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125期]日子很难过

@ 十月 17,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0月17日。2010年的今天,以“抵制日货、保钓”为主题的街头活动的后遗症之“封校”在西安各高校间呈野火燎原之势蔓延开来。据悉,此次封校活动“如火如荼”地进行了一个礼拜之久。

[1]贫困日“快乐”

生造的节日来了,2014年10月17日是中国首个“扶贫日”。“@央视新闻”称:2014年,中国将有1000万人告别贫困,这真真是一个让人喜大普奔的好消息。近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网站也公布了贫困县的具体名单。只是不知好运会降临在哪里,这即将告别贫困的1000万人,会是这份名单中的哪处呢?

据了解,全国共有592个国家级贫困县,其中,陕西就有50个县赫然在榜。在这份榜单里,商洛全市区县一个不落,安康市唯一的城区汉滨区等均“光荣”上榜。推荐这条信息的“@大大大大_Y”就纳闷了:“这么多年了,陕西咋还有这么多的贫困县?”领导们一向引以为豪的数字和功绩此时都到哪儿去嘹。网友“@_八百逗逼奔北坡_”就懂事明理多了,他对许多区县“意外上榜”表现得格外淡定,“你以为贫困县就贫困?非贫困县就不贫困?”“@我爱类型片”来给咱们一语点题:“贫困县争着要呢好嘛!纯粹白捡的大便宜啊。”可见,虽说是什么劳什子“贫困日”,听起来或许不那么洋气,但对“贫困”上的地方政府来说,这铁定是“快乐”的节日。

[2]校友当校长

图片名称
校友当校长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过节发财添喜庆,咱也荣归故地鸿运来。10月15日晚,西安交通大学召开全校干部大会。这次会议讨论决定免去蒋庄德、徐宗本、李伟、卢天健、闫剑群、宋晓平的副校长职务,同时,任命郑庆华、席光、荣命哲、颜虹、王铁军、张汉荣为副校长。

成功的人总是相似的,这句话诚不欺吾。通过对这6位新人的履历仔细研究,发现他们竟都是一水儿的“校友”。而且,6人的平均年龄只有51岁,年龄最小的才46岁。真的是,既年轻,又“熟悉地形”。想必,这样更能发挥本土优势合理治校吧。

[3]热门咋“冷”了

若要想升官,那得先有官才能升。想要“入户”的亲们,今年的“国考”报名了吗?17日,据《西安晚报》查询,目前公务员“国考”涉及陕西的职位中,竞争最激烈的是咸阳市邮政管理局的职位,竞争比达到足已令人窒息的109∶1。除此之外,陕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局机关科员竞争比为52∶1,陕西省气象局宝鸡市气象局办公室综合管理科员竞争比为57∶1,这可真是比独木桥还难通过。

大热必有大冷,按惯例应热门的西安海关所有职位,今年却只有1人通过资格审查。运气也是一种实力,区区1人有资格考试,估计这名幸运儿连做梦都要乐开花儿吧。你有你的发财致富经,咱有咱的幸运中大奖,所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过如此。

[4]进去要被骂

风水轮流转,今次到谁家,好运尽了,倒霉的事情自然也跑不了。这头你得偿所愿刚刚入了衙门,吃上了公家饭,那头你就开始嚣张得瑟不把人放在心里、眼里了。“@鱼儿吐泡泡wy”这几天为了一张劳动仲裁合同的送达通知,快要被雁塔区仲裁委的工作人员玩坏了。雁塔区仲裁委的工作人员,愣是让她挺着七个月的大的肚子来回四十多公里跑了两趟才算完。第一次去的时候,给工作人员明确说明要开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所需的证明,结果给开错了。然后噩梦就来了,就为这千把块钱,她一共去了八趟仲裁委,到最后,仲裁委的工作人员还是给算错了,并且还嘴硬死咬着不改正。

脾性太恶劣,那就活该被人骂。虽说在大部分人眼里,“服务”这项活计绝对不属于高技术含量的工种,但胖子里面挑瘦子,总还是有个高下之分。“@Just_Miss王”感觉他找到同类了,相见恨晚地说:“雁塔区的劳动仲裁委我也是无力吐槽,我前几天打电话过去就跟吃了枪药一样,最后打到高新区去咨询,高新的态度相比就好很多。”谁说群众是小姑娘任人甜言蜜语坑蒙拐骗来着?就算是小姑娘,惹毛了也是会择良木而栖的。

[5]福利要飞了

既得利益者们总是习惯性抱团,在集体中寻求安全感,以为人多势众就能捍卫“合法权益”。各个单位的隐形福利总是惹人眼红,卖服装的发衣服,种庄稼的送粮食,当老师的孩子教育不用愁…虽抵不过“你爸是李刚”,但有个组织总好过一个人“裸奔”。

