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41期]三星没有党支部

@ 七月 25,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7月25日。2013年的今天,天津航空公司一架“145机型”航班在咸阳机场降落过程中,右轮偏出跑道,幸好没有人员伤亡(1676期之1)。

[1]限购解除

2011年3月,当陈宝根先生代表市府宣布西安实行限购令时(795期之1799期之1),恐怕没有多少人想到这一被住建部骂出来的禁令(803期之本周公共事件),在三年半后便宣布土崩瓦解,7月25日,以董军先生为核心的市府宣布了28日将实施的三条房产新政,其中,令人注目的焦点是——

  • 居民家庭为改善居住条件购买房屋时,可不再申报其已拥有的非成套住房、砖混结构住房或60平方米以下的住房;60平方米以下的住房和砖混结构二手住房,可由居民家庭根据需要自主购买。

上述官话翻译成人话,就是说——西安将取消60㎡以下的房屋限购,爱买多少买多少吧。要知道,尽管假证满天飞让限购令早已名存实亡,但当初的禁令可是本地人限购2房,禁购3房,所以新政被很多业内人士视为西安政府救市的冲锋号:先把打通二手房小户型的流通,短期内“取消60平以上限购也说不定”。

评论人李连源认为:西安房地产市场份额约占全省市场的八成,存量房过多、销售压力有增无减或是此次松绑的主因。而据网易财经分析,截止上半年,西安商品房库存了一大堆,至少要30个月才能消化,新盘价格一降再降,开发商坐不住了,所以政府也坐不住了,这才是放松限购的关键原因。2011年,一位砖家曾预测:一旦限购令解禁,市场只能报复性反弹,这是历次调控的教训(795期之1)。那么西安的房价会涨多少?且等吧。

[2]独孤至死

说完房价,我情不自禁想告诉你这条新闻:在高新区廉租房小区锦业新居17层,由于住户们最近总闻到一股恶臭,物业经排查后发现,原来是一名独居男子死于房中,尸体高度腐烂所致。据邻居称:死者约4、50岁,人很腼腆话也少,父母都不在了,没有兄弟姐妹,自从搬入这个小区以来一直独自居住,死了这么久才被人发现,很可能没有亲人了…真是一个孤独且悲伤的故事,让人首先想到的不是老龄化的未来,而是日本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生而为人,对不起。”

[3]上门女婿的故事

悲伤的故事各自不同,亲妈既然都可以打死亲生儿子(2040期之1),老丈人逼死女婿就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在汉中洋县,小伙子邓鹏倒插门后被女方全家嫌弃。两人冬日结婚,4月孩子就出生了,小伙子说了句娃不是他的,便被岳父全家毒打,天不亮就得下地干活。6月26日,邓鹏被人发现死在包谷地里,法医鉴定,体表损伤属非致命伤,已排除暴力性外力致死,确认系有机磷农药氧化乐果中毒而死亡。

洋县警方分析,小伙子和媳妇吵架后,岳父就要求他下跪承认错误并用东西殴打,并认为用殴打来教育子女不违法,邓鹏因不堪长期受虐待而服毒自杀身亡,目前该岳父已被警方以虐待罪拘留。这上门女婿当得,简直比贵党课本里编出来的旧社会长工还要惨,这充分说明了艺术源于生活,但生活远比小说更真实。

[4]原配杀小三

这件事也挺惨:7月24日16时许,西安等驾坡村一户人家里发生了一起惨案,两女一男在进行婚外情谈判时,估计细节没谈好,男主角被原配推出屋子并锁在门外,等到难主撬开门后发现,原配已经把小三捅死,除此之外一切细节不明。说一句法盲点的话,没捅老爷们反而捅小三,说明这女人骨子里还想着“老公没错错的都是勾引人的小三”,这就是中国女人传统的男权主导的婚姻观吧。

[5]存款冻结 儿子离世

本条e报同样唏嘘:凤翔人雒永成,家境殷实,身家千万,今年3月,雒永成儿子突发急病转往西安抢救,他随身带了一张有15万存款的陕西信合富秦卡。到达西安的医院后,雒永成儿子病情突然加重,需转往ICU重症监护室抢救,要交费6万,结果雒永成取款时发现卡被冻结钱却取不出来,等到钱送来时,“重症监护室已被其他病人占用,儿子不幸去世。”

《华商报》的新闻始终在调查卡为啥被冻结,但此事最引人关注的难道不是没交钱就不送重症监护室抢救吗?再有钱也救不活儿子,咱能先扯清楚这件事再说卡的事吗?

