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实录之陈年三命案

@ 八月 17, 2014

原文首发于《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涎水面》。】

某市发一凶案,凶手正午入室,以刀连戕三命。

死者长已矣,唯留斑斑血迹、累累刀创昭示凶手罪恶。

凶案现场于临街家属院一七层住宅楼最顶端单元五楼西户中。

三死者殒命顺序为:母,先在客厅被数刀于胸、腹,再被拖至其女卧室后气绝;女之男友,裹被内死于女友卧室。胸、腹、背被十数刀。双手及臂另有多处切割创;子,蜷死于客厅。胸、腹部多处刺创。双手及臂亦有多处切割创。手臂之切割创证两男生前与凶手均有生死之搏,惜均不敌其残暴,力竭而丧。

男友尸身仅着内衣、子尸身未着外套,二人当是熟睡中被惊醒,仓惶临危。凶手当为一人,能以一己之力搏三人,应系分而击之故。

现场防盗门、户门锁具完好;母者一足之鞋尚未脱,另一鞋与其所携之钥匙落于客厅地面;其钱包置于灶间水池内,内有当日自股市兑出6000元凭据一张,但无分文;母者好友证:当日12时许,母者与己通电话,称刚刚退股得6000元。好友觉其正于公车上,即止曰:公车上勿论钱财。

以此可断定:凶手获知6000元事后即起劫财夺命恶念;故一直尾随母者,伺其启门后,即突入之、暴杀之;当拖尸入母者之女卧室时,惊醒女之男友,再杀之;又惊醒母之子,再杀于客厅之。后,劫得6000元、闭门窜亡。

案发后,有司也曾遍施手段,上下求索,誓破此案,终因乏术而积年不获。来年再研讨时,老探曾以专家身份往。

老探细研案情及现场后,偕助手由股市起,循母者归家路或走或车、再进院登楼、再开锁入室。以上踏勘,老探均瞩助手拟尾随态跟之。

老探再详询三死者诸样情况知:现场乃所死母者与前夫旧居,现遗一双儿女居,其与前夫均各居新家多年矣。前夫一去再不复返,唯母者不时归旧居探视以亲近女、儿。

是夜,老探不予人语,唯与电脑做指谈。助手终不耐,诺诺询之。

老探叹曰:此案未破,系有司未勘破“灯下黑”所致;惜案发已久,破案良机尽失也!

助手:求教。

老探:凶手当识母者;当略知母者婚变及与女、儿平日出入行状。该凶应系案发家属楼内居者,直就是西单元居者,甚就是六楼、七楼居民者。

助手:然。那日随老师自股市至现场后,学生即有此悟:入室而抢之,不识母者之徒不敢为,略知其家况之徒才能做此案。学生还以为,凶手敢于正午入室逞凶,应误判只母者一人归家,而未料其女之男友、其子均在。故,杀母者是必为之;杀二男者是不得不为之也。

老探:余君所见同。

助手再:不解老师何下凶手即西单元居者之断语?

老探:君那日尾随余拟凶手态,君以为凶手当如何是好?

助手:于股市、公车、街道尾之,距远为宜、以母者不觉为宜;入院亦可远随、登楼亦可有距。但当母者启扉之时时必须近在咫尺,以图扉启即拥其入室。若此,罪行才可施。反,母者启扉入室闭户只刹那间事,凶手距之稍远当无所为,本案必不会发。

老探:然!余以为:凶手欲图母者启扉即拥其入室之良机,至迟要待母者登至四楼半即需近其身而行。若同登楼者面孔陌生又贴身而行,母者必惊诧甚至于发声响亮。凶手,母者亦应识,故见其相随登楼才无分毫戒心。余想象:凶手与母者在楼梯间当还有搭讪拉话之状。才使凶恶隐至最后,致母者更为不备。

助手:吾了然至彻也!凶手当居六、七层。若此,母者启扉之际,凶手处身后,才不为母者疑。凶手据地利之便,得发迅捷之势。才一蹴而就,一击而中。连下杀手,一气呵成。当日,西单元有十数居者各自在家。若此大案进行时,却无一人闻异响声唤,盖缘由于此也。

老探:还有迹象可证我等以上推论。现场三尸刀创合计四十余处,现场堪如血海,凶手身上必也血迹斑斑。但,母之女证:案发后清点家产,未见有任何衣物失;现场勘查证:案发现场亦无任何抛弃之血衣。可见凶手案后未更衣;遍访现场周边,也无任何有着血衣者出没之线索。如此种种岂不怪哉!再设:凶手当时系层衣在身,杀人后脱去外层血衣离去?

助手:如此亦怪。案发日正值夏至,如此酷暑,何人会层衣加身?

老探:如此,难道凶手有隐身大法,可以来去无踪?

助手:唯有一解:凶手出现场门即入家门,才可遁形于无影中!

老探:确。凶手系距现场咫尺之人!

助手踊跃:如此破案不难,老师何言良机尽失?

老探默然良久:此案铁证只两件:附血之凶器、沁血之衣物。另,被害两男与凶均有生死搏,凶手恐也难做全身退,当以有伤在体。此也系确证。但,案发至今已年余,何器不销?何物不灭?何伤不愈?两年之时,凶手心防早已锻炼如铁,断难审获口供;再,便使力撬开铁嘴打碎钢牙,我辈又以何证佐之?法官又以何证物定罪之量刑之?

助手沉吟有时:便如此,以上见解也应说与有司。

老探:说与不说,均于破案无益。说,更恐惹扒粪之嫌,甚或引出无数故事,岂不更加淘气。

助手以拳击掌:一案三命,沉冤不雪。真真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可恨卖柑者之说竟屡屡言中。

老探:此案目下难破,也系凶手气数未尽。但,冤魂不远,法网不漏;人力不及,天谴必至。余唯有记下你我今日思想,留待他日鉴证之!

办案实录之陈年三命案 二维码相关阅读
办案实录之工厂纵火案
办案实录之鬼迷心窍
办案实录之王小链的故事
办案实录之计诱漏网之鱼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