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996期]酒驾闯关撞路人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6月10日。2011年的今天,交通、公安、交警、城管,四个部门在美伦酒店门口等地,搞了个为期一个月的“集中整顿”,打击出租车乱停乱放、车托客托议价揽客及其他违规经营行为(900期之5)。这个整顿如今看来真是讽刺…

[1]说实话的好民警

6月10日,“@小莹儿和毛毛”到新城分局自强路派出所,询问新生儿上户口要准备的资料。户籍民警直接了当地告诉她:“这儿有啥好学校么,西安市最烂的地方,你们有啥留恋的?还不把户口都迁走…”这位网友说,自己客客气气地去,最后尴尬而归,虽然这个户籍警最后告诉了她需要啥材料,但再说下去也没意义了。

这本来是个投诉户籍警服务态度的微博,但网友们都评论表示,这位阿Sir其实是实话实说的“中国好民警”。比如,“@l_木木”就劝投稿人说:“人说的也是实话啊,省得过两年娃该上学了你后悔了在想办法迁户口,到时候不是更麻烦?”

网友们虽然都在调侃,但还是有俩无法回避的问题:这位户籍警越俎代庖——人家咨询新生儿上户口的资料,你扯什么“好学校”啊?人家该上学的时候,没准儿就迁走了呢。新城区没好学校,西安就有了?大陆也没几所好学校,你有啥留恋的,还不把国籍迁走?其二,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新城区并非没有所谓的“好学校”,但数量却不及“好学校”最多的雁塔区。还记得今年3月份小升初考试时,鲜有家长看好的“就近入学”(1909期之教育1921期之1)吗?想必其他区的市民和公务人员,也会有和这个户籍警一样的“怨言”。

[2]谁的幼儿园

孩子“幼升小”同样要面临“学区”的问题。位于丈八北路以西的西安雁塔区第三幼儿园(原鸿基新城幼儿园)孩子的家长就非常着急,因为这个幼儿园的学区划分,一直不明确。面临同样问题的还有住在鸿基新城、玫瑰公馆、龙城铭园等小区的适龄儿童。

按照行政区划分,雁塔区三幼显然属于雁塔区管辖,但雁塔区教育局称,2009年市政府就有文件指出,高新区负责这些小区的配建,但目前为止,这些配建设施还未完善,此事应由高新区负责。而高新区管委会解释说,高新区不是行政区,没有被授予教育管理相关权限。如此,两边就形成了踢皮球的局面。

本来好好的行政划分,被管委会这种怪胎插一杠子,弄得乱七八糟。管委会也是只管征地、卖地的主儿,哪儿管得了你这么多事儿。现在出了问题,两边才准备协商解决。

[3]酒驾

酒驾

10日23点45分左右,阿Sir们在朱雀门由北向南的方向查酒驾时,突然一辆没有牌照的“大众CC”冲过警戒线,开上了人行道,并将一位20岁左右的路人撞倒。目击者称,伤者看起来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生死未卜。15分钟后,120到达现场后,把伤者拉走了。伤者的朋友在一旁哭闹,情绪非常激动。目击者说,肇事者20多岁,体型微胖。

另一位目击者称,警方在朱雀门门洞里查酒驾,没有设置防护措施。轿车冲出去时,前面是红灯,只能选择右转冲上人行道。有的警察还在一边阻止路人拍照,一边冲路人喊:“你咋不打120呢?”

[4]突患肠胃炎

西安科技大学高新学院摊上事儿了。该校学生“@哇喔米卡”投稿说:“学校食堂不知道有没有人管了?6月9日,去医务室的学生有300多人,其中80%都是急性肠胃炎。我们宿舍也有拉肚子的,厕所都满了。我也在拉,根本停不下来。学校贴吧里,也都是拉肚子的帖子。”“@逗比逗比就是个傻比”证实说:“300人就诊和80%急性肠胃炎的数据,是学校给的。”另外,“@C小童话”同学也说:“这是真的,我就是受害者之一,班上受害者不计其数。”

另一位同学“@-钟意皑希优”说:“舍友9号晚上吐了好多次。10号,学校把责任推给了校门口摊贩。还有人因为发微博曝光学校食堂问题,被学校查出来,威胁要退学。”直到10日晚,此事仍无进展。“@妳那麼溫柔”投稿称:“我们导员说,我们得肠胃炎和学校食堂的饭没有关系,全都是怪我们自己不注意,是我们吹风扇吹的。可是学校只怪我们吹风扇,咋不看看食堂为我们准备的那些过夜饭菜呢?”

