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郭美美,不透明的红会

@ 八月 7, 2014

【感谢作者“@興蕖”的原创分享,@興蕖正在美国攻读经济学博士,他说:“这篇文章来自于我和我的导师Dr. Levy的对话,还有读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感悟。”作者曾撰文《家就是中国人的普世价值》。注:作者仅授权INXIAN编发,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云南遭灾后不久,包括澎湃在内的官媒与准官媒们迅速放出一个劲爆的消息:郭美美被抓。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类似于天涯八卦版的官方扒皮贴。短短三天之内,郭小姐的身世家底被披露地无比彻底,就差小学三年级的语文期中考试成绩了。相比之下,前几天落马的大老虎则受到了很好的保护,官方禁止出现官媒报道以外的消息,河南省委甚至要求“反击敌对势力对周永康案的恶意炒作”。

透明的郭美美与不透明的大老虎,在同一时间一齐展现在这个时代的菜市口,供人围观。

透明有两种状态:全透明与半透明。全透明是透明的理想状态,可惜现实却是半透明的多。从人类行为的角度来说,半透明可以使人们调整自己的预期,进而调整行为。而不透明就比较糟糕,当一个人处于暗室之中,除了瞎摸索,没有更好的选择。

政治是透明好还是不透明好?从钱穆的角度来说,政治是透明的好;从大清的角度来说,政治是不透明的好;从我党的角度来说,这个问题不言自明。

三年前的炫富微博使得郭美美一夜成名,也使得中国红十字会的信誉一夜之间跌落谷底。从2011年6月21日开始到2014年8月5日,红会共发生了11件重大负面事件,而从1999年到2011年则只有4件。郭美美事件直接影响了当年红会捐款数额,2012年的国内捐款环比下降了26%。大家对于红会的不满集中在不透明,也就是各种账目不公开之上。

普遍的慈善实践认为:捐款者失去了钱财,必须要收获相应的精神满足。而明细的账目则是精神满足的必要条件:“我的钱去哪了,干了什么,有什么结果,我总得知道,并且我有权知道。”红会在这一点的糟糕程度有目共睹。就算其旗下基金会2012年透明指数与其他16家基金会并列第一,也无法消除关于不透明的重重疑点。大家关心的是,钱到底在什么时候用在哪里用了多少用给谁了,而红会只提供把钱用到哪里的信息。其间缺失的信息足以造成各种猜测。2011年之后爆出的各种红会慈善行为丑闻,比如发霉物资、善款不知去向等,则加剧了人们对于红会职能不透明的猜疑。

郭美美与红会
(图片来自网络)

除了职能不透明,红会的行政也不透明。我国红会作为一个人道救援团体,泛政治化十分严重,著名事件如1999年的台湾912地震时,红会表明任何向台湾的捐款或救援都要得到红会的同意。泛政治化的后果是官僚化,直接导致了行政效率下降,福建“大肚女孩”苏田田辞世后35天,其父母才收到红会的通知去签收社会捐款,原因是领导换届;武汉白血病患者欲捐献遗体被拒绝,红会称不提供上门服务,后又上门安慰。官僚化顺理成章地带出了贪腐问题,比如昆明红会常务副会长阮姮公款买内裤香烟打网球。这一系列的不透明并不是孤立的,乃是我国现有政治制度的影子。

钱穆先生认为清朝是部族政治,其特点是部族私心,表现为有法术无制度。换句话说就是打着小算盘的政治不透明。我国当代政治有诸多清朝的特点:党以纪律为纲打造金身,但屡屡出现一些不得不清除出队伍的败类;不停地出现各种新的思想讲话与文件,需要学习学习再学习;司法是党的司法;军队是党的军队了。江前总书记试图把党和人民通过三个代表联系起来,可惜语焉不详,导致没有任何可操作性,停留在了中国梦的阶段。

郭美美从幼年起的生长记录被查得清清楚楚,党的历史却语焉不详,留下了诸多的故事轶事往事黑历史供文人段子手消遣。这些和党的执政行为相比,还算是半透明的,至少留下了质证的空间。今年初就有消息说,大老虎要糟,大半年过去了,确切的消息出来时,人们却没什么反应,而各家媒体迅速的拿出了各种专题和炫目的互动图片。这大半年内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一个久经考验的政法领导放弃了抵抗?我们不得而知。

我国的政治不透明还呈现出其他的状态:对国内新闻媒体的管控;对对外舆论的控制;对教育的把持等。这些行为良好地呈现了“人民民主专政”这一政体。这个政体的主要概念和实施手段就是,党作为有且仅有的执政团体,是伟大光荣正确不容置疑的,所有的一切,交给党就可以了,群众只需要跟党走就对了,别的不用管,也不准管。党把自己封闭成一个黑匣子,密不透风,偶尔吹一点风出来,也是空穴来风。政治不再是现代国家的公共议题,不再是人们生活中喜闻乐见的笑料来源,变成了咕噜的“my precious”。

在我国这样一个没什么像样公共生活,人们只能以窥私为乐的地方,类似于艳照出轨吸毒这样的劲爆话题可以牢牢地吸引普罗大众的注意力。目前,全国性话题是透明的郭小姐,2011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那时虽然有各种扒皮贴,可仅限于一些论坛,没有登上国家级媒体。2012年红会曾经提出动议调查差郭美美相关事务,结果不了了之。总的来说,直到登上CCTV,郭小姐此前还是一个不透明的状态。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无论是党的政治透明,还是郭美美的透明,对社会而言,都是一个随机而遇的结果。也就是说,公民有被赐予的透明。你发现谁透明了,都是上天和党的恩赐。未来是不可知的。未来充满了无尽的可能性,生活多么丰富多彩。社会主义亚克西。

透明的郭美美,不透明的红会 二维码相关阅读
民间慈善比福利政府靠谱多了
对话(196):我不会为雅安地震捐款
暴利下的慈善
转移焦点也是舆论管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