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087期]政法卖被子

@ 九月 9,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9月9日。今晚9时,北大哲学系教授汤一介去世。1988年,冯友兰、季羡林、梁从诫、汤一介等学者,创建了“中国文化书院”,汤一介出任院长,梁是副院长之一。“@孔狐狸”讲了个八卦,今上去北大,在接见汤一介或杜维明之间衡量了一下,选了汤一介。因为癌症晚期。杜维明团队还很生气。

[1]政法耍流氓

@潘峰在咸阳”向【西安e报(微博版)】反映,孩子到西北政法大学(长安校区)报到,被告知买一套600元的“床上用品”后,把收据交给宿管才能进入宿舍。经过讨价还价,他花300元买了部分物品后才了事。此事曝光后,西法大不少自带干粮的五毛学生出面,替西法大辩护,说并没有“强制购买”一说。

可惜,西法大一点都不给这群自干五学生争气。9日晚,陕台《第一新闻》去实地调查了此事。床上用品销售点的工作人员大言不惭地说:“今年都是强制性的,统一的。”而且,现场的学生和家长,都证实了强制购买这回事儿。还有一名大三学长现身说法,称“学校都是骗人的,他们就是想让他们的被子卖出去。为啥非得买学校的被子,又烂。”另有一名宿舍管理人员透露,他们这栋公寓有98%的学生都购买了。

西法大哪来的勇气公然“强卖”?西法大后勤保障处一姓党的副处长不承认“强制购买”,并搬出来一个教育局的文件:《关于做好2014年学生公寓床上用品质量监督管理的通知》,说担心学生在外面买到黑心棉,于是,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由床上用品公司在他们学校销售。负责销售和开票的都是厂家的人,学校不参与此事

政法的后勤集团可是个“肥差”,这个姓党的副处长以为,拿出来教育厅的文件(戳此浏览文件全文)当挡箭牌就能蒙混过关。其实,这个所谓的“红头文件”,是陕西省质监局、教育厅联合发布的,目的是确保学生床上用品质量。文件就列举了一些“合格供应企业”和“测算价格”,并没有提过“招投标”,也不会傻得跟贵校后勤集团一样,明目张胆地强制购买。

[2]车管所耍流氓

西傻大还忙着赚被子钱的时候,车管所早有了更好的敛财营生。一个匿名网友说:“9月9日一早,我到草滩八路考科目三,将近1000多人候考。在这里,上厕所1块、卫生纸2块。中午休息去食堂吃饭,米饭套餐20元、泡面7元、烤肠3元、纯净水3元…我打算出去找吃的,到了门口才发现,大门紧闭,不允许出去。钱,真好赚。”

比起提心吊胆卖被子的西傻大,车管所这个坐地起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3]贵党耍流氓

@依然是你悦姐”称,9月8日,她欲入住东大街一酒店,都交过钱了,可酒店工作人员看到她身份证上住址一栏写有“新疆阿勒泰”几个字,就将钱退给了她,还说:“有规定不让新疆人入住,你去派出所开证明吧。”

由警方统一部署,各类营业场所对新疆人提高“警惕”,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1899期之21932期之41996期之7)。在贵党孜孜不倦地仇恨引导下,很多人已经完成了由“恐疆”到“仇疆”的心理转变。贵党打出的这一记地图炮,其实非常阴险,一面获取“很多人”的舆论支持,一面将新疆籍人士步步逼上梁山。等他们受不了这种侮辱而爆发之日,就是共匪堂而皇之再来一次“7·5”之时。

[4]老板耍流氓

吴秉麟是一房地产公司老板,他在陕西境内通过“收首付款再跑路”的方式,诈骗了至少3000万元,西安有至少300人上当。除陕西之外,他还在内蒙、宁夏等地,以相同的方式进行了诈骗,被全国12个城市的警方网上通缉。9月8日,包头市公安局称,吴秉麟等10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

