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63期]魔现主西幻实义安

@ 八月 16,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8月16日。两年前的今天(1334期之2),府谷县瑞丰煤矿发生冒顶事故,官方说有16人被困,13人被救出,剩下3人下落不明。

[黄金蛇]

这个故事,要从8月14日凌晨讲起。在此之前四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在西安的黄金嘉园(2062期之8)里做蛇,我享尽了一条蛇所能享受得到的“温暖”。我和那些普通的蛇不一样,那些蛇都太小,无法容下我巨大的肉身,如你所猜,我的前世其实是人。

人们都叫我“缅甸蟒”,我更愿意自称“黄金蛇”,因为我是在黄金嘉园里享福的蛇。我知道,按照我的“造物主”的行文习惯,他会命名我为“西门蛇”,然后写进他的小说里,为他的下一份诺贝尔奖金而努力。

我本来不想离开我现在的家园,我现在的主人对我很好,他家的孩子整天抱着我,让我这条冷血动物每天都兴奋得不得了。我是冷血动物,没有感情的。在六道轮回中,我作为西门闹的记忆已经非常非常淡薄,各种不同物种的属性一再渗透到我的魂魄里,让我总是分不清我到底是猪、狗、驴…在我为蛇的这四年里,我常不自禁地试图站起来,但是不能,因为我现在是蛇。

作为一条巨大的缅甸蟒,敏感是我的天性。我敏锐地感觉到我的“造物主”要在15日来西安了。他之前那本获奖小说里,只写到了蓝千岁。

过去那么多年了,我想看看我的“造物主”变老了没有,他还是高密东北乡里知名的大傻逼吗?他现在来西安是要找我的“爷爷”蓝解放吗?他和蓝解放是好基友。

[莫言]

我来自高密东北乡,我是莫言。我不喜欢说话。从东北乡到中国西北这个正在国际化的破地方,需要坐飞机。

今年是2014年,甲午年,120年前,山东高密东北乡不少精壮的男子都去参加了北洋舰队,那是前朝大员李鸿章耗尽毕生心血建立的,山东有个良港被大人看上了,立为舰队的基地。不料被东洋人一下就干掉了,连同基地、港口都被干掉了,那些精壮的东北乡的男人们随着李大人的舰船、大炮沉入了冰冷的黄海。

120年后,东北乡的男人们经过了多次轮回,不知道魂魄飘散在何处了?

我听说西安这地方正在搞什么“丝绸之路”,号称能把“历史上的辉煌记忆”能唤醒,甚至能让过去的都能变回来。把逝去高密东北乡的男人们找出来,这等小事,“丝绸之路”肯定能做到吧!把我的好基友蓝解放找出来,这种更小的小事,“丝绸之路”或许在不到万分之一毫秒的时间里就能做到吧?

我猜测肯定是某种神秘的机器被造出来了,比如“时光机”、“穿梭机”之类的。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叫“丝绸之路”。西安和郑州都在抢着,能被人抢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好像西安更名正言顺一些,弄出来的动静也更大(2044期之52036期之61979期之公共事件1766期之8),因此,我觉得这个名为“丝绸之路”的大型神秘产品很可能是在西安而不是郑州。

在8月13日,我注意到这么一个神秘的事情:在盛产石油的中亚地区竟然没有油品了,一个嫩牛五方脸的人在微博里发布求助,很快他的问题就解决了(2061期之1)。

我是一个写小说的。我很喜欢编造各种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故事。这个神秘的事情比我的小说还魔幻。我不相信有人能在那么艰苦、那么凶险、那么变态、那么残酷、那么无情、那么冷血、那么肮脏、那么龌龊、那么卑鄙、那么无耻、那么操蛋、那么扯淡、那么矫情、那么造作的条件下能把油品送给他们,让他们发动了汽车,这不符合常理,这显然是低估了“嫩牛五方们”。他们是带着艰巨的使命去寻找“丝绸之路”的奥秘的。越是珍贵的东西,越是难以得到,这是高密东北乡的光屁股小孩都知道的道理。

