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70期]慈善何必苦大仇深

@ 八月 23,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8月23日。1946年的今天,余秋雨出生。1950年的今天,谭咏麟出生。这两人除了生日一样之外,都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对某个领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8月23日是个挺神奇的日子。

[本周公共话题]冰桶挑战

2013年10月26日,一个微博ID为“@陕西渐冻人关爱互助协会”的微博账号在发布了12点59分的微博之后,停止了更新,放弃了微博这个社交媒体。运营它的人没有想到,时隔不到一年,“渐冻人”这种病就在全球变得广为人知,而原因仅仅是一项名为“冰桶挑战”的活动。

“冰桶挑战”最早起源于2014年6月,这个舶来品的规则是这样的:人们将一桶冰水从自己头上淋下的过程拍成视频,并上传到twitter、Instagram、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然后向3个朋友发起挑战,对方必须要24小时之内做同样的事情,否则就捐100美元用于ALS研究(就是渐冻人症研究),当然不少人既接受了挑战,也捐了钱。

有好事者计算,按照这个挑战程序,从发起人到全球人尽皆知,只需要22天。事实上,确实是这样的,从上周开始一直到本周,“冰桶挑战”都是红朝推特——微博上最火的活动。火到什么程度呢?

  • 8月20日,沉寂了近一年的“@陕西渐冻人关爱互助协会”重新开始更新。
  • 8月20日,目前风头正盛的“澎湃新闻”刊登了与渐冻症默默抗争了5年的西安“渐冻人”张红的书的节选片段…
  • 8月21日,大西安出现了“ALS冰桶挑战赛”,50多名志愿者参加了这个活动…
  • 8月22日左右,本地媒体陆续刊登相关文章,至此我们终于知道了大陕西“渐冻人”的粗略数字是2000,而临床登记只有200人,而大西安每年增加百余名患者

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这项活动太肤浅,比如一位我特别尊敬的老师就说:“…捐钱不是比浇冰更能帮助那些需要的人吗?”这就是我用“@陕西渐冻人关爱互助协会”开头的原因。这个账号注册于2013年3月27日,其简介中写着“全国首家由民政部门批复成立的专业渐冻人关爱互助组织”,到2013年10月26日,在这200多天里,该账号总共发布了45条微博。可以说,在利用新媒体为渐冻症服务的过程中,陕西渐冻人关爱互助协会完败。

现在,让我们做一下科普:渐冻人症的学名叫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缩写ALS),中文名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是运动神经元病的一种。临床上常表现为上、下运动神经元合并受损的混合性瘫痪。病因暂且不明,目前发病率大概是每10万中两人。诊断后平均生存期3-5年。有一半活过3年。美国有20%存活5年以上,10%存活10年以上。关于此病,唯一批准的药riluzole也只能延长几个月的寿命。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绝症,也是一种罕见症。从人的本性来说,人是自私的,并不关心他人,所以孔子说“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但是人又是眼球动物。“冰桶挑战”作为一种秀,既好玩又酷,成功地吸引了大批娱乐界、政界、商界明星的参与,有了明星,自然不缺关注度。

很多人因为讨厌“作秀”,因而反对这项活动,而事实是:如果不是这项活动,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这种病的存在;如果不是这项活动,我不会在【西安e报(微博版)】搜索“渐冻人”三个字,就不会发现【西安e报(微博版)】曾在2011年推荐过一个ID名为“@渐冻人小丫-西安”的账号(后来改名“@渐冻人小丫-语果”),这个账号的所有人是一个出生于1981年的西安姑娘,账号的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2014年8月15日,据“运动神经元病家园论坛”的网友透露,8月16日这个姑娘去世了。

截图

我翻了翻这个姑娘的微博,她的微博简介写的是“希望上天怜惜,怜惜,我受够了——”;她不能打字,上网用的是头控仪;8月14日她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骨瘦如柴的腹部,肚子上插着一根细管,针对这张图,她说:“下图是我的肚皮,管子是胃造瘘手术留下的,也是我的第二嘴,所有食物都要靠它进入我的身体。”

这个微博可能是这个名叫小丫的姑娘唯一留下的东西了,随着“冰桶挑战”的火爆,很多网友知道了她,专门前往她的微博,为她点蜡、难过…

这大概就是“冰桶挑战”的意义,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这种罕见病,发现那些渐冻人,倾听他们的声音,了解他们的痛苦,明白自己的幸运,理解“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并非文学上的夸张…对于那些渐冻人患者以及家属来说,这是一种慰藉。这才是慈善真正的意义。

