机论什么的…

不过在另一方面,不少政法的学生在评论中指证这位吕老师对女生的也不太友好——

  • “@段齐齐春风得意”说:“习惯性欺负人,看你不顺眼就给你找麻烦,开个证明都能让你来回跑五趟!快晚上十一点,叫我们全宿舍女生去他办公室,全体开始大半夜穿衣服往他办公室走,电话能说清楚的事非得折腾人。”
  • “@阿力力lili”说:“在政法上学四年,听到不少学妹传出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大多是抱怨,暂且不说入党送礼的事情。我只是觉得,总是在夜里临近熄灯前检查女生宿舍这一行为就足够让人匪夷所思了。不少女同学已经洗漱更衣完毕准备就寝,突然检查宿舍,让大家尴尬至极。我不明白意义和目的在哪里,只觉得这应该不是校方的安排。 ”
  • “@杨小熊不能爆脾气”说:“终于有人站出来了!!他在这个学院出名的不是一点点了~此重点应该是吕老师,男,经常晚上检查女生宿舍吧?为什么大家都说入党的事情?”
  • “@甘寧_劉十三”说:“吕强当年干过什么事,我即便不是他的学生我也清楚,小我两届的无数学弟学妹找我诉过苦,还有他监考我们的时候一直站在漂亮姑娘身边和人搭讪,这根本不是一个老师应该做的…话说他不是被他自己带的那届的藏族学生打过么?”

看到这么多整齐划一的投诉,你也应该明白点什么了吧,这位辅导员可是集贪色于一体哦。西北政法的“@人艰不拆的sun揪揪揪揪揪揪揪”看罢此微博的评论后,忍不住对某些舔菊者这样说:“有些曾经在宿舍骂过老师的人这会在这里到袒护起来了,我看到后直感心塞,麻烦这位同学活的坦荡的成吗?”

[2]暴戾的学生

5月23日早,依然是一位匿名的同学告诉我们:“22号晚,西咸交大补习学校男生宿舍里两名学生发生口角,其中一人被水果刀刺中左胸身亡,行凶者的性格很有问题,平时每天随身都会带刀,而捅死同学后还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学校至少花了200万摆平此事。”校方具体花了多少钱财和谐此事我们不得而知,但这条微博却在23日下午神秘地被和谐了,你懂吧?

据《今日咸阳》报道,事发后秦都区政府及教育局工作人员迅速赶到学校处理此事,行凶者已被警方带回调查。而《第一新闻》补充,事发的时间不是5月22号而是5月21号,校方称事情的起因是两个学生在宿舍里“发生了小摩擦,发生了小口角”,因而发生厮打有了肢体冲突,才致使惨案发生。总而言之,两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失去了他们的未来…

[3]杨凌出租罢工

2013年5月1日的西安的出租车发生罢工后(1591期之全文),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的哥步其后尘,直到这两天,杨凌的出租车罢工了。一位匿名投稿人说:“从22日开始杨凌的出租车全部罢工了。23日上午到处都是私家车在跑活,刚和一个出租司机聊了几句,是他说运管局乱罚款。我知道杨凌的出租从不打表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司机说运管局打着执法的幌子乱收罚款,但是杨凌的出租确实都不打表,随意拼客,各种不合理。”

关于杨凌出租不打表乱要价的投诉,2013年曾经登上过党媒人民网,当时杨凌示范区管委会回复称:“区交通局对不打表、不开票、乱收费等违规行为进行了整治,今后,区交通局将进一步加强对出租车司机的日常管理,严肃查处各类违规行为。”今年5月14日,杨凌交通局又发出了同类公告,这应该就是罢工的导火索。

在百度杨凌贴吧,“车手YL”透露,这是杨凌2014年第一次出租车罢工,共计216两出租车全面罢工,原因有三点:

  1. 更换新出租车时,杨凌运政加收了5000元手续费,经陕西电视台曝光后至今未退。
  2. 最近杨凌运政对出租车严厉打击,罚款无厘头,如只要有投诉电话就罚款。
  3. 最近杨凌运政夜间执法未穿制服,广大司机不满。

