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Peter Smedley致敬

@ 八月 31, 2014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青春没什么了不起》。】

Peter Smedley是谁?

他出生在英格兰,年轻的时候跑到南非,成了一名飞行员,在整个南非大陆的上空开一种只搭载了一个引擎的飞机。后来他回到家乡,开始做豌豆等蔬果生意,后来将其最大的一个果园改造成了酒店,做起来了酒店生意,顺理成章,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在1977年,他结婚了,现在女儿已经20岁了。

Peter Smedley

后来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得了运动神经僵死症,英文名是Motor Neuron Disease,也就是目前全球为之狂欢的“渐冻症”,他为此做了很多研究,知道这种病目前没有什么药物能够治疗,从四肢开始麻痹开始,到食物难以下咽,最后到呼吸都无法进行,到最后自己算是憋死自己,他知道这种死法的残酷和恐怖。于是决定选择安乐死。

后来BBC电视台找上了他,决定要拍一部历史上真实记录安乐死的纪录片。他答应了。但是谁都没告诉。他得病的时候就谁都没说,大家都不知道。后来去瑞士选择安乐死的那天,大家才知道。选择安乐死的那天,受邀请的几个朋友到了家里,才知道有BBC电视台的人在那儿。总之,他是那种不愿意让别人担忧的人。能少让他们担心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再后来,我们就看到了这段视频。这个叫做Peter Smedley的银发老头儿,面色红润,笑容和蔼。在一个充满阳光的宅子里面,手握着相伴一生的老伴儿,如每一个平常的清晨一样,在床头与朋友们寒暄。当有人问道,你今天有什么打算的时候,他笑着说:我选择今天去死。那种轻描淡写的态度,让人觉得似乎这件事儿的轻松休闲程度,就犹如去自家后院的果园里摘一篮子草莓似的。

先是吃了胃药,然后一个老女人拿出来了一小杯液体,很郑重严肃地说:“你要知道,明白你现在的行为,喝下这杯液体,你会睡觉,在睡觉的过程中,你的心脏会逐渐停止跳动,你就与我们永别了。”他顿了顿,说了YES。然后接过,不做犹豫地一饮而尽。他笑着说这味道比胃药难喝多了。此时即便这个充满了阳光的房子再明媚动人,却在其中缠绕着一种死的气息。朋友们,在房子的各个角落里,以悲恸的目光看着他,并纷纷走上前来与他握手道别。他一个个的致谢,说着再见,有如即将登上火车远行的旅客。对那种凝重,悲伤的气氛,他不为所动,当然了还有他的老伴儿,一直笑着陪他。他们俩的手握在一起。他说:要一直让我老伴儿握着,几十年我睡觉的时候,都是她抚摸我的手,我才能安然入睡。

后来,咳嗽如炸雷一样响起,老人蜷缩起来,似乎身形小了一圈。屋子里悲恸的气息更加强烈。后来的后来,老人的鼾声逐渐响起,他的头歪向一侧。屋子里有人对他的老伴儿说:好了,你现在可以哭了。

这部视频是女友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出来的。观看时间是晚上的11点左右。当时房子里面漆黑一天,我靠在床头看完,然后躺下望天花板。过了一会儿,那种铺天盖地的绝望和悲伤压倒过来,瞬间泪水如破堤的洪水倾泻而出。我在想,这位老人是以怎样的心态来迎接自己的末日。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这么一天,但我从未见到这么轻描淡写的挥手而去。他在喝下药水的那一刻,没有迟疑。也许是相信科学,理性的头脑告诉自己这是最好的结局。也许是毫无遗憾的过完这一生,感性的心灵告诉自己会去向另外一个更好的国度。总之,那种不明所以,亲眼见证一个生命逝去的过程,让我能觉得,能够活着,真是一件特别值得珍惜的事儿。

你能畅快的呼吸,四肢能够自由的动弹,时不时的大快朵颐,没伴儿的自己可以撸一发射墙上抹纸里,有伴儿的可以享受鱼水之欢顺道练出一副好腹肌。这是多么大的幸福啊。

这个时候任何的装逼都像墙上年久失修的漆皮,纷纷落下。也许我们都应该好好的对待最后剩下的这段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珍惜。

当我看完这个视频,为了证明自己的泪水不是白流,你也知道微信朋友圈里充斥着多少流言谎话,我专门Google了这个视频的出处,查到了老人的真实姓名和生平履历,这样我才敢放心地写出这篇文章。希望这能多多少少让你每天犹如野兽一样的焦躁退去一些,认真的面对自己,问问自己,到底想要怎样的一辈子。

向Peter Smedley致敬 二维码相关阅读
倒掉的三个人
平凡之路
帝王之术
网络是最不该有自由的地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