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53期]因言获罪

@ 八月 6,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8月6日。2010年的今天,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规定:查实出租车司机拒载两次,将被吊销从业资格,三年内不得从事出租客运服务(592期之3)。这句话如今看来,跟冷笑话差不多。

[1]截访

中央巡视组驾到,上级领导忙接驾,地方小吏也得动起来。8月5日11时,“@X逸遥”去雁塔区鱼化街道办事处,却发现办事处内空空如野,保安说「工作人员都出去办事了」,仔细一打听,原来他们都去丈八沟宾馆中央巡查组驻地截访去了,因为怕附近强拆群众去上访。据“@X逸遥”透露:“我们村(鱼化乡漳浒寨村)上千群众农民转居民没有收到任何补偿。”

这消息的信息量可不小,按照管中窥豹的节奏,最近几天陕西宾馆附近应该遍布着随时准备捕捉上访者的便衣小吏,当然,截访工作者的出处,也可以判断大西安哪个村拆迁工作进行得又快又狠,克里马擦。这条微博在6日下午发布后没多久,便在新浪微博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消失了,于是微博轮值人员不得不重发了一遍,将文字改为——鱼化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都出门「办大事儿」去了,才能愉快地发出微博、不被再次删除。不得不说,某些人掩耳盗铃的体位实在精妙,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截访是天朝自上至下维稳的利器,打着维护社会稳定的旗号,任何有悖常识的东西都变合理了。截访在陕西有着悠久的历史,比如:城固县饿死访民的法制培训班(935期之1)、陇县关押访民的秋菊山庄(681期之4)、华阴在帝都截访的黑社会(729期之1)、安康关押唐志会的精神病院(659期之3),连警察都会兼职“绑架”截访(1836期之2),因此也难怪堵路行为艺术的群众打出条幅称——“省信访局已经沦为‘截访局’”(1486期之1)

[2]正确的行为艺术体位

堵门

作为行为艺术之都,大西安似乎每天都充斥着堵路、堵门、拉横幅的群众,理由各异。8月6日清早,“@Vision车易家”看到二手车经销商们正在位于凤城八路的西安市政府门口维权,他们打着『每年上亿的二手车交易税费去哪儿』,『全国最黑的二手车交易税费在西安』的条幅,围观群众颇多。这是大西安为数不多的,冤有头债有主式的堵门行为艺术,有目标、有诉求、有节制,因此在微博上也得到了很多支持和声援,“@康复中的厨子”说:“我支持在这个地方的一切行为艺术。”

[3]因言被拘留

天朝政府对于不听话的人士,一般不会使出颠覆国家政权的大招,而是用寻衅滋事、传播谣言等手段来不断折腾你和家人的心智。前阵子,西安公益维权人士、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的罗光明,因接待唐荆陵而被警方传唤,8月5日,他因转发一条新疆莎车的微信被阿sir带走,遭行政拘留5天,目前被关押在三爻村的西安看守所。

罗光明

8月6日下午,有网友探访了罗光明

警方抓人的过程跟钓鱼差不多,据维权网称,近几天,西安市红缨路派出所警察一天几次到罗光明居住处找他,说了解一个案子的问题,但罗光明一直不在家。8月5日,罗光明应约去西安市红缨路派出所,谁知旋即因转发过一条关于新疆莎车的所谓“反动”微信被行政拘留5天,手机被扣押。

本条e报要教你的重点不在“散播谣言”、“寻衅滋事”等口袋罪,或者为公民权利呐喊,而是从细节上告诉你一个事实——能被警方随时监控的微信,果然是不安全的。

[4]陕汽国资

今年5月,来自哈萨克斯坦的苏俄大妞“@乌苏罗娃索菲亚”将陕西华奥德销售公司诉至法庭,要求判定双方签订合同无效并予以相应赔偿,不过这一诉讼遭西安中院的驳回。乌苏罗娃索菲亚是“西安得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1年,得仁公司购进30辆中集陕汽公司的运输半挂车,此后连续出现质量问题,仅修车就花了160多万元,此事也被最近颇为吸引人眼球的“@澎湃新闻”曝光。

8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调查发现,惹上官司风波的陕西华奥德销售公司的法人代表卓红燕,疑为陕汽前董事长张玉浦的儿媳妇,而该公司承接了陕汽重卡销售业务。凭借“华奥德”系,张氏夫妇的公司截至2013年6月实现销售额累计6.9亿元,陕汽亦有“内部员工”牵涉其中参股,国有资产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摇身变成了家族企业。哈萨克斯坦的大姐恐怕还不知道这背后错综复杂的背景吧?