丝绸之路从它出现那天以来,就弥漫着各种神魔。在“小说”这个定义出现之前,有个叫陈讳的唐朝人,宣称自己去“西域”走了一趟,回来写了一个《大唐西域记》。这本书,我看过,看完之后发现他才是“前小说时代”最厉害的人,他那个时代还没有炸药,要等他死后一百年左右,才有。所以,也就没有“炸药奖”,他也就拿不到炸药奖。如果他那时候有“炸药奖”,他能连续拿至少三年。后来有人考证,发现陈讳只走了一半的“丝绸之路”。他把“丝绸之路”全程都走完的话,能连续拿六年炸药奖。

莫言来到了西安
一下飞机,我就陷入了深思(via:西部网)

我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更是一个善于想象的人,我总是忍不住就陷入沉思。我是魔幻现代主义小说的专业写手,我的专业经验告诉我——“丝绸之路”这个在西安被喊叫得越来越响的名词,背后肯定藏着什么东西…

8月15日中午,我坐着一个大铁鸟到了西安。这是蓝解放和他的情妇庞春苗、他的孙子蓝千岁生活的地方。

[蓝解放]

8月15日,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平凡的日子。

天还没亮,我就起床了,拉出来我的三轮车,把车擦拭得干干净净,包括车轱辘上的每条车辐条,我都用半干的抹布擦了一遍。它是我的饭碗啊!每天就靠它来赚钱养家了!

很多年前,我在山东高密东北乡放牛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我现在会在陕西西安西北的汉城东路附近靠三轮车养老。8月12日,西安全城大雨滂沱(2059期),很多汽车都熄火了,我的生意特别好,我心情很高兴。8月13日,雨后的西安雾气很大(2060期),很多女司机都没敢开车出门,我的生意又是特别好。我特意奖励自己吃了一个刚刚被“标准化”的肉夹馍,感谢老天爷!

我在擦车的时候默默祈祷,希望15日的雨水更大一些,我就能吃上一碗“标准化”之后的羊肉泡了。

我是蓝解放。我的儿子蓝开放早就死了。我的媳妇庞春苗也辞世多年了。我的孙子蓝千岁因血友病死掉之后,不知道现在轮回成什么了。

每当想到这些,我就感觉我好像余华小说《活着》里的那个傻屌。因为傻,所以屌,死不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三轮车开在伟大的汉城东路上,天空已经开始放亮了,我哼着《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的小调,当我经过团结四路丁字路口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条大长虫横在路上!从山东高密东北乡到陕西西安西北向,这种大长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大长虫比人还粗,有四、五米长!

我怕轧到它,赶紧打了一下车把,不料一辆客户两用的面包车迎面撞过来了…

[膻西电视台]

大家好,这里是“膻西萎屎”,我是“第一腥闻”的记者,在现场为您播报新闻。

15日凌晨5点,一名骑三轮车的老人不幸被撞身亡,但是现场却没见到肇事车的踪影。事隔9个小时后,肇事司机终于现身交警队。这究竟怎么回事?来看记者的报道…

  • 路人甲:不是额撞滴,你别拍额!额大清早起来跑步,看到地面上一段“红色的丝绸”,歪日!真红!额赶紧跑过去,想把这丝绸卷起来给额媳妇做个红裤衩…
  • 妓者乙:然后呢?你射,你快射,咋回事乜?
  • 路人甲:额一看这“丝绸”咋卷不起来乜?还黏了额一手!额一看,才发现是血!人的血!把额给吓屎了!吓得额都尿裤子咧!
  • 妓者乙:蛇影师,蛇影师呢?快来拍一下他的裤裆,给他的裤裆来个特写么!
  • 蛇影师:你贼你妈了个大雪碧,裤裆又啥好拍滴?拍了也不能播出来,你不知道“裆中央”是禁区?

蛇影师一边骂着妓者一边给已经变成黑色的“丝绸之路”来了一个特写…

[特别提示]: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天打雷轰,请勿对号入座。

[特别感谢]:向莫言先生致敬,特别感谢他的《生死疲劳》一书为本期e报带来的灵感。下面来段根据莫言小说改编的《红高粱》,请您欣赏:

[西安e报:2063期]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02期]牛郎织女发源地之争
[西安e报:967期]选择是一种权利
[西安e报:1333期]正能量很忙
[西安e报:1698期]保障房没保障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