近日,一位西安市公交公司的员工收到了西安市公共交通总公司下发的“工作证更换IC卡初步方案(征求意见稿)”。他对此方案表示:“真扯蛋,唯一的福利都要被剥夺!”当习惯的联盟被强行打破,利益受损,矛盾就来了。我们天天把公平挂在嘴上,却每每生活在各种特权充斥的环境下,温水煮青蛙一般,无理的存在也变得合理。

[6]赶紧买个车

不能享受免费坐公交的特权和优待了,有急事出门那就打车吧。17日,08:00腾讯网友“小布布”打车上班的途中,听司机师傅讲了个事。司机师傅15号拉了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去儿童医院,孩子发烧39度,女人在路边打了半个小时车愣是没人拉。上车后,女人哭着说:“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抠也要赶紧买个车,再也不受这气了!”师傅听完这话之后心里特难受。这个话题唤起了许多人的记忆:

  • @吃货圆圆脸”讲他的经历:“两个月前我生病难受,在路边打车去医院,打了很久都打不到车,司机都说不顺路。当时我难受的汗往下淌,实在受不了就不顾形象的坐在路边了…”
  • @古-古铜色的古”上个月路过明光立交,看见一对夫妻抱着孩子打不上车。娃都烧昏迷了,后来他帮着送到长安医院,不知道娃后来咋样了。

生活不易,满是辛酸。难怪有个古怪的逻辑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和肯定,既然无法改变既得利益者占据财富和特权的这一现状,那么就想尽办法削尖脑袋把自己塞进他们的队伍。“@程鹏飞XUT”调侃道:“等买了车带孩子其医院,发现原本十分钟的路堵了半小时都没动,以后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扣也要买个飞机,再也受不了这气了。”然而,问题不从根本处解决,一味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也只是讳疾忌医的另一种表现。

[7]左手敬个礼

图片名称
左手敬个礼

看来,公交坐的不爽,出租车坐不上,那就只能步行了。走路好啊,既能锻炼身体,还能看看风景找找茬。十几天前,西安市民梁先生路过南二环太乙路立交时,发现一处工地围墙的宣传画上,三个军人敬礼的姿势看起来有点别扭,再仔细一看,居然左手敬礼。据《华商报》报道,该工地为祭台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宣传画由碑林区城改办负责。15日,碑林区城改办回应,将对这个广告宣传画“尽快核实,尽快更换”。十几天前发现的,不知道挂了多少天,结果15日才给出回应,还得先调查、核实这办事效率是不是该给个“赞”呢?

[8]再苦也无怨

人家的办事效率差,你除了叨叨几句似乎也不能怎样。照样每天上班,照样每天有新的人被刁难被苛责。但是对普通的劳动者来说那就太不一样了,你干得不好那可是会被赶走从而丢饭碗的。“@师傅猴哥被人拐卖了”跟我们讲他每天的生活日程:“吃过午饭,别人都在宿舍休息,我要开始干活。我是新来的,俗话说笨鸟先飞,我要利用午休的两个小时多干几个活,这样才能保证一天一百块钱的收入啊!上了七天班,瘦了4斤,为了生活,再苦再累,我无怨。”朴实,却简单,总能于晦涩的天空中,窥出一丝光亮来。一如崖边的劲松,奋力生长,从不退缩。

[9]广场遛小孩

图片名称
广场遛小孩

生活再难过,总还是得过。看过了广场遛八哥的高人、童年遛马蜂的牛事、遛大花猪的老人、逼格颇高的“遛白菜”…来看看遛娃的老爷爷。18日16点左右,@乔向阳在咸阳市礼泉广场见到了一幕老人带小孩原生态,他说:“见过放羊的,但真少见放娃的。不过很温暖,希望小孩子将来棒棒哒!”不知道你小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遛”着长大的。想必那时,你的每一分快乐都是简单且不含杂质的吧。

[10]咱们结婚吧

毕业或未曾毕业的你,年轻或不再年轻的你,是否还记得那些属于你的校园时光?

据“西北工业大学”微信公共号称,18日上午10:10,将在西北工业大学长安校区东风广场大草坪上,举行博士生集体婚礼。为此,还特意制作了一个集体婚礼预告片。一起看看,也许能唤起你的那份独属于校园,散发着青涩气息的记忆。

[西安e报:2125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64期]谁来赔偿他的店铺
[西安e报:1029期]陈光诚到底是谁?
[西安e报:1395期]二次伤害
[西安e报:1769期]西安给你们上一课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