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73期]大雁斜塔

@ 八月 26,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8月26日。2012年的今天,在延安境内的包茂高速公路上,一辆车牌号为蒙AK1475的双层卧辅客车和一辆车牌号为“豫RHD6962”的罐车(装有甲醇)追尾,并致两车起火,事故造成36人死亡,仅有3人生还(1343期之导语)。这次事故可能大家已经忘记了,但是肯定记得“表哥”杨达才(1709之41712期之11713期之公共事件),他就是因为在这次车祸现场“面露微笑”而落马的。

[1]火速出击

接着上一期的【西安e报】说,阿房路南段有个“红灯区一条街”,公安莲湖分局枣园派出所的警车停在门口都不影响人家做生意(2072期之10)。这里,本来是警民友好一家亲的局面,揽客的女郎仿佛让人穿越到了阿姆斯特丹。但是经过《都市快报》一报道,这里的平静还是被打破了。上期e报就预言,不出几天这儿就会被警方火速打击掉。果不其然,在报道后,枣园派出所就连夜火速出击了

在报道中,警察和记者“都很惊讶”,惊讶于这些“色情门店”里犹如地道般蜿蜒的通道。话说陕台记者干这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哪个妓院里不是蜿蜒曲折,装什么外宾呀!警方表示,一直在想尽办法打击,而这些色情门店始终在和警方打游击。民警雷立峰很委屈,他说,这儿地理环境特殊,我们一来他们就关门了。

对于游击战,“正规军”总是疲于应付的。可为啥带上记者,就一抓一个准儿了?莫非记者自带探路光环,给民警加上了扫黄Buff?

[2]小寨散人

公审
民警带主要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商户们拍手称快 by 西部网

西部网报道,在西安东小寨村,有一伙儿“社会闲散人员”,他们长年累月在此收取保护费,商户不从就会遭到恐吓、殴打。8月25日,公安雁塔分局小寨路派出所联合雁塔刑侦大队,打掉了该团伙,将9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26日,警方带着主要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报道称“商户们拍手称快”。

请看上图,警方在未对嫌疑人们进行保护的情况下,就拉着他们上街“指认现场”。在西部网的报道中,不仅没有对嫌疑人们的面部做出处理,更是助纣为虐,将“游街”写成“指认现场”,对嫌疑人们的基本权利造成了二次侵害。都21世纪了,这就是西安警方和官媒的水平。

[3]大雁斜塔

三秦都市报》报道称,在25日的“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动员会”上,副省长祝列克透露,据近期勘探结果来看,西安市大雁塔在原倾斜基础上倾斜速率进一步加大。报道称,陕西省地下水开采情况严重,对部分城市建筑造成很大影响。

早在2011年《人民日报》就报道说,地下水超采,加速了大雁塔的倾斜。从1997年起,大雁塔塔身停止倾斜,当时倾斜了约1000毫米,正以平均每年1毫米的速度回弹。更早的是中广网2009年的报道,当时的数据是,回弹尚需千年…如今,地下水又开始超采了,再过千年也未必能自然复位了。

[4]广场活动的通牒要来了

大爷大妈的占领广场运动,可能要受到官方控制了。6月24日,西安市法制办发布了一个《西安市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条例(草案)》意见稿,提出了对广场舞等扰民活动罚款(2011期之4对话:抽陀螺的人)。不过,当时法制办只写了个广场舞“等”,完全没提吓人又可能伤人的抽陀螺。在8月25日,这个草案终于明确了,诸如广场舞、抽陀螺、甩鞭子等行为艺术,如果严重干扰周围环境,将由公安机关和城管执法部门责令整改,给予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对单位处罚500元,对个人处罚200元。

目测,这个条例通过市人大实施之后,会出现老大爷、老大妈与环保局、派出所、城管,甚至物业公司多方扯皮的局面。还想从大爷大妈那儿罚款,谁知道到时候闹出啥幺蛾子,拭目以待吧!