可能是由于杨凌的出租车平时也坑了不少本地居民,这条帖子基本上成了杨凌人控诉当地出租车乱要价的投诉贴。自己利益受损,就将黑手伸向更弱势的群体,这是孱头才会选择的斗争方式,出租车被当地交管运政压迫,不是向市民乱要价的理由,如果杨凌的出租车师傅不明白这一道理,他们的罢工也就得不到市民们的支持和同情。而对于杨凌人而言,自己在出租车上的利益受损,不是你们支持暴政的理由,这一点似乎更重要一些。

因此“380098575”在帖子中的意见很中肯:“非常赞成司机师傅们的这个举动,行业内不合理的潜规则必须打破,争取合法利益是公民的权利!另外,也非常希望咱们杨凌的司机师傅们,多多听取大家的意见,对于拒载、乱涨价、胡乱停车等现象能够及时改正,作为一个普通乘客,真心希望大家都和谐相处,平安无事!”

[4]摩的司机的控诉

作为屡屡被拎出来当作西安城市拥堵罪魁祸首批判的典型(1971期之7),摩的司机也很委屈,近日,摩的司机“天朝之泪”在大西安最知名的正能量聚集地荣耀西安论坛上发表了名为《你不知道的摩的司机之痛》的帖子,他认为许多人骂他们是城市的垃圾、是毒瘤,可自己的摩的总能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比如下雨、比如即将迟到、比如堵车…

“@段万金律师”的这句话很值得玩味:“我和摩的司机聊过天,警察过一段时间就查一次,每次罚款三百元左右。但是交完罚款就又放了,根本没用。”作为创收的一大支柱产业,交警对摩的也是又爱又恨吧~

[5]停车费

交警队另一个创收支柱产业是停车费,这也是本报老生常谈的一个玩意了(1738期之81739期之11741期之公共话题1753期之11937期之本周公共事件1976期之2),三秦都市报》最近也跟风报道了一起:小党因未带行驶证车被交警暂扣,事后他交了罚款,拿着交警部门的“放行单”和朋友到纺北路海通停车场取车,对方向他收取了660元停车费。小党求助交警灞桥大队并和记者再次来到停车场,对方态度立马转变,克里马擦就把车放了…

[6]1000万规划

5月22日,陕西省副省长白阿莹对几十个带进政府大院遛弯的公民代表喷了一下下,他说:“目前,汉中三国文化景区、宝鸡西周文化景区、铜川药王山文化景区、韩城司马迁文化景区、榆林统万城文化景区等已在策划开发当中,为了达到让老百姓都能看得懂、清楚认识到传统文化的厚重的目的,开发需要现代艺术家们的深度挖掘和创造,所以每个项目将专门拿出1000万元作为规划费用!”以法门寺和韩城的前车之鉴,各位请做好被糟蹋的心理准备。

[7]棚户区

5月22日,针对个别没有取得《改造方案批复》却打着城(棚)改项目的名义违规改造售房的现象,西安市城改办公布了截至2014年4月底西安市所有城中村和棚户区改造项目名单,表示未取得批复方案的项目不得对外销售,城改办坚决配合政府,打击无证售房行为!各位可以阅读下这一名单(短地址:http://goo.gl/I8KDei),感受下大西安拆迁队改造国际化大都市的氛围。

[8]假币再现

最近,西安又出现了以C55H、M3W9开头的假币,仿真度十分高,建行某经理看过一张这类假币后表示:“这是一张新版的假币,做工如此精良此前还没有发现过,无论从颜色还是水印方面来看,仿真度的确非常高,一般很难识别。”所以,各位近日花钱时,需要小心。

[9]悬空老人

城墙

65岁的黄师傅和70岁的冯师傅是城墙的保洁员,他们每个月都要将自己悬在空中,拔城墙上长出的野草,然后喷洒除草剂,这么危险的职业,难道不能安排两个年轻人来做吗?

[10]我要活

很多熟悉王建房的人,都是从他首脍炙人口的《大老碗》开始的,用方言的独特演绎,显示王建房自己的味道。王建房的歌听起来是豪爽,洒脱,同样浓郁的忧伤却不会变得滞重或者哀凉。这就是西北人力量的体现。今天我们一起来体会一首王建房不一样的歌—《我要活》(短地址:http://goo.gl/l6b2ay)

[西安e报:197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517期]一场简单质朴的婚礼
[西安e报:882期]姐弟俩的故事
[西安e报:1248期]干净的城市
[西安e报:1613期]荒诞故事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