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60期]没事别骚扰我

@ 八月 13,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8月13日。2013年的今天,很多人听到了“轰6”在西安上空低空盘旋的训练声音(1695期之8),嗯,不能吐槽兵哥,在国内是一种政治正确,跟美帝不能吐槽黑人差不多。

[1]一觉睡醒成雾都

8月13日一大早,大西安人民一觉睡醒,发现废都转眼变成了雾都,能见度在13日早6时左右一度低到“睁眼瞎”状态,气象台在早6:40也发布了大雾黄色预警信号,部分地方已出现能见度小于500米的雾,尤其是在北郊,比如“@糖潮喜铺”在西安城北客运站随手拍摄了如下一幕,看上去有点像斯蒂芬金的电影《迷雾》——

 雾都

必须记下一笔的是,尽管雾气弥漫,但此时的空气质量还不错。13日7时,据西安市环保局网站显示,AQI为49,空气质量优。首要污染物PM2.5 最高的高新区也只有58微克/立方米,而碑林、曲江则接近个位数,这应该大西安人民自从学会了雾霾这次新词汇后,罕见地将两个字分开单独见到了雾而非霾,论功行赏,这得感谢12日的那场大雨(2059期之1)。

[2]天然气挖断了

在知名领导“满城挖”同志的带领下,这些年包工队们挖出来新节奏:修电缆的挖断水管(457期之51365期之7)、修水管的挖断电缆(752期之81729期之2),市政可以把西安人民挖断得打不了电话(1788期之5),而修地铁的则习惯性挖断天然气,单2009年就有4起(115期之2155期之2),2014年8月13日,他们又来了——

13日早8:30左右,凤城九路与明光路十字的地铁施工处弥漫着天然气的味道,“@奇朶”说:“似乎是挖断了天然气管道,还有很大的气体和水柱喷射的声音,工地里面的工人都在往外跑,他们一直在联系天然气抢修,但目前好像抢修部门还没来。”西安市地铁公司承认这次又是他们干的,中铁九局在地铁四号线凤城九路站围护桩施工时,导致埋深约7m的315中压天然气管线破裂,造成一定气体泄漏,事故共影响8000多户居民用气

同类泄露事件在西安一天冒出两起,13日12:45,临潼砖房村附近也有易爆“物质”泄露,目击者“@筱妖胡说”说:“不知是气体还是液体,反正是泄露了。目前多辆消防车出动,连绿化用水车都出动了;附近居民已全部转移,泄露的车辆也已被转移。现在这条路上每隔一段距离留下一辆消防车,附近的电都停了,空气中依然能闻到味道。”

[3]回民街上党报

专坑外地人的回民街(1741期之本周民生2019期之7),近日荣登《陕西日报》,按照一些西安人的逻辑,这算是被党媒黑了一笔。陕报撰文称:“回民街抬头云遮雾绕,低头惨不忍睹,位于贾三包子铺隔壁的公厕门前,更是成了藏污纳垢之所,苍蝇与臭味齐飞,垃圾共屎尿一色,令人敬而远之。”说得一套一套跟写打油诗似的。环卫工人表示,由于附近垃圾站被拆,所以“垃圾只能先在街上堆着”,于是回民街就变成了一到夏天便臭气熏天~当然,在一部分本地人的逻辑中,充满逼格的回民街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被游客害的,就像美丽的大西安之所以有小偷、吸毒、碰瓷者,都是被外地人害得一样,本地土著都是洁白的三圣母。

[4]我是神经病

13日10:30许,团结四社未央区人才市场附近,“@郊区的耶稣Jos”看到一名身穿湖人黄色球衣男子与一名三轮车司机发生口角,黄衣男子随即掏出利器将三轮车司机捅伤,事后,黄衣男子掏出一个本子,称自己是神经病,不过他还是被警方带走了。值得一提的是,这条黝黑我科的信息在微博上遭到了60亿湖蜜的抗议。

