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星空遇见路灯

@ 十月 11, 2014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与美狭路相逢》。】

说起来我对这几年新兴的所谓“农家乐”旅游是没什么好感的,无非门前撵鸡屋后看猪,走在乡间田埂上,除了要小心踩进坑里崴到脚,还要留神不要一脚踏在死耗子身上。从大水缸里舀井水洗脸,总不好意思洗个脸就用人家好几盆水,总觉得洗不干净,前几年这个项目刚兴起时,拗不过家人跟着去“乐”了一回,回来皮肤百病丛生,干的地方直起皮,油的地方又冒出五六个疙瘩。

那趟回来后让我还有点怀念且回味了好几天的只有一样东西:星空。

晚上九点多钟站在大门口,完全是无意中一抬头,立刻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动弹不得。从未看到过这么多这么繁这么亮的星星,那些星星简直像是迎面扑进眼睛里一样。天空也仿佛变低了,清清楚楚的银河横跨天空——可怜我这才是第一次真正看清银河。仰着脑袋一直看到脖颈酸痛都舍不得回房睡觉——我实在是不够胆躺在虫蚁横行的地面上,铺上草席也不敢。

回城后夜里专门抬头看过天,看到的星星稀少暗淡,我在乡下看到的星空算一百分的话,城里的星空是铁定不及格的。

星空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十一黄金周又有机会到上回那个村子里玩,据说现在旅游已成当地重要产业。想到那些星星,咬咬牙,豁出去回来多做两次彻底清洁的面膜,就再去一趟吧。

整个白天都玩得心不在焉,一门心思等天黑,吃过晚饭坐在人家炕上看电视,新闻联播结束后急急忙忙窜出门去一抬头,几乎没失望得大叫一声。不是阴天多云没星星,而是村里新安上路灯了。

星星还在,但路灯的光线抢先霸道地照过来,全体星星因而暗淡了起码三度,星空往后直退了十万八千里,星空虽然还是那个星空,也总算还比城里的略微可观,但是,再也没有上次看起来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了。

顿时就地伤感起来,唉,就连这么个看星星的地方都没有了。不是不为农村现代化又迈出一步而为人家高兴,但,真失望,郁闷了一晚上。第二天就没精打采回了家。

有一年,《东方时空》做过一期节目,内容是某少数民族村寨被定为“民族博物馆”,“博物馆”里住着的一村人遂用不上自来水,得很有“民族风情”地背着罐子打水,年轻人不能穿牛仔裤,天天都得把“民族服装”套上身。

当时我还边看电视边发议论:说得好听一点,是维持民族风貌、自然景观,其实,还不就是大伙看腻了霓虹灯,所以不惜长途跋涉来换换口味而已,谁说民族风貌好,谁来住它一年半载试试。

回来以后想起这件事就惭愧得紧,觉得自己实在是五十步笑百步,光想着自己怎么大踏步前进,电脑年年升级,衣裳季季翻新,人家农民伯伯安个路灯我都不乐意。其实,自己也不过是个跑到人家的地方猎奇的看客而已。

又转念一想,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我们,作为科技进步生活方便的代价,不知道除了星空,还损失了什么?到最后,真正的美丽星空,会不会像海市蜃楼一样,成为难得一见的奇观呢?

当星空遇见路灯 二维码相关阅读
镖局的圣诞雪橇
在云端
薄荷之夏
早安面包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