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带来乡愁

@ 十月 14, 2014

【原标题《寻味》,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洋”的有理》。】

味觉和嗅觉是潜伏在我们身体里的精灵。味觉和嗅觉属于化学感觉的范畴,20世纪50年代以前,学术界往往将味觉和嗅觉混为一谈。产生味觉的化学物质刺激受体元素(味蕾及自由神经末端),由末端感觉神经系统转导致中枢感觉神经系统,传输大脑的信息经分析辨别便产生味的概念,这可以认为是味觉产生的基本机理或基本过程。

小的时候家里住在一栋四层的红砖楼,邻里相望,鸡犬相闻。周日的清晨,是在一种令人快乐的嘈杂声和各种气味的包裹中苏醒,一周工作六天的工厂,唯有这一天是休憩的日子,却早早为改善生活而忙碌起来,楼板的轻微颤动是邻居在剁饺子馅儿,老母鸡为了躲避抹脖子的菜刀在煤棚间上窜小跳咯咯地嘶鸣,坐在马扎上择菜的妇女小声的议论着什么,有苦逼的孩子已经被父母揪起来念英语,课本立着录音机开着可人又趴在了桌子上,梧桐树就静默地看着这一切。一时间就有阵阵炸带鱼的香味从窗外钻进来,伴随着沸油和铁锅欢快的打闹声,炸过的花椒油浇在新鲜的韭菜和猪肉馅儿上,筷子的搅拌使十三香散发出一种致幻的气味,你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切,想象着喷香的水饺开锅,焦黄的炸带鱼撒上了盐末,老母鸡终于伏法变成了黄澄澄的鸡汤,读书虫的涎水顺着桌子洇开,这样的记忆就伴随了你的一生。

很难说是嗅觉影响味觉,还是味觉诱发嗅觉,当你走在一条树影斑驳的小路,突然一种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味道袭来,你竟自痴了,脑海中泛出一组数字,这是1982年的那一天,那个地方,那…恍惚间要发生时光倒流,空间的存在感让你不知身处何处,你鼓起勇气拼命嗅那股时空的味道,却倏地一下不见了。懵懂之下,满嘴却是炸带鱼的味道。

美食乡愁
(图片来自网络)

人类大约有600万个嗅感觉神经元,气味分子溶解于粘液中把化学信号转为电信号当中刺激嗅觉神经元,电信号触及嗅球后再传导到皮脂层。嗅的高级中枢和我们的记忆以及情绪感觉中枢有一定的关系。小时候流鼻血,嘴里有股难闻的鱼腥味,那种感觉铭刻在心里,后来成年后第一次吃鱼肉肠,一入口就吐了,对,就是这个味道,至此不肯再吃。新生儿就有味觉,生后仅2小时就能对微甜的糖水出现愉快的表情而对柠檬汁出现痛苦的表情,即使不睁眼,宝宝也能凭嗅觉闻到妈妈的乳头。

我们时常感受身边的味道在退化,食材是一方面原因,记忆则是关键。汪曾祺对冬苋菜的怀念,逃亡昆明对米线饵块的迷恋,由不得要撰文多篇。老北平的故园风土,亦引得一众宝岛文人在海峡向隅,故园情都融入到故乡味,“故”成为“味”,在时光的长廊里,什么都会发生变化,唯有对过去的追思,对过去的回忆不会变,那记忆深处的味道和感觉,已经升华成中枢感觉神经系统的敏感地带,永久封存。味觉的记忆是五味杂陈,说不清的欢乐与忧伤,这种感觉一直陪伴着我们走到人生的终点,风吹残年的老人,早已水米未进多日,突然红光满面充满期翼的对子女交代要吃柑橘,欣喜异常的子女们四下张罗当把那神圣的柑橘递到老人手中,老人却只是满足的嗅了嗅,就伴随着柑橘的芬芳一起去了。

初春,马兰头在旷野上恣意的生长,麦子抽穗的时候,刺槐花开了。放学路上,巷子里飘来烧肉的味道,夏日里西瓜被切开淌出鲜红的汁水,冬日里围炉夜话,耳边似乎还有值更人笃定的呼唤,我们一生都在稻粱谋,并没有刻意记忆,可是萦绕在我们身边,是若有若无的味觉和嗅觉,总在提醒我们,去寻找什么。

美食为何带来乡愁 二维码相关阅读
甘为牛饮客
最美不过葫芦头
一碗浓汤牛肉拉面
妙在调和油泼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