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之夏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那座城市曾经的女人》】

家里的植物修剪过后,剪下来的枝条有时看看姿态有模有样,不忍心立刻扔进垃圾桶,就顺手找个形状合适的瓶子倒上水再养几天。不常水养薄荷,一是因为薄荷叶另有用场,二是薄荷枝个头小,合适尺寸的瓶子不好找。某天灵光一闪:刚刚用完的化妆水瓶子,淡绿颜色,玲珑瓶口,洗净倒满水插两三枝薄荷,简直天造地设。就这么在窗台上放着,等发现时,水中的薄荷枝已经悄悄长出细细长长的根须,于是又开始纠结:要不要干脆再插一盆呢?

完全不需要绿手指就能搞定的事情,薄荷这种生命力旺盛的植物只要长出了根须移植的成功率非常高,小心移植到空花盆里轻轻压紧泥土浇透水,放到太阳不会兜头直射的地方,隔几天一看——有新的小叶子长出来,这就算是成功了,以后只要阳光水分充足,哗啦啦就长满一盆。

别的植物我基本奉行一种一盆就够了,但薄荷就总觉得多两盆也没关系——好看好养,而且用处多多。

去年整个夏天的饮品来源,大半来自家中窗台。新鲜薄荷叶子,两三片柠檬,大玻璃壶倒进凉开水,放几块冰糖或两勺蜂蜜,就这么一大壶刚好喝一天,有了薄荷,不用放到冰箱里冰镇,水的口感也格外清凉,盛夏里从外面回来,倒一杯喝下去,暑气已经消掉大半。

薄荷

薄荷叶子是不虞匮乏的,本来薄荷长高了就需要摘心修剪以便长出侧芽新叶,修剪薄荷是我不舍得让别人干的活儿,薄荷香清心醒脑,连手指都会染上清凉的香气。立夏过后,薄荷长得飞快,剪下的枝叶放在浅口碗里晾着,随用随拿,似乎永远都不会空。

等剪下的薄荷枝叶那只大碗都放不下了,通常已是盛夏。拿最大号的不锈钢锅煮开满满一锅水,多余的薄荷叶扔一把进去闷一会儿,一盆水擦地,一盆水擦桌,满室生凉,剩下的薄荷水还够把家里所有毛巾浸湿拧干,擦手洗脸都有凉意和清香。

薄荷香里带一点点辛辣,是薄剑般寒凉锐利的味道,秋风一起,薄荷茶就不好喝了,得换上暖胃暖心的熟普洱或红茶。花盆里的薄荷慢慢也用不着频频修剪,只需时常浇水。有时摘掉枯叶的时候,手指仍会染上淡淡清香——有人在萧瑟的秋冬惆怅地想念过夏季吗?就算窗外是冷雨甚或飞雪,瞬间的错觉里,已经过去了的夏季却随着薄荷的香气扑面而来:阳光炫目,窗台上的薄荷热烈疯长。

薄荷之夏  二维码相关阅读:
过夏天
夏天的故事
40度的夏天
木棉花的夏天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