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56期]他和她

@ 八月 9, 2014

高智晟、耿和一家人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8月9日。2009年的这天,西安市前质监局局长邓宗生因猥亵女下属被撤职。

[本周人物]他

8月7日,一个陕西佳县人从中国西北边陲新疆阿克苏地区的沙雅县出狱了。设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傅希秋认为:把这个人关在新疆,等于让他在国内“流亡”了。事实上,还真不如让他享受真正的“流亡”呢,在监狱里这3年里,外界无从知晓他遭受到了什么样的灾难。

他出狱那天,他哥哥去接他,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到沙雅县,有1000多公里。出狱之后,他暂居在他岳父家里。他的妻子和孩子在2009的时候,就被迫逃离了中国,目前在美国加州“流亡”。出狱那天,她打他的电话,打了很多次,他都不接。她非常担心他是不是真的出狱了,她很想知道他这几年在监狱里咋熬过来的,但是他就是不告诉她。下面这段文字将会载入历史:

她的姐稍后悄悄告诉她:“他的牙不好,4-5颗下门牙非常松,像牙齿叉在肉皮,2-3颗上门牙也松动了,他只能用手掰碎馒头放入口中。他的说话声音平和,有点露风,跟以前声音不太一样。” 他一出狱,就进入了一个更大监狱,被人时刻监视着。他的一位好友说:

因为他的出狱,中国最顶级的“钓盘手”——单仁平在中国最不要脸的报纸《环球时报》上撰写了题为《西方为何热捧获释的“维权律师”》的文章。

这个文章被网易转载之后,目前只有4个跟贴能显示出来,内容均为“支持党中央的英明决定”。单仁平的文章中,只字未提“党中央”,努力把这个律师的不幸遭遇歪曲为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是他自己太“激进、极端”,和党中央没关系。网评员们非要把“党中央”扯进来,在智商上比单仁平差远了。网评员的素质太低了,钓盘技术太差了,应该多读《环球时报》,认真分析一下单仁平老师的行文逻辑,否则的话,不仅不能帮“党中央”排忧解难,还把“党中央”抹黑了。

单仁平特别写道:“(他在)2006年12月被判刑3年,缓刑5年。对他缓刑,说明司法机关希望他能转变,并且给了他机会。他是缓刑快要结束的时候因多次违规未能通过缓刑考验期而被执行原判刑罚的。”仁平老师还点名批评他:“(他)做事的方向和国家的政治和司法建设进程是对立关系。”

对于他的妻子、孩子逃到美国,单老师也很不满,单老师认为这事儿导致“他与中国社会的利益关系已经同大多数从业律师有所不同”。

仁平君的文中一再出现了“司法建设”、“司法正义”、“人权保障”、“依法治国”等充满时代精神的字眼,让整个文章看上去显得高屋建瓴、提纲挈领,非常的“高大上”。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名陕西佳县人踩了不该踩的红线:

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个人行为与挑战国家安全和根本政治制度做主动结合,那么他就有可能早晚踩到法律的红线。

然后,单仁平果断地推出文章的主旨:“一些所谓‘维权律师’就这样从法律工作者变成了法律的制裁对象。”

能把黑暗的行为洗白,不是本事,像单老师这样,才是高手。他不仅把自身造下的罪孽轻轻抹掉,并给对方扣上“违法”的帽子,还体现出来“我本有心让你好,你却存心不领情”的无辜。他的文字,充满了淡淡的人文关怀,好像荷塘里的月色,读来令人心旷神怡,一点儿都不让人恶心。

按照单老师的“循循善诱”,“维权律师”这个名字很快就会像“公知”一样被“污名化”了。“维权”不是不行,要看你“维”的是什么“权”,如果你“维护共产党的执政权、维护现行政治制度”,那么随便你,如果你“帮被共产党剥削、欺压的人维权”,那么你特么就小心点儿吧!

“维权”的红线,就是不要反党、反政府。如果政府、党被某些“坏人”渗透了,作了对不起人民的事情,那么咋办呢?单仁平老师没说。单老师你给指出一条明路呗!

比如刚刚被拿下的周大老虎永康师傅方便面,他在任内就制造了不少坏事,打着“为人民服务、替人民掌权”的口号,把央视很多女主播的小雪碧都操了,让国家级喉舌变成了国家级“深喉”,坊间传言他被抓之前还玩了一次车震…如果被这样的人“侵权”了,那么咋“维权”呢?请单老师回答这个问题。

[本周民生]她

2010年,她那张“梨花带雨”的照片令很多人心碎。包括e报轮值“优质西安人”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她一定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当时“优质西安人”的e报标题是:真情女子…、…泪洒法庭。现在再看他当年的记录,觉得他真是一个极品大傻逼。

事实一再证明,弱者之所以成为弱者,往往是因为自身太弱智。

有很多理由同情她:她父亲当年在山西运城打工,抛弃了家人,玩了个“人间蒸发”,至今不知所在。她南下广东东莞打工,养活老娘和弟、妹。她缺少父爱,在东莞和一个男人未婚同居并怀孕。春节回家担心被母亲看出怀孕去作了流产。男人想要一个女孩,她就去医院里偷了一个刚出生的女婴。被捕之后,那男人也蒸发了。坐牢一年之后出狱,断断续续干过一些工作,但没有稳定过。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出狱的时候(708期之9),很多人都向她献上了真诚的祝福,谁也想不到,四年过去了,她现在又沦为盗贼了。

按照华商报的记录,仅在2014年,她就至少作案四次:

  1. 5月19日,她流窜至紫薇田园都市附近某商铺内,佯装挑选衣服,以“店门口有人停放车辆阻挡店主财路”为由,诱骗店主出门与停放车辆的车主交涉,她伺机盗窃了店内3000元。
  2. 5月23日下午5时,她又来到紫薇田园都市某服饰店内,佯装购买衣服,以手机没电为由,前往该店柜台内为其手机充电,盗走一部iPhone4s。
  3. 6月6日上午10时,她来到长安区樱花广场某美妆店,与店主李某闲聊至当天下午4时许,她离开后,店主发现其放在店内的2900元、一张银行卡及一台iPad平板电脑被盗。
  4. 7月1日下午4时,她在紫薇田园都市某内衣店,一边试衣服一边和店主聊天套近乎。趁店主不备,偷走了1500元现金。

她长相清秀,咋看都不像是小偷,却干着比小偷还专业的事。从偷孩子到偷钱财、偷手机、偷银行卡…还挺有品位,专选苹果呢!

现在她已经被检察院批捕,和上次偷孩子被捕不同,她一反“梨花带雨”的可怜状,死不认账,拒不认罪。

[本周话题]他和她

他和她,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同时出现在这期e报里,纯属偶然。这两人,也有一些相同之处:

  1. 都犯法了。他被法律“严惩”,她被法律“纵容”。他被所谓的“法律”害得妻离子散。她在之前被“轻判”,被偷孩子的父母也宽恕了她,法院对她也是从轻判罚。
  2. 都坐牢了。他三年,她一年。接下来,他要被软禁,继续坐“家牢”。她因为盗窃,很有可能要“二进宫”了。
  3. 都很可怜。他是50岁的人,80岁的牙。她年纪轻轻,一再犯错,记吃不记打。

下面再来看段视频吧,有点长,但是值得看。不知道单仁平老师看过这个么?

[西安e报:2056期]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595期]谁动了你的公积金
[西安e报:960期]从二楼搬下来
[西安e报:1326期]网络形象全国十佳
[西安e报:1691期]商务快巴很鸡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