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249):我为什么脾气越来越差

@ 八月 30, 2014

时间:2014年8月30日

地点:东门

人物:外地来陕务工人员张先生

对话人:长生

:最近忙啥呢?

:不是快到中秋了吗,正打算请几天年假,和中秋假一起,回家多住几天。

:你家在哪呢?

:浙江的。我这属于正经的外地来陕务工人员,要不是陕西人钱好挣,我才不在这地方待呢。

:陕西人钱咋好挣了?

:你没发现在陕西的四川人,湖南人,河南人特别多吗。河南人是因为历史原因到了陕西,这就不多说了。四川人和湖南人都是特别能吃苦的人,在陕西有些生意根本没人做,所以人家来了,也把钱挣了。

:哈哈,你这么一说,很多在西安的地图炮就要向你开炮了。

:我知道啊,有这样的人,大意无非就是,壮哉我大西安,你不喜欢就滚之类的。说实话懒得理这些人。就跟你看到有人蹲在路边吃大便,你只能同情他,但根本阻止不了他们。脑残也有脑残胡喷的权利,是吧。

地图炮
网上广泛流传的地图炮

:哎,我几年前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挺斯文的啊,咋这两年啥话都学会了。

:被逼的呗。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怎么讲?

:给你举最近我遇到的几个例子就知道了。肯德基是外企吧,有自己的一套流程标准吧,在别的地方不敢说,在西安就变了味。上周六我在东门外的一家吃饭,前面是一个穿着工服的员工,带着自己的孩子在点餐,手里攥着一把代金券。我没觉得用代金券有什么问题,也可能是人家发的,这都没问题。

:那问题是啥?

:当时是中午12点10分,都是排队等着吃饭的人,我是排在第二的,后面起码还有十几号人,居然只开这一个窗口。点餐的呢,看到自己同事点餐,还在聊着工作八卦,谈笑风生,还不忘问孩子学习咋样。最后点了一堆,鸡翅呢,一对就有4个,小包薯条半个餐盘都端不完。

:人家这沾点光没问题吧。

:行,这也不算啥问题。最后孩子端着盘子去厨房吃了,这就有点过分了吧。他妈说是怕经理还是什么的看见。然后轮到我点餐了,我说要一个老北京套餐,蹭蹭蹭把薯条可乐和老北京上来了,说29元。我纳闷了,问,套餐不是15吗?对面说,你也不看看今天是星期几?工作日套餐,今天是工作日吗?

:哈哈,那你自己记错了呗。

:我当时火就大了,倒不是差这14块钱。首先说这话是什么态度?再说你知道今天是星期六,我要老北京套餐,你既然没有套餐,为什么还要给把套餐内容都算单点了?可能我原来就不爱吃薯条呢,但套餐里有,我也就算了。我既然能单点,我为啥还要薯条呢是不是?

:那咋办?

:忍了呗。我觉得我原来是好脾气,但是和陕西人打交道之后,脾气真的越来越坏了。

:忍一忍风平浪静嘛。

:狗屁。前两天我打车去红十字会巷什么的地方,因为之前也没去过,就跟师傅说了地方,估计师傅也没去过。结果到了巷子里头,我才发现这是个卖海鲜的地方,很多货车都在巷子里挤着,小车很难过去。

:司机开始对你逼逼了吧?

:对啊,就说,哎,真难走,你咋让我来这呢。哎,真难走,哎,麻痹。

:你忍了?

:我原来是想忍啊,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把司机骂了了一顿,我说你妈了个逼的,我要是知道这么难走能让你进来吗,你在这逼逼逼骂谁呢,我之前来过吗?来过吗?来过吗?你妈了个逼!

:司机没揍你?

:司机楞了,可能没觉得我会这么暴躁吧,看我快跳起来了,他态度倒好了。唉,真是欺软怕硬。

:很好,你已经掌握了在陕西生活的要诀。

:唉,陕西钱不多,人倒挺傻,再干几年我也打算换个地方啊。

:很好,准备好被网上的键盘侠喷了吗?

:哈哈,让他们吃屎去吧。

对话(249) 二维码相关阅读
对话(218):卖早点的河南人
对话(176):烫菜夫妻档
对话(206):陕西美食不咋地
对话(177):我要逃离西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