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口述史(一百零五):湖南口音的香港策划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牛逼年代要干牛逼事》。】

126、飞长总策划师的中国梦

我所就职的广告公司在亚运村小区内一所小学校的二楼上。当时我任副总经理,为代理执行。大老板基本上不见人影,公司的日常业务基本我说了算。大老板对我说:“一个原则,我是商人,我要的是利润最大化。广告业务是你的专长,所以在你权力之内尽管放手干。”

我每日必读的报章有一份《中华工商时报》。那日我便是在这家报纸上看到了“中国汽车飞越长江三峡”的消息。我随即把电话打到了宜昌市,问114又找到三峡宾馆总机,最终一个女孩子接了电话。我问这个活动的策划团队组成情况以及一些相关信息,对方回答基本牛头不对马嘴。我问“你是不是活动工作人员啊?”她说是,又说总指挥们都去了香港,参加一个什么展销会。后来我知道飞越项目已经在香港公开,正在进行招商。我对女孩子说,总指挥们回来了一定替我带个话儿,就说你们的策划有问题…

五天后,一个操着浓重湖南口音的男人打来电话,“我是飞越活动总指挥何礼华,刚从香港回来。”

在电话里,我试图和这位至死难改湖南方言的总指挥做到良好沟通,但是很难。后来和何指挥熟悉后我对他说,假如飞越失败和你口音关系重大,沟通困难,信息流不畅嘛。我不知道何礼华是真的不懂还是客气,一场谈话竟然得知整个飞越活动根本没有任何策划书,仅仅凭借一纸计划和一张时间表在运行。这同时也让我十分惊喜,我意识到我该有事干了,也就是说机会来了。尽管我是斜刺里插入活动组织核心部位,难免会有利益所致的人为障碍。但至少可以试探试探。

宜昌正下大雪,这让我非常意外,当飞机抵临宜昌机场上空时望着舷窗外白皑皑山谷中一片空地时,让机上乘客倒吸一口冷气。这座刚刚建成不到半年的机场,是三峡大坝的配套建设项目。仅仅在启用半年间就迅速跃升为湖北省仅次于武汉天河机场的重要机场。而我就是在这样一个尚未来得及配套除雪设备的简陋机场上,由飞机旋梯步行走完二百多米抵达候机室。开始了我的和这白雪覆盖的寒冷机场一样寒冷艰险的中国汽车飞越长江三峡总策划师的历程。

飞长指挥部设在宜昌市滨江路的三峡宾馆里,占用了整个三层客房。抵达宾馆时,见到各客房门上都被贴上了新闻单位的名称,有央视,有东方电视台,当地电视台更是占了有利位置。我在一楼的办公室里遇见了总指何礼华,看来我的到来不是时候。忙乎乎的何只对我扫了一眼,似乎有点惊讶,然后说:“去到三楼上号个房间吧。”我去了三楼,被安排在紧靠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里。我将随身斜背的一只书包扔在床上,靠着枕头开始吸烟。房门敞开着,不时有人走到门前观望,然后扭头就走。我叫住一位问:“什么意思?”那人说:“看看又有哪家电视台报社来人了…”关上门,我走回床边,心乱如麻,隐隐感到了竞争的激烈。这还只在新闻界,会不会策划界也随时有人参入呢?低头看看我的一身行头,想起何礼华看到我时的眼神儿,后悔一直没有买一身西服穿上。仅此,我似乎已经输在了飞长门外…

靠在床头的我渐渐迷糊…直到有人敲门叫我下楼去指挥部。看看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何礼华忽然像换了个人,走近我又握紧我双手。然后就半拥半簇地拉我去了宾馆餐厅。原来餐厅里已经有十几位正负总指挥们在等待我了。

餐厅里的饭食倒也简朴,看得出这是一些干事情的人。吃饭与其飞长孰轻孰重,这些人心里嘣儿亮。我忽然想起我的北京老板对我表白他自己的话“我是生意人!”1997年,世纪末前后,中国的振兴梦就是架在这些个生意人的脖子上。飞长在他们眼底正是最大的政治。最早提出“振兴中华”口号的是晚清时期(1894—1900)的各个政治流派。之后孙中山建立兴中会时重提“是会之设,专为振兴中华、维持国体起见。”(自《兴中会章程》)。而在我记事至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次深深被这个口号所震撼的事件,是在随着中国女排那年创造了打败日韩而创“五连冠”佳绩,“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口号被北大学生打上了北京街头之时。后来我去木樨地请姚雪垠为我的天籁书屋题字,姚雪垠正是借用了此话“天籁书屋,传播文化,振兴中华”。姚老说起这个口号,还清晰可见脸上的激情浮现。当年北大学生的游行队伍喊着这口号走过木樨地,为姚老亲眼所见……事实在悄悄述说这短短的二三十年历史。仅仅在这口号被体育家们再提七年之后,1989年的惨案就确凿发生在了姚老耧下的木樨地。政治家残酷地杀戮了一切凡事务主义者的振兴之梦…体育振兴飘忽不定,经济振兴左右难决。而发生在1997年的飞长汽车运动则完了一个更为巨大而虚幻的概念。中国的长江当然要由中国人驾着中国车去飞…

中国的振兴之梦正是在此非宪轨迹上跌跌撞撞而行。

此时此刻,我在西安的一处半岛地带写下如上文字,不能不感慨:从晚清各派政治家提出宪政振兴之梦,到由商人去提、到由体育家去提、到疯狂的飞长者们去提,再到当今的独裁政体作为虚幻漫浪之梦去一言之提,中国人始终是被脱题导向。期间百味杂陈,凡爱国者你不清醒谁清,你不担当又谁去担当?

也就是在那天的晚饭后,在座十几位飞长正负总指挥们一致决定:授权于张世和为“中国汽车飞越长江三峡活动”总策划师。策划项目含招商、广告、开幕式、车型选配乃至对全球商务行为阶段性运筹等12项策划文案。何礼华代表指挥部告知我餐后去楼上制作“授权书”。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零五):湖南口音的香港策划 二维码相关阅读
天安门广场的民间帮会
最大谎言的始末
天安门的广场政治
盯上了天安门广场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