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此刻即永恒

@ 十月 7, 2014

【感谢作者“@鱼鱼和宝宝”的原创分享,作者曾著文《托体同山阿》。】

爱情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一言道尽的事情了。它像树叶、人类的指纹,多得数也数不清,却各自独一无二。

前段时间看了一部关于爱情的电影《Her》。以替人写信为职的西奥多,将要与深爱的妻子离婚,孤寂苦闷中无意看到一则交友操作系统广告,这个广告,将他带进了和操作系统谈恋爱的新世界。

在电脑上装好操作系统,选好选项,他与“她”的对话开始了。这个由选项生成的她,用0.02秒看完《如何给孩子取名字》,给自己起了名字“萨曼莎”。科学技术的进步,使萨曼莎具有了人类在两性关系里几乎所有的情绪。她会主动打电话给西奥多倾诉,会思念,对“性爱”有快感,恋爱中有烦恼,会吃醋,对西奥多的情绪变化捕捉敏感,善于学习来自书本的经验。除了没有真实的肉体。

可是缺失的真实多重要啊!重要到有很多恋人,即使彼此憎恨,也能因为肉体上太合拍极尽兴而藕断丝连。我有个情商挺高的女朋友,她跟男友谈恋爱用了半年,分手却用了五年。我不止一次说你们在一起得了,她每次都说不,身体舍不得,但灵魂不答应。

海报
海报

西奥多和萨曼莎的爱情在精神上堪称完美。一个每天编织动人的爱情故事写成信给人看,一个比所有的女性人类都要聪明,几秒钟吸收的知识,可能比一个普通女性一生都要多,她的情商高,能够保持氛围随时有趣生动、能够最大程度感知来自对方的爱意。

——别人的爱情故事,揪心的却是我。结局是显然的。操作系统的不唯一,决定了萨曼莎以及她的感情的不唯一,西奥多最终因为跨不过“忠贞”这道坎而选择放弃萨曼莎。

其实即使萨曼莎是唯一且忠贞的,没有两性欢愉的维系,两个并非柏拉图信徒的人,爱情也未必长久。

不过我并不向往长久,人生很短,美妙的爱情也稍纵即逝。我喜欢吸引我目光、引领我快乐的人,而这个人刚好被我遇见,就是幸福。心目中最深情的话,是泰戈尔的一句诗:“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真的置身其中,就只觉时光凝滞,此刻即是永恒了。

“总要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在心中。于是有时疯狂,有时迷惘,有时唱。”筠子的《立秋》里这句歌词,入秋以来一直萦绕在心头,旋律也很悦耳动听。前一句说人生有取舍,后一句道尽青春癫狂。人生虽百态,可每个爱情却仅莅临一次,它值得我们用身心全力付出,同时也使我们有了“对将要随风的疯狂、对长留心中的则唱”这样的洒脱。

《Her》:此刻即永恒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不是她,是一扇窗
要独立,先性解放
弗洛伊德的诅咒
《Sex and the City》:40岁的童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