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孩子懷着挫敗回家

@ 十月 10, 2014

原文首发于苹果日报官方网站,作者“何韵诗”系香港艺人。】

踏進金鐘,最顯眼的並不是名人議員,而是偶而看到席地而坐的媽媽們。昨天跟其中一位聊起來,問她對這次學生運動有甚麼看法,她說:「香港是靠我父母和我們這一代一手一腳捱出來的。今天看到我們的家變成這副景象,本來也認命了,但看到這群孩子這麼勇敢,這麼拼命的為我們找尋一條出路,實在很難不動容。今天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我很驚嘆他們的組織能力,這也讓我很感動,證明我們這一輩教出來的孩子,真的很乖很有質素。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也沒什麼能力,就只好趁星期天放假來這裏坐下來,當給他們鼓勵吧。」

我告訴她,媽媽,妳搞錯了,妳絕對不是沒有能力,妳其實比我們都擁有更大能力。都說「媽媽」是最強的生化武器,一群孩子在衝,為着理想堅持,總會有懷疑自己,疲憊的時候。尤其當外面的世界如此黑暗,那些大人不擇手段地要你們屈服,那份堅持不是單靠坐着便能從空氣中變出來的。在一個九成都是大學生的環境裏,有一位媽媽願意坐下來陪着大家,是最有力的一支強心針,好像在說:「有媽媽在,不用怕」,這份安慰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就像我們為這群孩子製作《撐起雨傘》這首歌時,過程中困難重重,當我們得知Deanie姐(葉德嫻)願意加入,簡直就如從天而降的一顆重量級定心丸,別說孩子們,連明哥和我都瞬間被安撫了。

再說回那位媽媽。她說,在她工作環境裏,意見確實很分歧,上班時老闆要求他們把黃絲帶脫下,她敵不過,也就照做,但放假就選擇來守護孩子,這是她的抗爭方法。我跟她說,這樣就已經夠了。我相信,其實很多香港人都處於這種尷尬。最近常常說的甚麼silent majority,我不能相信全都是站在孩子的對立面,我始終認為香港人的同理心和良知是勝於一切的,只是有時太懶,不去多了解就妄下判斷。

所以,我誠邀所有拿着各種理由責備孩子們的市民,不要只坐在家裡看TVB看一兩個頭條就判他們死刑。我誠邀你們親身來到金鐘街道上,看看你們城市這群孩子。我可以親自帶你們走一圈,看看他們是如何有系統地在場內維持秩序,看看他們如何分派物資,盡力地照顧在場每一個人的安全,讓街道變得比外面更乾淨和平。有時間的話,跟他們聊聊,理解一下他們是不是就如你們所想的那麼無知,受了誰的擺佈,到底為了甚麼抗爭。不過你們要有心理準備,他們清晰有條理的思路會讓對政治依然冷感的你無地自容。他們的懂性和勇敢,讓我們好幾代都望塵莫及。

占中

《撐起雨傘》這首歌,正是為此而生的;不是為佔中,甚至不只是為了「雨傘運動」,而是為了我們這一代的孩子。當中我唱的那句歌詞「站在前方,勇氣驅不散」,後半句一度被改掉,我爭取把它放回來,而且很希望是由自己唱出。正正就是因為我很清楚,勇氣是很容易一拍就散的。尤其當你踏入社會,面對更多的強權,一不小心就會變成現在那些隔岸觀火又認命的成年人。所以孩子們,我要你們記住這一刻,我要你們記住你們在此時此地靠自己雙手建立起來的一切。這是我們歷史上從未見過,完全屬於香港學生的大型運動。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短時間內甚麼都改不了,但同時要有那份沒甚麼是不可能的信念。要知道,在所有最強大的系統背後,都不過是人,而這些大人,不見得比你懂得更多,甚至早就失去了你們心中那份清澈。

現在我排在首位的,不是爭取到甚麼,誰讓步誰得逞,而是到底怎麼讓這些孩子齊齊整整回到家中。但所謂的齊整,不只是身軀上,而必須包括心靈上的健全。外界一直依靠不知哪裏來的謠言,叫他們退叫他們撤,他們哪願意退?而事實證明,就算出動到最德高望重的來勸諭,他們還是不肯退的。更何況,這本來就是極不符合道德邏輯的;現在使用暴力鎮壓,使用暴力去恐嚇威逼大家的明明是政府,為甚麼大家好像默默接受了這份暴力是應該的,然後勸退的不是政府,而是學生?在這群孩子的角度,這是他們人生第一次靠自己雙手爭取到回來的第一個成績,要他們退下,也總要讓他們拿着些甚麼回家,對自己有所交代。若撤退換來的,是讓他們認為這次堅持是白費,是徒勞無功的,這份挫敗將會跟隨他們一生。這是我,作為一個成年人,不能容許的。

勇氣並非與生俱來的,人性本就會傾向恐懼,走向屈服。培育一份勇氣需要對的環境,對的教育,對的激發點。而當以往一直被我們視為一事無成的這群90後,終於在歷史性的這一刻碰撞出如此強大的意志和勇氣,讓整個城市發揮出久違的香港精神,我們必須,是必須,盡全力為他們把這份勇敢保存下來。誰敢來欺負他們,我務必跟你們拼了。


《撑起雨伞》现场版

別讓孩子懷着挫敗回家 二维码相关阅读
卑微得只剩下腦袋
沉默就是纵容
香港正在发生
香港,认命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