他这么能骗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每到一个地方,他的“兴麟公司”便会快速扩张,一年时间,他在西安就有了100多家门店,如此大规模、高调地开店,目的就是吸引客户。为了吸引客户、对付质疑的客户,他们还编了一套“话术手册”,其中收录了各类客户质疑,每个质疑还搭配了多种回答模板。

[5]政府耍流氓

2013年,K606(1653期之1)、K709(1661期之6)两条民营公交线路先后被收归国有。民营公交处境艰难(1587期之2),“国有化”似乎是一条不错的出路。但是,贵党办事,从来都不会是干干净净的。9月9日,920路公交车的车主们在省政府门前进行了维权,也暴露出了“国有化”吃相的难看。


马旭为西安市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

据车主们讲,920路公交车分为两条线,一条到蓝田汤峪,一条到蓝田焦岱。1984年,我们以个体名义开始走这条线路。2008年之后,应政府部门统一安排,我们挂靠在恒丰、恒客、金盾、蓝通四家公司的名下,谁知逐渐被四大公司将经营权和所有权剥削。9号早上,我们无奈之下只能冒雨上街,站在省政府门前等处理。

[6]小学生集体发烧

9月4日,小雁塔小学三年级二班的孩子中午在学校开设的托管班就餐后,当天晚间陆续有至少16名孩子出现持续性高烧,甚至抽搐的现象。截至8号,发烧的孩子们,分别在陕西省人民医院儿童病院和西安市儿童医院感染科接受治疗。截至9号下午,小雁塔小学里共有25名学生在医院进行观察治疗,其中22名住院治疗的学生中7名已经出院,3人在家留观。经医院专家综合诊断,初步认定这是细菌引起的急性消化道感染性疾病。病发原因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7]黑车停得好

火车站那些破事,说来说去也没人管,这还要归功于西安火车站广场管委会的不作为。这个废物部门,这次被一辆黑车卖了。黑车司机把车直接停在管委会门前的停车场,司机人再去拉客。司机说,他们不光赚车费,还有周边景区的提成。去暗访的陕台记者正准备给相关部门反映,黑车一溜烟儿就跑了。这个警惕性,这赚钱的手法,一看就是常年盘踞在火车站的黑车司机,火车站广场管委会难道不认识他们吗?都是“老熟人”了吧。

[8]跳跳跳

这两天西安快赶上富士康了,各种“跳”。上期e报中记录了三起(2086期之1),9号又有“两跳”被披露:

  • 9月8日14时左右,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子从陕西省第二人民医院的住院部6楼跳了下来,之后一直在抢救,截至9月9日仍无最新消息。知情者透露,男子现年22岁,交了个女朋友要结婚,女孩说不买BMW就不嫁。男子与父母吵架后,先是将自己的手砍断,手刚接好,转身又跳楼了。
  • 9月8号中秋节,一70多岁的老者在兴庆公园跳湖自杀,3名小伙子见状合力将老人救了上来。被救上岸后,老人表示,他真的不想活了。他称,自己患有脑梗、糖尿病,实在不想拖累家里人。言语间,老人欲二次跳湖,众人自发形成了一道人墙阻止他走极端。

[9]多语环境

小男孩凯凯2岁了,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了。经过医院检查,娃啥都好好的。医生在和家长谈话中发现,娃的爷爷、奶奶说陕西话,姥姥、姥爷讲上海话,爸爸妈妈操着标准普通话但偶尔还夹着一两句英文。医生认为,家中语言环境复杂,才是凯凯金口难开的原因,这相当于孩子要同时学几门语言。知道了原因就好办了,孩子父母用普通话照顾了娃一个月,娃终于开口说话了。

[10]演唱会

9月7号,羽泉在西安开了演唱会,“嫣_小汐”录下来了三首《难道》、《火柴》以及《飞蛾》,没去成演唱会的朋友可以来感受一下。

[西安e报:208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26期]郭宝成明升暗降
[西安e报:991期]老师们的生存状态
[西安e报:1357期]矫情与死忠
[西安e报:1722期]哪位省长送月饼?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