[5]没事不要骚扰我

8月9日,“@秦岭听溪”在“@IN直播”投诉韩城旺源大酒店小强有点多,这在INXIAN系列微博中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一条投诉了,如果没人理,也许会很快淹没在信息流的海洋中,但是,韩城公安不干了,因为有人在这条微博下面艾特了韩城公安,于是,8月12日,韩城公安在新浪微博上举报“@秦岭听溪”骚扰,理由是“此事与韩城公安无关。”在微博上,有很多顺民义正言辞地评论道:“这事本来就韩城公安没关系啊,没事惊扰官方就是妨碍公务,投稿人就是贱婢。活该。”

按照上面的逻辑,这些顺民们在刻奇状态下发微博感谢警方,也统统要被归结为妨碍公务喽?微博是一个互动平台,如果没有人身攻击和谩骂,圈你一下就是试图跟你交流一下,对于韩城公安而言,这件事的上策,是微博上圈一下应该管理此事的部门,表示友好,中策是不闻不问当看不见,而他们使出的,正是下策中的下策,就像“@陈不鸣”所说说:“以后要是没事,大家可不敢艾特公安微博,不然人家就该投诉我们骚扰了~”NO zuo no die,就是这个意思。

[6]让座

8月12日上午,10岁的小明从体育场练完足球后乘坐33路公交车回家,上来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由于小明冒雨练球全身湿透不舒服,便拒绝了老太的让座要求,但老太太很有毅力,拽着小明的衣服把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然后自己坐下。小明被吓得什么也没敢和说,只好站在车厢的一旁!

真一个老掉牙的话题,老到我都不想再废话评述一遍,引用一条网友评论吧, “@箐not菁”说:“中国现在形成了一个怪圈,『倚老卖老,倚小卖小』,只要是老人和孩子出现问题,很多人用『年龄大,别和他计较』或是『他年龄小,别和他计较』来掩盖问题,而这些老人和孩子听多了这种说法,也学会年龄大小来给自己做挡箭牌,最终的结果是遇到事情从不想解决只是想找借口逃避。”另外补充一句,对于开上帝视角的旁观者而言,还有一个劝人的法宝,就是——『等你老了』『等你有孩子了』就懂了…

[7]纳税

@anavrin_nirvana”有一套私房出租,因租客报销想给出租房子的租金开张发票,她在13日早去团结东路莲湖区税务点进行咨询,对方说4%的税,但房子属于桃园税务点,于是她又赶去桃园地税开发票,结果桃园地税工作人员说税率是13.76%,除了房产税,还包括水利、教育、印花各种税…如“@邱__邱”所言:个人所得税、营业税、房产税、印花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水利建设基金,一个都不能少。这条e报您要记牢,以后再有傻逼叫嚣“你工资多少就敢自称纳税人”时,搬出来扇他的脸。

[8]卖肾

8月12日,湖北省首例“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在武汉市江夏区法院宣判,12名被告被判有罪,据悉,荆州人邓大伟因赌博输钱,在网上搜索卖肾信息,结识了陕西省人民医院肾移植科医师陈飞鸿,两人合谋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团伙共实施6次犯罪,成功4次,每次赚17万元至36万元不等,这价位可不止能买一台爱疯,不过主犯邓大伟和陈飞鸿最终仅被判了7年和6年。

[9]张季鸾

8月12日早8时,已故报人张季鸾的后人来到长安区杜曲街道办东韦村,将张季鸾遗骸从墓冢里取出后,准备送往榆林市榆阳区安葬。张先生曾任《大公报》主笔15年,被誉为报界宗师,西安事变后撰写的《给西安军界的公开信》委婉地把张学良损了个狗血喷头。不过,张季鸾在西安的墓园却一直被一座种猪厂所占据(466期之4833期之2),因为种猪厂效益比较好,估计给区里创造了些许GDP,所以任媒体怎样曝光都无法撼动其一丝一毫,猪搬不走,于是,张先生的遗骨只好就搬走了。

[10]吹糖人

吹糖人是门手艺活,不知这门手艺会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失传呢?这是“wwwslt”在书院门拍摄的老汉吹糖人,围观者不少(视频短地址:http://goo.gl/LH1lRa)。

[西安e报:169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599期]你有降温费吗
[西安e报:964期]满身亮点的投毒案
[西安e报:1330期]城管也飙车
[西安e报:1695期]别做梦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