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们,请不要在法庭上忏悔

@ 十月 13, 2014

原文首发于《简书》,作者“边缘思考”。感谢影子的推荐。】

首先得承认,这个标题有点标题党感觉,但我确实有这样说的理由。早上在网易新闻客户端上看到一条新闻,标题是“落马高官受审,半数曾当庭忏悔”。该报道说,近年来受审的副部级以上高官中,只有平西王薄熙来未当庭忏悔,其余的很多高官都在庭上落泪忏悔,就像周星星的电影的台词一样,如果上天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他会摒弃私念,一心为公,把事业做好。说这些忏悔词时,涕泪横流,说的好像真的再给他一次机会,就真的能做到似得。

在我看来,最可笑的是那些他们自陈的堕落理由,基本都是说自己放松了学习与思想警惕,因而辜负了党的多年教育与培养。好吧,我认为,他们在法庭上说的这些堕落理由从情理上是真话,但仔细想想,这个真话背后潜藏的真相未免也太可怕了些。

如果说一个关于堕落是因为对自己思想意识管理不严导致的,那么能做个清官的也只有圣人了吧,因为只有他们能够克服我们人性的弱点,管得好自己的身与心,能够毫不为己、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从这些贪官们的被报道出来的行迹来看,无一例外,他们离圣人的标准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动辄上亿的贪污受贿款项、几个到上百个情妇情人、从自己到家人的各种不法行为,这就是他们的对自己思想意识管理松懈的后果。我们不禁要问,自己既然不能像圣人那样管住自己,那传说中的外在约束呢?关住权力的牢笼在哪里呢?

从这些落马受审的高官各种新闻看,我们当前的官员选拔体制肯定有问题的。一是我们在选人的意识上,依旧有着“人性本善”的思维方式,十几年前,“以德治国”甚至成为了一种治国理念,往往太过于强调与考核官员的道德素养。道德当然是重要的,但是无数的历史经验表明,道德考核是行不通的。在这个意义上,科举制度的历史意义是巨大的,因为它以某种客观的考核标准取代了诸如“举孝廉、九品中正”等官员任用选拔机制,后者被历史证明了只是有利于固化统治集团利益的最好方式而已,当然也加速了他们的灭亡。

二是,关住权力的牢笼还没有打造起来。近来的反腐不可谓不犀利,贪官在周末被秒杀的节奏频频上演,王大大前段时间都说反腐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形成了“官员不敢腐”的氛围。姑且不论王大大说的一定成效又没有真的这么大,从其话语中可以读出的潜台词是,关住权力的牢笼至少还是没有的,只是形成了一种僵持对立的局面,只要一有放松,权力的老虎马上又要下山到处伤人了。

 平西王

在此,我想重点辨析下“权力的牢笼”是个什么东东。一般来说,所谓的牢笼就是建立起一套制度,让权力按照规则运行。这对吗?理论上没错,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这是无效的。我们知道,当今中国法律条文、规章制度已经足够繁多与细致了,但权力在中国悠长的历史中一直很嚣张,从未被关住过。哪里出了问题呢?中国传统社会的那些思想家们好像就没有拿出过什么像样的解决方案,提出的无非就是内圣外王的道德修身那一套,我们现在知道,这从根本上就制度失败的根源,是中国王朝跳脱不出周期循环宿命的诅咒。

既然求诸于己、求诸于内得不到答案,我们比古人幸运的是,可以求助于野、求诸于外。只要眼不瞎,稍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西方社会在整体上确实领先于世界,政治远较于我们天朝更为清明,人民活得也更为有尊严,社会也更具创造力。这一点我们那些贪官是心知肚明的,妻儿老小能出去的就先出去了,中国每年因此流出的财富数额以天文数字计。那么西方社会是如何做到让权力按照规则运行的呢?

肯定不是外国人笨,不懂得投机取巧,不懂得阴奉阳违,更不是外国人比我们中国人逼格要高,节操更牢靠一些。归根究底,是西方社会的人民真正的掌握了权力的命门,西方社会的关住权力的牢笼不是空洞洞的制度条文,而是一张张选票、一份份报纸、一双双眼睛与一张张嘴巴,是自由的言说、民主的权利、平等的观念与真正的宪政。

如果没有上述的条件,权力凭什么要按照那套制定出来的制度运行呢?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绝对的腐败滋养着绝对的权力。可悲的是,我们一方面声称要打造制度的牢笼关住权力,另一方面却在各种喉舌上发表着抵制西方普世价值的言论,将异见分子关起来或者驱逐出去。

为什么平西王不忏悔,是因为他懂得中国自古以来的权力游戏规则——成王败寇,而已。那些在法庭上忏悔的贪官们,只是在哀痛自己个人的倒霉与不幸,我们这些看客可以洗洗睡了,与我何干?

贪官们,请不要在法庭上忏悔 二维码相关阅读
贪官死罪该不该免
我为什么不爱看新闻
政府都有作恶的冲动
删帖生意:一条灰色产业链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