上百学生肠胃炎,这是大事。学校目前这种处理态度,令人遗憾。

[5]风一般的整治

贵政府就像一头犟驴,抽一鞭子才走几步,走几步又成了原来那逼样。6月8日,央视《新闻直播间》栏目曝光了西安人行道变私家停车场,城管借机收费敛财一事后(1994期之10),西安市城管执法局马上掀起了一波6月9日至7月9日的整治热潮。据《华商报》报道,此次整治工作在全市开展,全面排查、清理整顿擅自施划的停车位和违规设置的停车场,严查私设停车场进行收费。城管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名字超级长的工作组,叫:西安市城管执法系统开展违规设置人行道机动车临时停车场和“黑收费”行为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整治过后就没私设的停车场了?反正我是不信,可参看本期e报导语部分的“集中整顿”。

同样在进行风一般整治的,还有环保部门。6月9日,《陕西日报》报道说,5月20日,西安市环保局等六部门联合发布了“禁噪令”,加强对夜间施工噪声的环境监管,近期市民对噪声的投诉量开始明显下降。你看,这就是需要政绩来宣传的时候才搞一搞,平常也没见过环保局主动出击。其实,谁不知道你们的“严打”、“整治”都是唬人呀,这时候管住了又如何?如果没有持久的长效执法,一时的太平顶个屁用,风吹走了该啥样还啥样。

[6]这得多难吃?

再说个城管的新闻。薛某是曲江城管执法分局的执法队员,他的亲戚在雁翔路一工地外卖盒饭。这里本来有两家卖盒饭的,另一家生气好,薛某亲戚这家只能等人家卖完了才能卖出去。于是,薛某利用职务之便,把这儿另一家卖盒饭好吃的人都撵走了,只留下他亲戚一家,还直接进到工地里面开卖了。但是!可能是因为他亲戚的盒饭做得太鸡巴难吃了,工地的工人忍无可忍,就把薛某举报了。6月9日,曲江城管分局经过研究,决定对薛某予以辞退

[7]官逼民反

6月10日,“@celina5277”投稿说:“我是西安上学的学生。我在西部驾校报名学车,可是现在不给我考试。驾校给我的理由是,车管所说不给新疆户籍的考试。”今年3月份,【西安e报(微博版)】收到过同样遭遇的投稿(1899期之2)。另一位名叫“@张三疯_s”的网友称,他的同事也遇到了这种情况,找了好几个驾校都没报成,说估计过一阵就好了。陕西省公安厅交警总队的官方微博“@陕西交警”曾回应过,说“交警总队没有这样的规定!!”。

不过,有一位知情人私信告诉“@在西安”,他在西安开有一经营性场所,在“8×8”的前几天,辖区派出所曾组织宾馆、酒店、足浴、洗浴、网吧等场所的负责人开了一个会议,警告他们对新疆籍的顾客提高警惕,一旦出事,按“危害国家安全罪”处理。这些经营性场所虽说都有点关系,却也经不住这么吓,很多人为了不出事,宁愿就放弃了对新疆人的生意。驾校想必也处在车管所的“高压”下,虽无明文要求,但也不想增加滋事的可能性。

[8]高考失利的女孩

高考失利

10号下午,“@大儍璐穿马甲了”在开往会展中心的地铁上看到,一位女孩一上车就旁若无人地唱起了周华健的《朋友》,唱一会儿哭一会儿,然后又说,自己这次考试没有考好,老师和同学都特别看不起自己。昨天的e报还在讨论高考后干点啥呢(1995期之5),就出了这么个事儿。释放下也挺好的,憋着更不是事儿。不管高考是否重要,它事实上都是人生关键的一步。怎么调整自己,还是需要姑娘自己面对了。

[9]赌厅老板自揭黑幕

37岁的李纬,从19岁开始便混迹于游戏厅、赌厅当服务生、马仔、看场子的黑保安、领班,直到自己开黑赌厅当上庄家老板。他亲眼见证了种种骗人的勾当和参赌者的一掷千金。而他本人曾在赌厅放账120万(一半是借亲戚朋友的),赌厅被警方查获后,他不但血本无归,还被刑拘、罚款。

如今,租住在汉森寨的李纬,已经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他自揭黑幕,说一般赌博机绝大多数都可以人为设置赔率,输赢几率完全由庄家掌控。他还讲了一个赌场放高利贷的例子,一万元日利息500元,有人发了大财,有人妻离子散。一个个体老板本金70万去放债,半年就赚了30万,后来在北郊一黑赌厅放债时,被当地公安查获,他放出的百万赌资被当场没收…看了这段经历突然觉得,赌博黑,但也黑不过贵党呐!

[10]车祸

6月9日下午,“@梁快乐”开车路过北稍门时,两个小孩跑着过马路,结果其中一个被行驶的汽车直接撞飞。他的行车记录仪刚好记录下了一幕,事发突然,场面惊心。过马路时千万要遵守交通规则,肉身能撞过铁疙瘩吗?太操心了。

[西安e报:199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535期]世界的世界杯
[西安e报:900期]言而无信
[西安e报:1266期]沉默是合法权利
[西安e报:1631期]超市炸弹疑云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