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掉的三个人

@ 八月 5, 2014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舌头太重要了》。】

倒掉的三个人,其中两个在体制内,一个在体制外。

体制内的第一个:芮成钢。以体制内精英著称,高举高打,走上层路线,揣摩逢迎神仙心思,将自己包装得八面玲珑。穿着合体的西装,出入各大高级场所,与世界各路政要合影留念。

然后,随着一条有关他被带走的新闻爆出,网络上炸开了锅。曾经被压抑了许久的嫉妒眼红,都彻底找倒了宣泄口。芮成钢一生中所遇过的各路人马,纷纷绘声绘色地诉说着他早年的经历。一夜之间,他就从风光体面的社会精英,转型成钉在耻辱柱上遭受私刑的恶人。

芮成钢
芮成钢

体制内的第二个人:大老虎,康师傅。周永康这三个字一直以来都是作为敏感字眼存在的,搜索不到他任何边边角角的信息,只知道他是中国的警察头子。他就像是哈利波特中的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人一样,让人恐惧敬畏。

尽管坊间传言着各种不利于他的新闻,但是大家只是将其作为下酒的饭菜而已。谁成想竟然真的上了新华网的头条。周永康这三个字,以黑粗字体标出,醒目刺眼,宣判着这个人被永远逐出政坛。

各路媒体,无论是官方的,还是民间的自媒体,全都以各种各样擦边球的方式打趣着。网易新闻把动物园溜大老虎出来的照片放到了首页,果壳网推送的新闻全都是有关康师傅方便面的科普知识。整个网络沸腾了,欢呼雀跃!只有我一个人没看出这里面有什么值得兴奋的点,难道这就印证了互联网只不过是全民娱乐至死方休的一个舞台而已?

周永康
周永康

体制外的那个人:罗永浩。曾经凭借一己之力在海淀剧院上演单口相声。他自诩为理想主义者,效仿现西方很流行的演讲方式,在一个巨大的舞台上来回走动,手臂开开合合,背后的大屏幕上是精美且十分简洁的PPT。

他从新东方跳槽出来后,本来办”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办得有声有色,有几句话也确实触碰到了当下大学生的前列腺,比如“我要证明干干净净做人做企业是可能的”,这句话给了刚刚毕业的无数中国大学生一剂强有力的精神吗啡。如果仅仅是这样做下去,也许他的影响力会更加巨大。谁知他又转行做了手机——锤子手机。

也许资本方施加的压力,让他必须演好剧本上的角色,也许他知道网络上的营销,是他能够以一个新人在手机圈迅速扎根、站稳阵脚的唯一希望,于是他就开始各种狂吹,什么要完成乔布斯的心愿扒拉扒拉的。事实证明,人们的好奇心确实调动起来了。一个由前任英语教师制造的手机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结果手机一出来,顿时恶浪滔天。罗永浩一时间也成了舞台上的小丑、戏子、无知的傻子、自讨没趣的骗子。在最近每一天的任何一个时刻,全国上下的每一座城市之中,也许都有一个男生搂着女友的肩膀,一脸鄙视地将罗永浩的锤子手机当作笑料讲给女生听…

罗永浩
罗永浩

这就是所谓的“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人们知道推倒破墙,不会有被砸到的风险,破鼓既然已经露了大洞,再砸几下也无妨。对于这种平日里全都蔫巴,在神仙们的授意下,又群魔乱舞的劲头,我一开始只是厌烦,现在已经彻底转变成厌恶了。

体制内的擂台上,谁死谁活根本与屁民们没有任何关系。该不让你说话的时候,一个屁都别给我放。当然,也有一些需要鼓噪的声音,需要砸车的场景,屁民们大力配合便是。

而对于罗永浩,我想网络上所有指向他的恶意,全都是因为他曾经说过的大话。这点我倒觉得可以理解。现在谁不想博取眼球,有了关注度、点击率,才能有真金白银变现出来。放任何人身上,都得这么干。他能横跨这么几个领域,尝试各种各样的项目,结交天下各路的朋友,虽然挥舞的旗帜上面写的情怀两字是有一些铜臭的味道,但是就个人的人生价值判断来说,这种人的人生是好玩儿的,是值得羡慕的。哪怕他的锤子手机做失败了,不了了之了,曾经在网路上掀起来如此大的风波,让那么多人咬牙切齿,又让那么多人暗自偷笑,就足够以后讲给儿孙们了,有谁能活得如此精彩的?

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们总爱起哄架秧子,让弱小者更加弱小,让尴尬者更加尴尬。我常想:如果那个时候,有人敢于站在大众的对立面,去维护身后之人的尊严,敢于保护这个人免于受到大众的私刑,这本身就是一件很酷的事儿不是吗?

倒掉的三个人 二维码相关阅读
难以消失的大喇叭
夜幕下的尖刀
从两个大叔说起
帝王之术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