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26期]上焦点访谈了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7月10日,1975年的今天,临潼县几位农民打水井时发现了秦代兵马俑。如果没有兵马俑,各国领导来西安会去哪儿呢?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好空气靠风和雨

按照国家标准,日均AQI在0-50,空气质量为一级“优”。2013年一整年,西安市仅收获了9个“优”,当然啦,这5个“优”都出现在一场雨过后的夏季。2014年7月9号,一场暴雨过后,大西安终于收获了第一个“优”。10号,西安还以AQI为34的好成绩上榜全国空气质量十强排名,这个是正数的哦(1822期之1、1452期之3)。

当大家高呼,感谢风感谢雨感谢苍天和大地的时候,西安气象透露: 截至10号16点,人影办共发射了增雨火箭弹54枚,燃烧碘化银烟条49根,才换来了这场雨和空气。言外之意,你们要感谢的不是风、雨、苍天和大地,你们要感谢的是西安市人影办的增雨作业。你们要有感恩的心,知道不?没有老天爷创造的气象条件,你咋增雨?老天爷要是会说话,肯定骂你八辈祖宗,顺便吐你一脸!

[2]神经病人欢乐多

上条e报说了,9号、10号大西安空气质量好,所以,没有任何意外地,【西安e报(微博版)】又被网友们投稿的蓝天白云刷屏了。“哇,西安的天气太好啦;西安成了宜居城市啦”。从赞美蓝天延伸为赞美西安,网友们都高潮了。

实在是受不了这些神经病了,这些赞美蓝天赞美西安的网友与冬天吐槽西安雾霾的其实就是一波人。这波人冬天骂西安,夏天赞美西安;冬天说西安这个破地方不宜居,夏天又说这是个宜居城市,这些人是不有病啊?

你赞美或不赞美,吐槽或不吐槽,大西安就是大西安。他就是个不宜居城市,哪儿哪儿都不宜居!

[3]交大罗生门

10号早上,一位自称是西安交通大学学生,名叫王鹏的网友实名举报西安交大住房处处长柴某“强奸多名女大学生”。王鹏称,柴某“给包括他女友肖某在内的大批女生带来了极大伤害。且生活作风腐化堕落,包养情妇,淫人妻女”。不过,王鹏并未列出任何直接证据来证明他所言非虚。

谷歌搜索“西安交通大学+女大学生”这几个关键字后,网页显示,不止是这个柴处长被举报,交大公安处民警叶某某,交大仲英书院段某某也被该校学生以同样的理由“实名”举报了。但点击查看详情时,这些帖子已经全被删除了。

对此,交大学生@鋆那端的清凉ZY  、@Chungying-梁辉 解释说,只要是交大人都知道这个举报者患有精神疾病。每过一阵他就会冒用同学名字和学号上网举报在校老师。这娃的这种行为都持续好多年了。因为他有病,学校对他进行了保护,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的真名叫啥,且他已离校,这些帖子都是他在外地发的,报警的话也要去外地,所以被举报的老师对此也很无奈,随他去吧,他爱说啥说啥。

一个正常人,在交大上学上成了精神病,离校以后冒用同学姓名和学号,上网举报涉事的3位老师生活腐化,强奸学生。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会真如这位同学所说,他的女友被强奸了吧?为何学校要一再保护一位得了精神病的学生?如果该同学说的是假话,那就涉嫌诽谤了啊,强奸学生这么大的事儿,当事人还能忍?我也没得过精神病,孰真孰假静等辟谣了。

[4]医生难做

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但大部分中国人都无法坦然面对死亡。@灯火又阑珊s的哥哥突患急性白血病在西京医院进行救治。全家人对其哥哥一再隐瞒病情,好不容易扛了4天,谁想这层窗户纸被医生捅破了。其哥哥在得知自己的病情后,情绪失控坚决要放弃治疗。结尾处,@灯火又阑珊s 说了一句:“我实在无法原谅医生。” 评论里“医生难做”四个字歪了楼,@灯火又阑珊s 随后发来私信说:“我要删帖,我本意是想收集祝福的,祝福多了上天就会怜悯我的哥哥,怜悯我们这一家人。”INXIAN不删贴的,so,@灯火又阑珊s 将微博名字改成了@ss小西瓜ss  。

哎,医生确实难做。现在信息这么发达,人见的也多,冷不丁把人抬进医院,医疗仪器一上再加上各项检查,谁心里多少都知道点啥了。新浪微博认证资料为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骨科 主治医师 医学博士的@温柔的菜刀V 说:“面的这种事情医生也是很纠结。在国外,医生一般会如实告知病情,以便患者更好的配合治疗,因为病情太重,患者知情后有选择接下去生活的方式。但中国很多家属都希望对患者隐瞒,怕说患者知道后心理承受不了,但也容易导致患者对病情估计不足,也侵犯了患者的知情权。 ” 话说回来,我要是得了这病,我也放弃治疗了。花一河滩钱,看好了也是个药罐子。还不如拿着看病的钱吃喝浪逛,说不定还有奇迹出现。

[5]人

7月8号21点左右,榆林横山县殿市镇胜凯煤矿因断电导致风机停运,不再给井下输送新鲜空气,造成8名正在井下清理巷道人员缺氧、一氧化碳中毒,险些丢了性命。目前8名工人生命体征平稳。后经过公安机关侦查,初步判断断电原因是矿井的电机箱遭到了人为破坏。截至9号, 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控制。希望此事不会是又一个盲井的现实版(1811期之本周社会)。

