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面包

@ 八月 10, 2014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惆怅旧欢》。】

上世纪80年代初,电影《牧马人》中一句对白传诵全国:“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面包作为“一切”的唯一代表,足证地位非比寻常。 几乎同时,我所在的城市开出第一家专业面包房,成为我个人的面包启蒙教室。

那时并无“连锁店”这回事,唯一店面又离家颇远,限于经济和保存条件一次不能买太多,也不可能常买,美味更添三分。经常是眼巴巴等着父母买面包回来。终于造成童年阴影,等自己当家作主,冰箱里面包永不断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码三百五十天早餐内容是面包。

那时爱吃的有可颂、苹果派、麦兜的老爸菠萝油…长大后吃到相同口味才一一对号入座,当年,他们都只是“好吃的面包”。而时光流转,从“怎么吃都不胖”到“小心别吃胖”再到“健康最重要”——口味当然已大为改变,更因为曾目睹可颂制作过程:拿几乎等体积的面团和黄油揉在一起,从此不太敢吃,改吃更为健康的法棒和全麦面包。

爱煞法棒的配料表:面粉、水、盐、酵母。这年头的食品配料表,如此简洁明了的几乎别无二家。是谁说的?尝冰淇淋好坏要先试香草口味,试厨子手艺先来个蛋炒饭,越是简单的东西越见真功夫。第一次进某家面包房,别忘了买根法棒。

在下鉴别法棒的土办法是:撕下一段须使出接近拔河般力气的,撕完后没掉一地渣的算得上品,至少说明面团揉得到家。味道清淡纯正的法棒是在家DIY蒜香面包的上佳原料——本来很懒,可是貌似本地除了昂贵的西餐厅就没地方能买到蒜香面包,又实在爱吃,不得不自己动手,蒜泥黄油黑胡椒粉搅一搅抹在切成厚斜片的法棒上,进烤箱——没过多久就香飘三室一厅。趁热一口咬下——人生苦短,行乐要及时啊。

法棒面包
法棒面包(图片来自网络)

全麦面包自然是卖给追求纤瘦身材、健康身体,又觉得同样可以达成目标的窝头发糕掉价那批人的。既然健康了,就不能太挑剔口味,因此全麦面包做得好吃的实在不多,有的面包粉里好歹搀点全麦粉就号称全麦,真正用全麦粉发酵火候不对又常常泛酸,更有全麦粉中麸皮太大太硬,简直会吃得嗓子眼儿伤痕累累。吃过两种好的,核桃全麦和杂粮土司,杂粮土司里撒有葡萄干,和核桃一样,恰如其分地中和了全麦的干涩口味,真正是美味与健康兼得的面包。

面包仿佛是朴实的,其实却最最娇嫩不经老,任意一家西点屋里隔日就七折的都是面包,更象个娇小姐的蛋糕保质期却永远比面包长。因此理想的面包店,最好是前店后厂,刚从烤箱里出来热乎乎就摆上货架,那种做大了,满市十几家连锁下来,只得送货车从某处大厂送来凉面包的,再好也打了折扣。反过来说,下次逛街碰上面包出炉的好事,万勿错过。

面包在它的故乡,只相当于我们的馒头大饼,到炎黄子孙这里,多少带上日常生活之外的奢侈味道。一句“面包会有的”,在电影中本意只是肚子能够吃饱,听在我们上世纪80年代大梦初醒的耳朵里,这“面包”分明意味着吃饱肚子之外更美好的东西。也许正缘于此,每天早上,站在厨房里用锯齿长刀切开面包时,照例觉得每个有面包的早晨都是美好的,吃饱之外,尚有其他种种让人绽出微笑,如面包上的一抹玫瑰果酱。

童年钟爱的面包房早已关门,却在20多年后还记得它叫“倚楼阁”,开在钟楼十字东北角,邮电局北边,不知在这个城市里,还有和我一样记得它的人吗?

早安面包 二维码相关阅读
薄荷之夏
把柠檬做成柠檬水
关于麦乳精的记忆
咖啡壶中日月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