至于“冰桶挑战”对于红朝的意义,也许是慈善未必就要苦大仇深、煽情落泪,好玩有趣的形式也许更能唤起公众的热情。

[本周公共事件]华商报打在夏威夷的七寸上

对于大西安的媒体圈来说,本周最火的不是“冰桶挑战”,而是华商报与长安区夏威夷水上王国的PK(2068期之12069期之1)。仅仅三天时间,《华商报》用了两个整版,就让长安区关停了夏威夷水上王国。在纸媒衰落的今天,《华商报》硬起来还能这么有效,让人有一种影响力仍在的感觉。其实这都是错觉,《华商报》这一仗打得这么漂亮,乃是其善用博弈的结果。

首先,请各位明白大环境:此时庆丰帝正在老虎苍蝇一起打,且心狠手辣,而中央巡视组正驻扎在大西安当年为老毛修的丈八宾馆内(2053期之12061期之4对话(248):乘凉的人)…

其次,雁塔区一批干部刚刚因为一顿烤肉而被处理(2066期之1、22067期之1),且不论内幕到底如何,用黑话来说属于风紧时刻。

最后,《华商报》打到了七寸:在报道中指责夏威夷水上王国占用“基本农田”。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指控,不说长安区,就是西安市也承受不起。为什么这么说呢?请继续看下去。

大家都知道,红朝的农村耕地分为基本农田和一般农田两种,一般农田很容易转为建设用地,基本农田则很难转。按照我朝的法律法规,征用、占用超过5亩以上的基本农田,是需要到国务院报批的,而且现在很难批,除非是省级重点项目。

接下来让我们来阅读一段来自8月22日《华商报》整版报道的文字:

“昨(8月21日)日下午,西安市国土资源局一位知情人士在电话里告诉华商报记者,夏威夷水上王国所占土地不是建设用地。如果是建设用地,投资方既然能投资2个亿,早就办完用地手续了。‘现在基本农田变建设用地太难了,这么多的亩数国土资源厅都不一定有权批。’

该人士还提醒记者,‘建设用地是不会给村民付租金的,都是给国家缴纳土地出让金。’”

假设这位知情人士说的是真的,即夏威夷水上王国占用的是基本农田,还是100多亩基本农田,那可够得上国土部督察的大案,届时一旦行政问责…这就是长安区那么快放弃夏威夷水上王国,魏书记民洲先生、董市长军先生连夜发出指示要求严肃调查的原因。

此役再次证明了一个真理:在某些时候,笔杆子要比拳头有效的多,只要点在了七寸上。

注:本条属一家之言,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周财经]水上乐园很赚钱

大西安有两个水上乐园,一个叫夏威夷,另一个叫迪比斯。夏威夷被《华商报》爆菊之后,坊间传言这两家水上乐园是一个老板,“澎湃新闻”的记者“@王小二不贰”为此做了一番调查,发现:迪比斯欢乐水世界是陕西沣河水上生态度假村有限公司投建的。而沣河水上度假公司有两个法人股东,其中西安秦岭生态保护有限公司占股30%,秦岭生态保护公司法定代表人和红星,和红星是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秦岭生态保护公司注册资金8亿元,市财政出资2亿元。

如果说东北人开的夏威夷是强龙,那么迪比斯就是地头蛇。作为我朝嗅觉最发达的资本,强龙和地头蛇一起看上水上乐园这种项目,那么只说明了一个道理:水上项目现在很赚钱。有小道消息称:一个水上项目,投资只需要8000万,虽说是看天吃饭,但一年就能收回效益。

[本周视频]钮承泽的挑战

很久没写周末版e报了,一直找不到状态,本期e报就到这里打住吧。最后来看看台湾导演钮承泽的“冰桶挑战”视频(短链接:http://goo.gl/rMLk9N),钮承泽的爸爸就是一名ALS患者(即渐冻人),所以钮承泽的挑战视频特别深情,尤其是当他淋了冰水之后,顶着寒颤说出的那些话…

[西安e报:207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09期]东大街出了个裸奔哥
[西安e报:974期]名不副实的听证会
[西安e报:1340期]看不起病 救不起命
[西安e报:1705期]新玛特退出西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