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66期]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 八月 19,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8月19日。2011年的今天,陕西省委政法委书记宋洪武召集部下开会,他在会上表示,检察机关不仅要办好大案要案,更要关注和群众切身利益相关的“小案”,要使执法过程成为赢得人心、增强群众幸福感的过程。(970期之4)

[1]人治

在8月19日晚播出的陕西版《新闻联播》中,陕西省省委通报对一大波干部的处分决定。在报道中,这一大波干部被处罚的依据是,“陕西省委常委会听取了省纪委关于西安市有关领导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的调查报告,决定对相关人员给予严肃处理”。

更具体地看,省委是这么认为的:“在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深入开展期间,西安市少数领导干部律己不严,我行我素,仍然组织和参加吃请聚会活动,且个别干部‘赶场聚会’,酗酒行为不雅,尽管是自费聚会,但对干部队伍造成不良影响和后果。”

在谷歌新闻中搜索“中央八项规定”,可以看到大陆各地纪委以“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为依据,做出的调查汇报和处罚通报。在官员纷纷落马的大戏中,你们还记得“八项规定”是哪儿来的吗?嗯,是五行缺爹的网友们的习大大,在2012年底的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的。总书记金口玉牙,提出一个规定,就跟立法一个效果了,在这一轮儿教育家奴的运动中,让家奴们人人自危,避之不及。

[2]小道消息

不管咋说,对干部的任免,毕竟是贵党的家事。这些干部既然甘愿加入贵党一起共产,那自然要承受贵党内人治带来的后果。下面,还是从党务回到行政上吧,我们先看看这一大波“律己不严、我行我素”的,都有哪些干部:

  • 给予史伟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其雁塔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职务,调离组织部,另行安排不涉及组织人事的工作;
  • 给予西安市公租房建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董新良、雁塔区小寨街道党工委书记张华君、雁塔区财政局局长柳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 给予西安建工集团副总经理张效智、西安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计财处处长谢元林、雁塔区城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王军朝党内警告处分;
  • 给予西安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苏俊良党内警告处分,调离组织部;
  • 对负责调查工作的市委组织部的人员调离组织部门,对雁塔区委调查组多次调查不深入、不真实,由西安市委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
  • 对西安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钟健能进行诫勉谈话;
  • 免去李德文雁塔区委书记职务,调离岗位,另行安排其他行政工作。

在这次省委的通报中,雁塔区是个“重灾区”。坊间传闻称,雁塔区这帮人被“调离”是因为今年4月份在烤肉摊酒后打架。原因不会这么简单,雁塔区区委书记是副厅级,那在本地也是呼风唤雨的,打个架就能被撸了?只怕是借着中央巡视组的东风,被人在背后搞了吧!但这搞相真是低劣,摆在台面上的理由牵强附会。比如酒后斗殴的事儿吧,很多人都知道,可四月至今都没公布调查结果,现在拿“酗酒行为不雅”就草草地带过了。习近平的“八项规定”,在“需要的时候”,可是比《治安处罚条例》都管用啊!

还有“自费聚会”这种自黑的理由也拿出来了,即使在你党党内,也没有明文指出自费活动有何不妥吧?如果盖“八项规定”的大帽子,那真是不分“党纪国法”了,你党会议上提出的规定,还能在行政上当法律使?这尼玛到底是依法治国,还是皇权专制啊。

[3]“陕AT”脾气大

出租车聚集

19日凌晨,多名网友称,在西稍门十字有大辆出租车聚集。“@AviAtor-”称,一外地车辆司机酒驾,与一辆西安本地出租车刮擦后,出手打了出租车司机,导致近百辆出租车司机停运聚集在此。另外,现场一辆“豫C”牌照的斯巴鲁牌轿车被砸,事发后有阿Sir赶到现场。据“@跑出似水流年”说:“喝酒是谣言。多亏警察叔叔来的早,要不再晚一会,那俩人不死就得重伤。俩怂河南人开始打电话还上人呢,最后躲在警车里跟孙子差不多。”截至本期e报发布,尚无官方或媒体消息公布事件详情。

此事在微博里的评论令人胆战心惊,有人搞地域攻击,有人搞民族主义,有人要杀了司机,有人要熔化了“豫C”日本车,把钢水泼向司机和其家人…这些元素,都是能让西安城里的傻逼团结一致的G点。每每这种时候,跳出来的傻逼总是自动屏蔽事情原委,欲杀之而后快。以暴制暴,并没有什么值得西安人“骄傲”的。