[5]他也不再是同志

8月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发布了关于祝作利的最终消息:经查,祝作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1885期之12039期之8),本人或通过其子收受巨额贿赂,祝作利的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并涉嫌犯罪,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祝作利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而据多维新闻透露,祝作利曾长期任陕西省发改委主任,是陕西省主推的“气化陕西”工程领导小组的副组长,主抓中石油长庆油田项目的审批工作,而与祝作利同为项目副组长的是长庆油田总经理冉新权,冉与周滨存在交集。因此祝作利的落马与经济问题有关,也与周永康之子周滨存在明显交集。

队伍站错了,他也不再是同志了。

[6]献血也得先花钱

7月22日,周至农妇王霞因误服百草枯被送入省医院治疗,医生建议采取换血治疗,但费用昂贵。王霞丈夫认为,妻子多年已累计献血2200毫升,按规定可终身无限量免费用血,但陕西省血液中心称血源紧张,患者家属必须先互助献血。至于免费用血政策,则是先花钱,然后再来血站报销,花多少报销多少,但是对于王霞一家而言,没钱才是症结所在。

[7]争办东亚杯

最近,西安和武汉正在争夺2015年东亚杯举办权,武汉媒体明显东亚杯更加兴奋一些,不断比较西安和武汉的优劣,据《武汉晚报》透露:武汉之于西安的最大优势,是能实现男、女足比赛同城进行,据称西安此次申办东亚杯仅承办男足比赛,女足比赛则将放到渭南进行。对于这一争执,以“@周翔Raistlin”为代表的西安人民一致认为:“还是让给武汉办吧,现在西安办会的尿性,还不知道到时候怎么折腾我们呢!”

[8]鸡犬不宁

有时候,抽猴的大爷比广场舞大妈还要拉仇恨,家住碑林区仁厚庄南路的“@不悲不喜的阳光”说:“小区楼下每天都有六七个人在打猴,声音大的不行,过了22点也不停。每隔几天就会有小区住户下去和他们理论,理论完他们就走了,然后第二天继续。他们抽的爽快,可家里的小孩宝贝被吓得哭声阵阵。这样的日子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啊!”面对网友仍水弹、屎尿、酒瓶的建议,“@我还是个汗子”无奈地说:“我们小区都有人扔酒瓶,没用,老大爷们顽强的很。”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那句缺德的“那我管他们呢”(相关:《对话(247):抽陀螺的人)。

[9]媳妇想当红卫兵

近日,西安罗阿姨陪儿子儿媳拍婚纱照时,发现儿媳看中了一套红卫兵衣服,罗阿姨和丈夫劝了半天才阻止她。原来罗阿姨的公公是富农出身的老师,文革曾受红卫兵的冲击,她觉得家里摆这种照片不合适。儿媳得知内情后道歉说:“我因热播剧觉得红卫兵衣服清纯,急需补历史课。”看到没有,脑残热播剧传递的所谓主流价值观,毒害了多少无知少女,对此,“@红楼迷踪”认为:“穿这种服装可以说无知年幼,但被持赞美态度的媒体争相报道,就让人真是觉得无语了。”

[10]爱情电影

最后,请各位欣赏一部拍摄于宝鸡凤县的电影—《姐十八来郎十八》,故事讲述了一个退伍的炊事兵刘十八的爱情成长故事(视频短地址:http://goo.gl/0kPEl5),值得一看。

[西安e报:2053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592期]拒载两次 的哥下岗
[西安e报:957期]给光荣垫背
[西安e报:1323期]搭车去西藏
[西安e报:1688期]官场请客有标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