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莫斯科的“郊外”

@ 八月 1, 2014

原文首发于《西安晚报》,感谢作者“杨莹”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漫步冬宫》。】

在随陕西省作协考察团赴俄访问飞往莫斯科的途中,坐在我的两旁的女作家,一个在重温普希金的《致大海》,一个在重温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不知何时,她们低声唱起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山楂树》《喀秋莎》《小路》等俄国民歌,声音仅我能听到。我很快加入其中一起哼唱。这样断断续续的哼唱使我们八九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变得有趣,而唱得最多的则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机舱内屏幕里的莫斯科像是一只巨大的爬在森林里的大蜘蛛,莫斯科绿化面积很高,是一个森林中的城市,“蜘蛛网”向四周放射着,城市的三分之二部分被森林覆盖着。我们是情不自禁地唱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踏上这片“蜘蛛网”一般的土地的。

美妙的歌声带给我愉快的感觉和美好的回忆,在大使馆里,在图拉的乡间小路上,在托尔斯泰庄园里,也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访问团每个成员一路上几乎都在用不同的“声部”演唱着这首歌,甚至在莫斯科与俄国作家交流结束时,中俄双方也情不自禁地用中俄两种语言合唱起这首歌。我们在车里唱,我们在心里唱,我们对着窗外的森林唱,对着蓝天白云唱,对着悠闲的路人唱。为什么我的耳畔一直响着这首老歌?我一边这样问自己一边在脑海里搜寻着中国与苏联、与莫斯科曾有过的红色记忆。

可以说,我们父母以及我们这一代人是唱着苏联歌、看着苏联电影、谈着俄国文学长大的。中国人会唱很多的苏联歌曲,比如曾经家喻户晓的《三套车》《红莓花儿开》等等,但是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绝对没有一首歌的影响力能超越《莫》歌。到了莫斯科,对于这首歌的感情越发强烈了。

对于很多没有机会踏上俄罗斯的朋友来说,对于莫斯科的了解,似乎大多感受也都直接来源于这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来到莫斯科,自然会向往去感受一下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就这样,凭着对“莫斯科郊外”的记忆,我们开始寻访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那个“郊外”。

莫斯科大学
莫斯科大学

在莫斯科,认识了一位来自中国的小伙儿康凯,他14年前来到了莫斯科,他是我们在莫斯科的导游、向导兼翻译。在莫斯科时,康凯抵不过我们的要求,他一遍遍地用俄语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给我们听,让我们深深体会到俄语版的味道,因他也曾和我们一样喜爱这首歌。康凯告诉我,《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又称《莫斯科之夜》,经薛范的翻译,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一首具有浓郁俄罗斯风情的歌曲,歌里唱的那个“郊外”,指的就是莫斯科大学旁的那片树林,到了夜晚,感觉那里一片静悄悄,幽静得只能听到树叶沙沙响声,其他什么也听不到。这首歌的祖国是俄罗斯,它的母语是俄语,但在世界上,用汉语唱它的人远比用俄语唱的人多,难怪有人说用中文演唱的这首歌早已深入我们的生活,融入了我们的体验和感情。

在我看来,莫斯科的浪漫似乎显然与其他城市不同,属于莫斯科的浪漫,仿佛就凝结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是烈酒的余味,那是列宾油画上浓浓的色彩,那是如此浓厚而沉重的,仿佛是从与你对望的那一双双深邃的深蓝色的眸子里流露出的一种不舍的淡淡的忧伤,忧伤中带着难忘的美丽。

寻访莫斯科的“郊外” 二维码相关阅读
平凡之路
且行且珍惜之十动然拒
东方红是如何从小曲到神颂的
写过的那些情歌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