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大爹日记补遗

@ 十月 10, 2014

【感谢“@zy撕”的原创分享,本文是《ISIS解放西安斯坦》的同人文。】

西安斯坦解放一个月后。

杜大爹正坐在桌前写日记。上一本日记本写完了之后,不知道被自己扔到哪里了,他不得不从学习班里顺了一本练习本回来。

“学习班办公室里中午十二点就没人,概率高达62.74%。”杜大爹自言自语道,“这才是咱们应该关心的问题。”

窗边走过来一只猫,杜大爹看着猫,猫也看着杜大爹。门外突然有人嚷嚷了起来,杜大爹隐隐约约听到“路灯,挂他路灯”的口号。

杜大爹是个温顺的人,以前从来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他脑内痛苦斗争了一秒,突然炸裂。

“其实,路灯也不是不能挂,关键在于是不是爱国地挂。这样说来,得挂那些发传单闹事的。对,挂他路灯!”

杜大爹想起来前段时间收到几个脸上没痘没毛的小青年,一脸得意地递给他的一张手绘的传单,上面说ISIS摧残妇女,还画了花枝招展的小娘鱼在抹眼泪。

“这叫文化多元,国家战略,你懂个P。”

当时杜大爹指着小年轻,毫不客气地教训道。说完,杜大爹还是气不过,一甩手就打了一个巴掌。他想,这要怪也要怪那个传单上的小娘鱼。“性的张扬,一种大型的attitude,象征着堕落的罂粟花。”学习班上讲过这个。

后来杜大爹还是隐隐觉得当时动手有些不好,不过既然是为了教育年轻人爱国,这也没什么。“对,有些人啊,该扇,我这是为他好,今天不扇他巴掌,明天他说不定就要被挂路灯了。”

“路灯就是国家的巴掌。”杜大爹突然想到这么一句话,这是自己有文学家天赋的明证。

不过今天回想这件事,杜大爹又有了新的想法。

“其实我们小老百姓不懂国家大计,没关心不想关心也不会去关心,所以那些发传单说ISIS摧残妇女的,在我看来和广州特务没什么区别(此处字迹潦草)。”

“要爱国,热爱西安斯坦国不需要理由,今天祖国满月了,作为祖国的子女我真是高兴。”

杜大爹合上了日记本,随手扔到了另一边。窗边的猫凹的一声走了。

杜大爹日记补遗 二维码相关阅读
“爱国主义”带来的是“毁灭”
爱国不爱民就是耍流氓
读《蒙古密码》:怎样看待民族仇恨
请像奥巴马那样和穆斯林对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