[4]大众舞厅

19日的《华商报》发表了一篇署名为“佘晖”的报道,题为《西安大众舞厅“生态”调查》,报道称,大众舞厅行业如今“生意兴旺”,大型舞厅的门票收入每天就有两三万元。报道引用服务人员的话称,“有些人来舞厅就是为解决需求来的”,暗示大众舞厅内提供色情服务。这篇报道还蛋疼地梳理了舞厅里提供服务的“女客”的组成,“大多数女客来自陕西省内,其中以陕南居多;外省的则来自四川、湖北、河南、甘肃等地,人数最多的是东北”。

在报道中被点名的有:西门外的“康桥舞厅”和“万紫千红大舞厅”,名声在外、离市公安局不远的“火凤凰舞厅”,鱼化寨城中村“金孔雀舞厅”,纬什街“萃园舞厅”等等。这篇报道的记者用心良苦了,至少明察暗访了近10家舞厅,采访了女客、介绍了女客背后的故事,还找到一名“单纯想去舞厅跳舞”的外地游客…这些舞厅,不过是给底层人民提供一个廉价的泄欲场所,《华商报》这么用心的做,真是“闲(han)人写的闲(han)报道给闲(han)人看”。你怎么不挖一挖,西大街上的“火凤凰”为啥能在西安市公安局眼皮儿底下,屹立多年不倒呢?

[5]踢皮球

@刘小样Luciya”说:“8月17日,我被网络兼职骗了13800元。当晚去西关派出所报案,民警不受理,我打110投诉才做笔录。18日早,我去莲湖分局,分局让我去刑侦局,刑侦局让去刑警大队,刑警大队又踢回给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说,他把案子移交给派出所刑警,他不管了,但刑警明天才上班…”

华商网跟进报道了此事,报道称,当时受案的民警说:“自己只是说这个案子破案难度大,需要市局乃至省公安厅的协助,并没有说案子破不了。”而莲湖分局工作人员也表示,可能是受案民警说案件复杂,需要与市局刑侦局共同协调办案。反正我是不信,但总而言之,经过一系列折腾,此案终于成功立案了。

[6]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再来欣赏一个警方秀创意的。“@_诗人为了大海放弃了一切”的男朋友,从赣州被骗入西安的传销组织。她8月17日拨打了029110报警,对面的阿Sir说:“要有具体位置才给你出警。”她说:“不知道具体位置怎么办?”阿Sir说:“办法是人想出来的。”这位网友表示,打投诉热线好容易接通,抱怨了句怎么才接电话,对方说“我忙去了不行啊”。

[7]为啥不带身份证

19号一早,“@萧余恨”带着新婚的妻子回西安,同行四人,三个人买了火车票,妻子没带身份证无法购买。他说:“车站人员告知可以办临时身份证,但渭南火车站办临时身份证的应急窗口半小时都没开,导致我们错过回西安的火车。”

微博上平均智商日益降低的网友,纷纷将矛头指向了他妻子,嘲讽“为啥不带身份证”。“@9527注册被人捷足先登”教育这些傻逼说:“临时窗口就是为了应对各种证件不全的,如果大家都记性那么好,这个窗口还设立有个屁用?”投稿人“@萧余恨”补充说:“我刚过去时,有售票员说『那柜台本来就没人』。期间有工作人员匆匆过来给一个人办手续,办完手续又『暂停服务』了。”

[8]神秘电话

陕台的“@mirror虎”给“@在西安”推荐了一条“@凤凰第一播报”所发的微博,称“陕西三原的高女士的爱车失踪7年,近日发现车停放在泾阳县的一家修理厂门前出售,高女士向泾阳县110报警。接警民警赶到现场后做笔录没多久,一位民警便接到了神秘电话,随后态度突变,声称『管不了』。”车丢了7年,失主自己找到了,你们还不管。虎记者,这事你管不?

[9]傻子不够用了

三秦都市报》报道:7月初,22岁小张通过某约炮利器认识了一自称是电视台的男子吴某,吴某谎称正在为一剧组选演员、有内部关系,于是将小张成功骗财又骗色。经西安警方调查,吴某原名忽某,28岁,陕西合阳人,因为通过这种方式可财色双收,于是他就化名专骗陌生女孩。

[10]藏私房钱的后果

家住西安市长安区的李先生,将半年来偷偷攒的13000元“私房钱”藏在了一双鞋里,想隐瞒媳妇搭个小灶。没想到的是,他媳妇阴差阳错地把装钱的鞋子当垃圾给扔了。得知此事,他赶紧去垃圾堆里翻,等他找到私房钱时,钱都成灰了。悲催的李先生到银行兑换,但是,由于“钱币烧毁过于严重无法辨别”,他最终只能自认倒霉了。

[西安e报:206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05期]K165上真的没死人吗
[西安e报:970期]消失的家
[西安e报:1336]夏天的十个瞬间(Ⅶ)
[西安e报:1701期]省政府里的皮包公司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