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985期]六四成邪教?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4年5月30日,一年前的今天,一帮“毛左”将长安区的“张灵甫将军陵园”给毁了。

[1]龌龊的男人

真相只有一个,而且往往是最残酷的那个。女童思思被杀一案(1983期之81984期之3)在警方的描述中,是这样的:“犯罪嫌疑人胡某想在小女孩的书包里找钱和吃的,发现没有吃的后,一时冲动将孩子杀害了。”

但是,【西安e报】从一个非常可靠的渠道得到的信息是——女孩死时上身没穿衣服,胡某不是不想强奸,是他自己不行!

mirror虎对警方的“通报”也表示不解。她说:书包里发现没吃的、没有钱,为什么要从学校门口带到荒郊野外?一时冲动会那么残忍?小孩的双手腕和脖子处都被刀割了很多刀!全是洞!胸前也中多刀!这是活活被折磨死的。

目前暂时无法得知胡某为何会如此变态,他又将会得到什么样的法律惩罚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冒牌的处女

有些男人有“处女情结”,连嫖娼都选处女来嫖,殊不知处女也是可以伪造的。26日,延安宝塔区法院处理了一起跨省卖淫案,案件的细节相当搞笑——

主事者李某拉拢女子从重庆来到延安,将鸽子血放进下体,冒充没有性经验的女大学生,然后群发短信,内容为老掉牙的版本:

“我是一名大学生,因母亲有病做手术差钱,若能帮助愿意用宝贵的第一次来报答。”

如此拙劣的骗术,竟然还真有人相信,三个月里李某凭此手段牟利17.86万元

[3]搞笑的提示

“六四”二十五周年的日子临近了,包括西安在内的整个天朝政权都陷入了高度紧张之中。人一紧张,就容易出错。在从上到下、层层加码的“高压态势”之下,某些人丑态百出,制造了各种笑话。比如,在紫薇田园都市,市民@我是翔宝宝-Ariiess看到小区内看到了一则公告。请看下图:

搞笑的提示

这条信息在发布之后很快就被和谐掉了。不知道此“通知”出自何人之手,堪称年度最扯淡的文案了。

  1. “通知”落款处写的是29日,“通知”的有效期是从25日开始的。从25日到29日,这四天的时间“去哪里了”?这么重大的“通知”经过四天的时间才发布出来,效率真是低下!
  2. “通知”提醒小区居民注意“四类人员”,但是第四类显然不是“人员”,而是“六四邪教宣传材料”。“宣传材料”也成人员了?
  3. “六四邪教”是什么教?是不是“四”和“邪”之间少了一个“、”?文案的作者连六四和邪教之间的区别都搞不清吗?还是故意把“六四”污名化?
  4. 如果在6月1日-4日之间,有谁要办丧事,咋办?穿黑衣、戴白花,这是中国人最基本的丧事礼仪,如果被当成“第三类”被人举报了,咋办?
  5. “第二类”人员直接把每个维族人都暗示为潜在的“恐怖分子”了,这种草木皆兵的“过敏症状”只能引发更多维族人的不满和耻笑!
  6. “通知”要求居民一旦发现“情况”要及时联系维稳办、派出所和物业,却没有留下维稳办、派出所和物业的联系方式,貌似诚意欠佳。

整个通知里都充满了荒诞和不经,还有一种“浮皮潦草”的漫不经心赫然浮出了纸面,如果此“通知”文案的作者不是“高级黑”,那么此人的文笔证明了中共执政65年来在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双重失败——

  1. 学校教育的失败:语文应该是基本功,某些人却连个通知都写不清楚!
  2. 社会动员能力极差:这类“涉恐”信息的安保级别应该非常高,某政权连个通知都传达不到位!

就这样和“恐怖份子”做斗争吗?搞笑!

“反恐”(1958期之民生单元1955期之10)、“封锁六四”(1627期之导语)是最近维稳的两大主题,由于中共刻意制造“信息不对称”,封锁信息、掩盖历史,导致不少人分不清恐怖主义、六四、“邪教”的区别,搞出这样的笑话就不难理解了。从这个“通知”中,我们还可以看到——现政权给自己制造了如此之多的对立面——他们没有朋友,他们愚蠢到了没朋友的至高境界!

[4]造假的广告

陕西电视台的广告堪称国内一绝(相关:陕西广播电视欢乐台1894期之4),这么精彩的广告是如何拍摄出来的呢? @晨式牡羊为您揭开面纱啦——

5月30日上午,一伙人在科技路西口的高原红大药房门口,明目张胆拍摄假广告,里面拄拐的老人并非残疾人,现场还有一大波的老人在当群演,所有的剧情桥段都是提前设定好的…原来,假医药广告就是这样拍出来的呀!这拍摄成本也太低了吧?