[6]花篮的花儿香

不报不知道,一报吓一跳。华商网报道,每年的7月是种植在陕北的罂粟花盛花期。鲜艳的罂粟花盛开时在陕北高原上显得格外刺眼,而这个时候,就是当地公安禁种铲毒的关键时期。近年来由于打击力度增大,罂粟种植者们,将花儿种在了丘陵沟壑纵横交错的区域,使得打击非法种植罂粟工作量非常艰巨。2014年7月的罂粟花期,榆林警方首次启用了“禁毒者A-5”小型无人航测机,对人眼看不到,人腿走不到的山沟死角进行遥感监测, 力求在花期结束前将罂粟花连根铲断。

罂粟在榆林当地被称为“洋烟”,这种对舶来品的称谓,证明罂粟并非黄土高原的原产物。罂粟的生长根本离不开水,陕北干旱缺水的地貌压根就不适合罂粟生长。为啥陕北地区成了罂粟种植大户呢?因为由来已久嘛,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如今的南泥湾与往年不一般呀,又站岗来又生产三五九旅是模范…

怎么看华商网这篇报道,怎么都觉得是在黑啊。真黑啊。

[7]交警忙创收

交警的主业是疏导交通,副业是罚款创收,这都已经成了共识了嘛。交管部门还时不时雇佣一些社会闲皮与交警一起执法,闲皮在路口拦摩的拔钥匙,交警过来开单罚款(1979期之本周财经1978期之41977期之31973期之51971期之7)。上述这一幕还经常“荣登”【西安e报(微博版)】。

7月9日20:30左右,丰禾路东口华润万家门前,20多辆三轮摩的被没有穿制度的“交警”拦住,当时在公交车上路过的@钟楠ZN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10号,@钟楠ZN 问还在附近吊座的摩的司机说,昨(9号)天不是都把你们抓了吗?摩的司机答道,是抓了,交500–1000元不等的罚款就放了呀。

然后,一切照旧。

[8]地铁3号线延迟通车

2011年5月11日,西安地铁3号线正式开工,起点是从西郊的鱼化寨开始,终止于东郊的国际港务区。预计一期工程将于2015年年底通车试运营。

7月10号,经@地铁族向地铁公司联系证实,由于地铁博文路主变电站的施工被附近居民以辐射为由阻止(1971期之11891期之31887期之3),本应于2015年通车的西安地铁三号线现已不可能准时通车了。通车时间只能在主变电站开工后才有可能确定。具体什么时候通车,成了未知数。

其实早在2014年1月17号,博文路附近住户就贴出大字报,以辐射、侵占绿地为由抵制地铁变电站的建设,尽管官方再三普及,3号线的变电站会建在地下,建好后,地面绿地、公园会恢复,辐射小于一台电风扇,民众还是不买账,频繁上演堵路事件。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民不信官。

不过这篇报道也太奇怪了,正如@ibox所说,官方这个时候怎么这么尊重“民意”呢?不会是没钱修找借口呢吧? 谁他妈知道呢。

[9]INXIAN被央视黑了

7月10号,央视《焦点访谈》以谁“污染”了水标题,报道了6月中旬,发生在西安科技大学高新学院的集体腹泻事件。这事儿在之前的e报里都已经说的很详细了(2007期之82005期之12004期之11998期之11997期之31996期之4)。最后的结果是,官方公布说这是诺如病毒引起的集体性腹泻。这个臭不要脸的学校还非常高调地通过华商报、第一新闻等媒体宣布,网上所传的水质“汞含量超标110倍、苯超标70倍”的言论,纯属造谣,最早在网络透露该信息的嫌疑人已于6月20日被拘留。傻逼学校通过封校、断网、阻断信息造成恐慌后,找公安把一求证信息的学生给拘留了,造成300多人腹泻的责任人反倒没事,真是臭不要脸至极!

更不要脸的是央视的《焦点访谈》。你妈逼,你报道的题目是谁“污染”了水,到结尾你都没说谁他妈到底污染了水,全篇都在说被拘留的李同学发微博“造谣”的事儿。西安那么多学校,为啥别的学校没问题,就你们高新学院出了“诺如病毒”的事儿?你们不想想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而是把发微博的学生拿出来当“反面教材”,试问,水污染是李同学造成的吗?

高新学院真鸡巴有钱,动用本地喉舌洗完地,又捅到央视去了。是怕出事儿以后招不到学生吧。

[10]请看焦点访谈

节目的最后,《焦点访谈》的傻逼主持人总结道:“大学,不仅是学习知识的课堂,更是学做人、学规则的殿堂。青年,应该保持敢为人先的朝气,但也要自觉加强道德修养和人格塑造。特别是在社会发展和科技进 步日新月异的今天,有操守、有底线、有责任更为重要;因为,不这样做,无论是我们的社会还是青年个人,就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既然焦点访谈现在又一次提出了问题,那么,请不要再洗地,说点正事儿啊。到底是谁污染了水?谁造成了信息不对称?谁该为此事负责?造成300多人腹泻,仅仅拘留了被扣屎盆子的李同学,这事儿就完了?

该视频来自youtube,相关视频从10分20秒开始。

[西安e报:2026期]上焦点访谈了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565期]留住古城之魂
[西安e报:930期]西安影像(IV)
[西安e报:1296期]广电网络臭不要脸
[西安e报:1661期]34年上访路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