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皋丧葬风俗

@ 八月 15, 2014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原标题《入土则安为善终》,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件黑呢子大衣》】

选定的坟地若当年山向不利,就将灵柩抬至半道,顺着吉利的山向横停在那儿,四周筑上围墙,盖上茅草,暂厝在坡上,当地人称“丘”。也有厝在家中的,待交了大寒再行安葬。

挖掘墓穴,岚皋叫“挖井”,要找年纪大的,俗语说:“丧夫老了好挖井”。孝子先“破土”点香烧纸,面朝上方双膝跪地,手握板锄连挖三下,挖一下前进一步,最后一下挖后扬起,顺势将锄头从头顶向后抛去,挖井的拣起来接着挖。如遇大石头,要一点一点的凿,不能放炮,怕震坏了地形,坏了风水。破土的泥巴用衣襟兜到一边,待“落字”时撒在棺材上。井的宽度以人两手倒拐撑开的尺度为准,长度为一人加一伸手。井刚挖好,有人送来一盆饭菜,没有碗筷,吃的人坐在井中用手抓,也有就地折草木棍代替筷子。此举叫“吃暖井饭”,多少剩一点撒入井内。

发丧之前要派请丧夫,俗称“八抬”。丧夫要选四脚硬(力气相当),选上的确自感荣幸,许是对死者的敬重,争着抢着抬几程。对丧夫的酬劳是一双草鞋,一块白布(春节期间为红布),招待优厚于其他宾客。

发丧时,主孝抱着灵牌或遗像(个别还有抱骨灰盒)跪在灵柩前,其他孝子跪在院中或路上。主事人见一切停当便开始讲话(机关单位则在此时开追悼会),交待抬丧注意事项,末了宣布:“现在请八抬占手,孝子搭礼了!”,为首的丧夫叫“头杠”,二名叫“红仓”,三名叫“黑仓”,四名叫“摆尾子”。这时均将肩塞在“五尺”底下,身子呈半蹲之状,捧扶的人捉住龙杠,只待“送驾归山”一语出口,丧夫们就齐喊“起哎!起哎!”。遇平路或下坡时小头在前,上坡时大头在前,翻梁过沟均要调头。陡坡或险路,孝子全都跪在地上,哀求帮忙的要多加小心,不要发生意外。棺材途中不能着地,若是抬“撒了”,亡魂就要在此处呆一个时辰。因而,发丧时便挑二人扛长凳,以备丧夫歇气之用。一路上沿途丢“买路钱”。

因交通运输条件而异,机关单位多在开完追悼会后就将棺材、花圈一并装上卡车,开往墓地安葬。20世纪80年代后期,本县少数亡人实行火葬。

安葬先要烧圹,将一大叠火纸逢中叠成“八”字形,一张一张焚烧在井内,做过道场的,还要烧“地契”。将棺材捧到井面上,用“五尺”担着,解开捆丧绳抽出龙箍,慢慢将棺材移于井内,大头靠山,这叫“落圹”。垒坟时孝子也要破土,待泥土壅到棺盖时就砌坟头和拜台。坟头上放一块三角形大石头,砌半圆或“凹”字形。有当场嵌上碑,也有事后立的。

从亡者入土的第一天起,除烧掉其生前睡过的铺草和部分衣物外,孝子要连送三夜“烟包”。烟包系稻草编成,按亡者死时年龄一岁挽一个疙瘩。据说:烟包是亡者去阴间途中的火把,如燃尽了就说明寿缘到了,反之则为未到死的时候。

第三天,孝家要带上所有的人丁到坟上去探视,添土垒石,痛哭一番,叫“圆坟”。老人过逝要守三年孝,三年中孝子不得打闹、酗酒、理发、过红喜会、春节不贴红对联等。现在,多在圆坟之后就取下长孝,改戴黑纱。

凡开过路的都推算有“七单”或“回煞”的时辰,孝子可按单上的日期,逢七烧纸叫饭,烧七个七天。说是满四十九天时,亡者就要从阴间回来探亲。孝家要事先筛些草木灰在窗前门边,关严门窗,防止一切动物出入,然后回避。据说灰上现什么痕迹,亡人二世就变成什么。

岚皋丧葬风俗 二维码相关阅读
岚皋嫁女风俗
岚皋割漆风俗
别具风情的岚皋报路歌
印象岚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