[6]公务员末尾淘汰

陕西公务员的日子会不会不好过了?据中新网报道,陕西将在今年的年度考核时实行末位查究,排名末位的人员会被相应处理,这可踩到了一些大家的尾巴,因此有公务员担心“强制排末位有可能伤害大家工作的积极性”,对这疑惑大家大可不必操心,御用专家、省社会科学院政治与法律研究所所长郭兴全说了:“也不一定每个单位都必须选出末位嘛。”《动物庄园》看过伐,一样的道理。

[7]三星没有党支部

党员“@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傻子”在西安三星公司上班后,突然发现这家公司居然没有党支部,他气愤地说:“三星在西安投产1年多了,到现在都没有设立党委组织部,我在学校入的党,但是来三星上班之后不知道组织关系该往哪放,高新区党工委让三星公司找他们谈,三星公司外企谁理你组织的事儿,然后就这样一直拖着,真的要让我们这些在三星工作的毕业生脱党吗?”

对此,“@宸宸的王”说:“我是外企员工,这里没有党组织部,也没有气指颐使的领导,有的就是按照法律如数给你交社保,按照按照法律严格给你放假。另外,就是规则、制度以及契约精神。”至于原微博里上百的“呵呵”评论这里就不多说了,大家可以移步过去找点乐子。

说点党支部的事。在天朝开公司,无论国营民营都要有党支部的存在,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因为要“做到哪里有群众工作哪里有党员,哪里有党员哪里要有党组织,哪里有党组织哪里开展党的活动。”因此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非公党建”,它们还有个网站,有兴趣的可以欣赏一下。总而言之,通过党支部,党可以把所有企业都管起来,加强对其控制力度。

不知你是否听过一个传闻:谷歌公司在离开中国前,内部便偷偷成立了党支部。而美国人最担心华为中兴的问题是,为毛贵国一个私人企业都有党委组织,而且还要参与公司决策(1589期之7)?当时华为副总裁丁少华回应道:“华为公司党委是根据中国公司法设立的,就连沃尔玛等外资企业一样设有党员组织。党委组织的功能主要体现在提供员工关怀,敦促员工遵守职业道德等方面,绝不参与企业管理与决策。”党委书记按规定不参与决策?那就找个能参与决策的兼职呗,比如华为党委书记周代琪的另一个身份是华为高级副总裁,再比如一定要民间身份出任的足协主席,就让他兼任体育总局副局长呗, 中国人的聪明才智都用在这上面了。

党支部无处不在,互联网公司也逃不脱,据说新浪公司一共有七个党支部,都可以召唤神龙了,北京市网管办常务副主任佟力强这样说:“从今天起,首都互联网站有了坚强的思想战斗堡垒。”说道这里,你应该知道党支部是个什么鬼东西了吧?对了,它还有一个重要职能——收党费。就凭这一点,三星也肯定会有党支部的…

[8]空气质量

日前,环保部发布了2014年上半年国内74城市空气质量状况。尽管与去年同期比西安已有较大进步,但排名仍靠后:正数66名、倒数第九。这也算是艰难中的“进步”了…

[9]黄河水

 黄河水

这是“@3644的距离”25日晚接的一盆自来水,她说:“大兴东路天朗大兴郡2期翰苑的水之前就是黄的,今天直接升级为泥巴水了,我们小区的群众算是占便宜了吗?交着自来水的钱,喝着黄河水。”

[10]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25日晚,阎良人赵钶登上中国好声音,并赢得了三位评委的转身,不过他最后选择了32郎杨坤。今年22岁的赵钶,梦想是在家乡开一场演唱会,由于距梦想又近了一步,因此他在微博上说:“再也不会有人质疑我的父母当初为什么义无反顾的让我学习音乐了。”最后,就请欣赏下赵钶当晚演唱的《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吧(短地址:http://goo.gl/K4Va2X)。

[西安e报:204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580期]生活就像坐公交
[西安e报:945期]这是个奇迹!
[西安e报:1311期]假钞又来西安了
[西安e报:1676期]飞机爆胎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