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相祖庭大慈恩寺

@ 八月 4, 2014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选自《长安是中国的心》,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华严祖庭在少陵》。】

大慈恩寺尽极豪华,其周回数里,青石铺地,多植嘉木。南广场隆然而起,朝夕有舞。北广场宏阔宽展,望之茫茫,昼去夜来,一旦到点,便音乐哗然,水撒长天,众相汇聚以欣赏。

进山门,玉兰,石楠,女贞,雪松,画线而植,蔚然呈绿。东钟楼,西鼓楼,尽管是旧物,不过都添了彩,遂仍显辉煌。向北,东有客堂,西有云水堂,皆刚刚建成,灿然争光,彼此映照。再向北,是大雄宝殿,瞻之巍峨。登11级汉白玉台阶,又登11级汉白玉台阶,便可以款款入宝殿。其屋宇高深,凡栋楹梁角,门窗墙壁,无不明亮如洗。再向北是法堂,其正在整修,木白香沉,瓦灰待覆。法堂东南方是财神殿,西南方是观音殿,颜色浓艳,焕然而立。再向北,是大雁塔,其格调厚重而严谨,以一古抵万今。再向北,是玄奘三藏院,显然是新作的,其漆味竟冲冲刺鼻。

统统走了一遍,足至之处,几乎咸为青石,只在钟楼与鼓楼之间有一块地方铺着老砖,当然,种木种草及养花的地方也还见土。

大慈恩寺
大慈恩寺正门

大慈恩寺是为文德皇后追福而筑的,固然是皇家的庙,壮丽之极,不过它不可能满铺青石,以汉白玉作栏。玄奘遍游西域之刹,返唐以后,除京师的大慈恩寺之外,凡长安的弘福寺,西明寺,坊州的玉华寺,都设有他的佛经汉译场,不过玄奘难以想象,千年之后他曾经工作过的一个地方,竟会如此堂皇。乔达摩·悉达多,大约公元前六世纪的一个印度王子,坚决摒弃了晏安享乐的生活,扔掉了财富,苦坐菩提树下,为众生所谋,终于成佛,然而他也难以想象,千里之外的敬他的一个地方,竟会如此之美!

这里的树还是颇有生气的,十年百年的大树尤其静穆。已经稀罕的皂荚树,庙东一棵,庙西一棵,皮黑皮细,枝俏叶圆,沧桑之态让我肃然起敬。法堂前有两棵侧柏,躯扭体拧,叶发白,别具风骨。东边的砖塔和刻石一带,有银杏,雪松,森然竞高,苍翠蓊郁,惟鸟笼悬枝,所囚之禽的叫声若泣若笑,使我惊悚。西边辟园植牡丹,旁有楸树,椿树,并有紫藤缠绕的国槐。

玄奘自印度归来,素居京师长安诸庙,皆设译场,不过他率团队久在大慈恩寺工作。尝几次转移译场,然而大慈恩寺的学问僧多能伴他左右。唐高宗永徽五年,公元654年,窥基为僧,向玄奘求法,便住大慈恩寺。窥基对佛经注疏释义,见解颇丰,卒成慈恩大师。

玄奘从印度所取佛经甚众。他的汉译,凡1335卷,当然不限于法相宗,但法相宗的创立却是在大慈恩寺译场毕其功的。基于此,大慈恩寺为法相宗的祖庭。

那么什么是法相宗呢?总之,它是探究一切事物的相对真实和绝对真实的。强调无心外之境,万法唯识,也就是唯识宗了。其以玄奘长期在大慈恩寺进行佛经汉译,反复琢磨,日夜推理,法相宗或唯识宗成于斯,遂也为慈恩宗。法相宗之根在印度大乘佛教。

大雁塔是为玄奘藏其佛经和佛像所营造,几经变迁,仍耸黄壤之中,并名重四海。

附记:兴教寺

在少陵原半坡的兴教寺,以葬有玄奘及其弟子窥基和圆测之灵骨,并起塔纪念,也当是法相宗的祖庭。

法相祖庭大慈恩寺 二维码相关阅读
势大气幽卧龙寺
悠悠汉史长乐宫
回民之坊化觉巷
巧夺天工建章宫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