拍摄假广告的现场

[5]勇敢的老人

六四前夕,北京动员85万志愿者启动了“二级加强防控等级”,在某些重点部位、繁华场所、敏感地区,更是启动了“一级超常态防控等级”。如此强大的“动员”能否取得成效呢?还是来看看西安吧!

在北关街道青门小区的东区,因为是老小区,没有大门和物业,加上房子多外租,人员结构复杂,经常发生偷盗事件。62岁的李玉秦联系小区3位老人在2014年4月成立“志愿巡逻队”。每天零时准时集合,带上黑犬开始巡逻,一直到凌晨5点钟结束。从此,小区夜里再也没有丢过东西!

@莲湖发布将此当成“正能量”发了出来,结果被人质问:警察呢?街办呢?小区物业呢?都喂狗去了?

@莲湖发布不是第一次“自黑”(1859期之1)了,政府的宣传人员往往把一些看似“正能量”的东西拿出来大肆宣扬,有时候,市民的“正能量”恰恰反衬出政府的无能。

[6]如家的算盘

将天然气计量表反装、并联,使其读数显示为零,这样就可以不用缴天然气费了,想想是不是有点小激动啊?

在被查出之前,北郊赛高街区的如家酒店利用这种方法3年偷气6万多立方米,共计少缴燃气费近13万元。但,最终,还是被查出来了。

[7]路边的野杏

捋完社会主义的天然气,再来捋捋社会主义的野杏吧!30日下午,在凤城四路的长庆科技馆楼下,@章鱼味狐狸先生的猫厨看到一对中年夫妇不顾保洁员的劝阻,一意孤行进入路边的花园采了几个尚未成熟的观赏杏。这对奇葩吃完后心满意足地吐着杏核离去了~

吃着野杏吐着杏仁

[8]献血的猫腻

关于鲜血这个破事(16期之31583期之71098期之7948期之6),已经不是多采100ml(1906期之7)的问题了,在陕西地区的不少血站,现在通行的做法是:不管你主动要鲜多少血,都会默认给你抽400ml!

华商报报道:宝鸡眉县42岁的王女士4月6日在县城看到有采血车,便去献血了,但因是第一次献血,所以要求先献200ml的,在体检完填好登记表后,护士开始给王女士抽血,中途,王女士突然感觉头晕恶心,便询问是否抽够200ml了,结果护士说刚到330ml。对此护士的解释是:王女士的身体完全可以抽400ml。

血站是多么地欠“抽”啊?人家明明都说是200ml了,非要多抽一些,怪不得现在献血的人越来越少了!

[9]里皮的牢骚

里皮在自传《思维的竞赛》中说:“我曾在西安的朱雀球场,在那个温度很低的环境里,看到了三四万热情洋溢的球迷,以前贵州队就是以这个城市为主场的,听说是老板觉得贵州当地政府给的条件更好,才搬离。这是一件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简直难以想象。”

在里皮的世界观里,足球和城市应该是融为一体的,在中国商人的眼里,足球只是投资人和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他现在所在的广州恒大很可能也是这样,只是现在还没显现出来,罢了。

截至本期e报发布,有196个转发、111次评论在辱骂当年弃西安而去的贵州人和,这些“出口成脏”的球迷们可能并不知道,是因为西安市某些领导无法兑现给贵州人和的承诺,戴秀丽才走的(1072期之2)。

[10]招远的惨案

本期e报的最后,我们将视线放到山东招远,在当地的一家麦当劳里,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惨案:一名年轻少妇拒绝了几个无聊人士的“骚扰”和“搭讪”,没把电话号码给对方,就遭到对方的殴打,并当场打死。

招远警方的“通报”和目击者的“描述”有很多的不同,是警方刻意地淡化惨案(请参考本期e报第1条)呢?还是另有隐情——传言行凶男子是在招远开金矿的,和警方关系好滴狠!

《[西安e报:1985期]》二维码网址

[史上今日]
[西安e报:524期]山水之城
[西安e报:889期]死神来了
[西安e报:1255期]女警察的诱惑
[西安e报:1620期]张灵甫墓园被拆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西安e报:1985期]六四成邪教?

  1. 本期E报仅罗列事件,并无E报观点。唯第三条貌似做了解读,但是建立在可能是任何人都可以打出来的恶作剧似的一个东西上,这种想象力换句话说就是意淫…

  2. 布农铃 这种“精神侏儒”的一个特点就是总爱逼迫别人表态,然后再跳出来批评别人的“表态”。活脱脱的一个文革余孽的嘴脸。尽管学会了翻墙,但是思想和做派还是墙内的农民姿态。

  3. 全能神?总有一天会出现安利神完美神的…
    隐约听到几声犬吠,嗯,珍惜生命远离恶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