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黑呢子大衣

@ 八月 9, 2014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岚皋嫁女风俗》】

见到这张父子合影照片时,起初我并未在意,但当我看到姚义汉身上这件黑呢子大衣时,顿生疑窦: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怎么会有这么高档的大衣?

黑呢子大衣

姚义汉老人来了兴致:“说起这件大衣,还真有点来头。在明珠土改我是工作组长,大地主耿雨三有两件呢子大衣,一件黑的,一件黄的。黄的是美制军大衣,分给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贫农,回家就把它剪成两截,上半截穿在身上好干活,下半截垫在床上当褥子,一物二用,真是划算。黑大衣分给谁都不愿要,分配委员付正昆、曹正均他们感到很为难,硬要动员我买,看到阶级兄弟饥渴的眼神,我只好掏出身上所有的积蓄,花八万圆(旧币)买了下来。1951年腊月进城开会,天气寒冷,我就穿到县上去了。”

我问:“你老家不是在汉河太极图住吗?咋合成影的?”

老人用放大镜仔细把照片看了看,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自打参加革命工作以来,有三年没回过家了,父亲听到我在县上开会,步行六十里来看我。”我问拿了啥好吃的?老人连说有,是蜂蜜炒核桃米儿,还有燕麦炒面。虽然时间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我仍能从老人的神情上感觉到那份甜蜜。

这张照片是在城关小学院子内照的,坐着的父亲,缠着包帕子,似乎是第一次照相,显得有些拘谨。站着的儿子姚义汉,一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一手放在父亲肩头,幸福而从容。

姚义汉的父亲叫姚思聪,是个多面手,不仅会木匠,能打铁,还能挂面、织布、做糕点。老人高寿,一直活到97岁才离世。

后来我在档案里看到耿雨三的简历,他并不是大地主,1947年出任过国民党区分部书记,1948年任国民党县党部书记。

一件黑呢子大衣 二维码相关阅读
在东兴队的改造日记
小地名
要命的粮票
别具风情的岚皋报路歌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