[5]军训猝死

26日晚,《都市快报》报道了一起25日中午中学生军训猝死的消息。报道说,25日11点多,在长安区滦镇“西安市中小学校外实践活动基地”,一名新生在做列队静止动作训练时突然晕倒,口吐白沫。滦镇警方说,事发后,现场教员立即采取了急救措施,将孩子报道了医务室。发现病情越来越糟之后,拨打了120急救。但是,孩子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就已经死亡了,死因为猝死。而面对采访,这个活动基地的门卫还三缄其口,并不愿承认死人了。据警方透露,出事的男孩今年十五、六岁,是西安中学的高一新生,教员没有体罚学生的行为。目前,孩子家人正在协商料理孩子后事。

在天朝,军训就是洗脑培养集体主义的,个人利益在集体面前都成了个屁。希望这次湖南那边教官殴打师生的事情,能给军训这种脑残活动带来些改变。

[6]6年免检

“6年免检”指的是:6年以内,非营运轿车和其他小型、微型载客汽车的免检制度。6年免检将于9月1日起试行,26日西安交警车管所公布了试行要求和受理地点(详情请戳链接)。这个政策在现有制度下,的确是便利了(虽然现在的车检本来就是揩油的),不过还是有不少吐槽的,其中质疑声最强的是“面包车不免检”,但在目前的报道里还没有解答。

[7]书记诱奸亲属

有网友在西部网“陕西论坛”里发帖,称“长庆油田采油四厂一作业区以前的书记李某某,以安排工作为由,与亲属发生不正当关系。还利用自己是作业区党总支书记,负责人事和综合治理的机会,安插其哥哥李某某在57-19看井,纵容其盗卖原油,此事在作业区众人皆知”。

这个李某某书记否认了该举报,他说:“我哥是通过正常渠道招聘进去的,我走了之后,因为这个举报辞职了。对于反映盗卖原油的问题,厂里的纪检科也调查过,都是没有的。”长庆油田采油四厂表示,这是个人的事情,厂里没法介入,无法调查。可能是诬陷,希望媒体不要关注。长庆油田的纪委称,“不知道有此事,采油四厂没有上报过。”

既然被举报出来了,只怕长庆现在的调查手段难以服众了。因为,自己查自己的书记,结果不中立;面对媒体,采油厂宁可逃避也不愿澄清;长庆纪委的说辞,没有上报就等于没有啦?不知道这事儿还继续查不,我想知道李某某书记到底跟亲属发生关系没有?

[8]点儿背到家

这个小偷背到家了!8月24日凌晨4点半左右,在陕棉十一厂附近,一个小偷爬进了一名白班出租车司机的家里偷盗,被发现后,小偷爬窗而出。这个白班司机火速call了夜班司机,让他到小区门口抓小偷。夜班司机跟小偷撞了个正着,夜班司机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小偷去哪儿,小偷说去张家堡,于是夜班司机就拉上了他。小偷坐定,夜班司机又call白班司机,两人一起把这个点儿背的小偷扭送到了派出所。

[9]求包养

20岁出头的西安女娃小朱想过点清闲的日子,于是便在网上发帖“求包养”。随后,万某看到了这个帖子,就告诉她能帮她找到北京的“客户”,每年出40万包养她。后来,万某先后四次让小朱汇了近两万元“保证金”。小朱发现有问题了,才想起来报警。今年7月,万某归案,8月25日,万某涉嫌诈骗被逮捕。

[10]回渭

这是西北政法的学生们为渭南拍摄的回乡题材的微电影《回渭》。我们为了追逐理想,可以只身来到陌生的城市奋力拼搏,无所畏惧,但不管走多远,我们都会在心底惦念着一座城市——故乡。你有多久没回家?有多久没给家人打一个电话?(via:@留画工作室,视频链接:http://goo.gl/VF24WZ )

[西安e报:2073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12期]以后该咋出门
[西安e报:977期]经适房的冷笑话
[西安e报:1343期]嚣张的军车
[西安e报:1708期]我骂得你骂不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