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126期]扫黄的结果

@ 十月 18,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10月18日。1974年的今天,内地女演员周迅出生。也就是说,今年周迅已经40岁了,然而她并没有变成“豆腐渣”,仍然像一枝花一样充满了少女感…可见古语并非都是对的,以及年龄不能决定一切。下面回到本周的西安——

[本周冷笑话]被利用的警察

10月18日晚上,陕西中医学院学生“@柴克夫死鸡”投稿讲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今晚18点40分,何凯文老师来我校讲考研英语。19点半左右,当全场学生都在认真听课时,几位民警突然冲进来夺过话筒,说有人举报我们在违法聚会,老师身份不明,需要核查,讲座到此结束。最后,老师被阿Sir带走,临走前他对愤怒的学生说,搞不清楚状况,请大家不要有动作…”

“@柴克夫死鸡”随后又补充说:“老师被被阿sir调查清楚后,然后去咸阳师范了。”另据“@薛翔Summer”透露:“这位老师所在的辅导机构最后发声明说,是同行间的恶意竞争。”在网上搜索,会发现另一种说法,主要内容是说这位老师文凭造假,有学生家长是陕西教委系统管理人员,故报警。

两种说法,孰是孰非,只看证据,不言而喻。说实话,如今考研辅导机构竞争激烈到如此地步,真让人不敢相信。竞争不是什么坏事,但用这么下作的手段,非常少见。这就类似于黑社会帮派竞争,却报复他们的无辜家人身上,手段卑鄙,还坏了规矩。

警察啥时候开始干预正常的教育教学的呢?记忆好的朋友应该会想起前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谌洪果先生的遭遇,谌老师办了个读书会,带着一群学生读书,而且读的都是本朝正规出版社出版的正规图书,没想到被警方百般骚扰干预,最后无疾而终(相关:1431期之11432期之21433期之本周图片、《关于读书会风波致我的学生》、《身体力行的公民行动力》、《读书会被禁风波始末及申辩》、《留下你们的名字)。

当然,当时还是相当低调的,大概是今年包子帝开始放开手脚搞了,于是坊间有了这样的传言:10人以上聚会都要报备。这是一条可信度非常高的传言,因为这种事从来就没有明文规定,但你想搞个什么活动,如果是私下搞,那么只要警方得到消息,他们是必须来骚扰的。不知道这次警方被辅导机构当了枪,是啥感受?是生气呢?还是松了一口气,好歹不是反党活动。

最后,来看一条非常有趣的评论,来自网友“@璐璐张小崽子”,他说:“这条微博不属实哦,警方并没有不友好举动,只是学生情绪激动,为控制场面,警方态度稍显强硬。”用这种奇怪的说法来给警方洗白,国家暴力机关的脸都你被丢尽了。

[本周教育]大学没啥自主权

本周,本地最牛逼的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出了两件大事:1、作为部署学校,它的大学章程近日被教育部核准了;2、10月15日,它一口气免了6位副校长,又一口气任命了6位副校长(2125期之2)。

可能是因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西北大学等50多所高校都有了大学章程,所以第一件事反应平平,反而是第二件事的数字,以及6位新校长均为西安交大校友的巧合激起了人们的八卦之心,甚至吸引来了帝都的《新京报》(你们发现没,自从《新京报》换了东家,就很少关注大陕西了)。

10月17日,《新京报》刊登了后续事宜:

  • 西安交大回应称:这是正常换届。卸任六人中有5人是卡在了60岁这个年龄坎上,另一个虽然年轻,才50岁,但因为担任副校长已经超过10年,按照领导干部原则上担任同一职务时间不超过两届或10年的规定,任期已满,也需离任。
  • 新任副校长们的任命不是学校说了算,而是教育部和中共教育部党组,以及陕西省委决定的。

事情摊开说了,其实一点儿意思都没有。真正有意思的是大学章程这件事。《西安晚报》在新闻中着重介绍了西安交大的大学章程,主要有以下看上去很令人兴奋的点:

  • 14次提到“自主”,加大“学术权力”的权重,要求学术委员会组成人员中,担任学校及职能部门党政领导职务的委员,不超过委员总人数的1/4;
  • 学生有机会列席校长办公会议,通过学生代表大会、研究生代表大会参与学校管理和监督;将设置学生申诉委员会,受理和处理学生提出的申诉。

是不是有一种行政化马上要被踏上一万只脚的感觉?且慢高兴,容我慢慢告诉你,这一纸章程离大学去行政化还早得很呢:

  1. 钱的问题。和世界上所有的道理一样,谁拿钱,谁说话。红朝的大学,经费都是要向政府部门讨要的,学校没有财政独立性,那么在办学上也就没有自主权,必然以政府部门为马首。
  2. 权的问题。红朝大学的校长,根本就不是公开遴选的,而是由政府部门选拔任命的,是有副部级或正厅级级别的官员,这就决定了大学校长首先是官员,而非教育家,大学是政府的一级机构,而非独立的教学单位。从前文可知,连西安交大的副校长都不是学校说了算,而是上头的行政部门说了算,更不用说校长了。

钱和权不在,谈何自主,谈何去行政化,所谓的大学章程就是教育部一通政令下走个形式而已,当然有章程肯定比没章程好,起码让人们知道什么才是好的,也就这一点儿好吧,也许是人们都知道是个形式,所以才无动于衷的吧。

[本周后续]回应要得法

  • 关于西安曲江春藤幼儿园虐童一事(2123期之5),10月15日被曝光,10月16日雁塔区外宣办雷厉风行地给出了回应:『责令园长写出书面检查;取消该园及全员教职工2014年评优选先资格;该园3年内不得晋级;该园暂停招生工作全面整顿;在全区通报批评。园方决定:对涉事教师杨晓芳提出严肃批评,在全园大会上做深刻检讨,调离教师岗位;开除涉事教师姜璨。』然后,没有然后了…
  • 面对网友针对地铁报站不够人性化没有服务意识的吐槽(2124期之6),西安地铁想了整整两天,终于在10月17日给出了回复:『由于西安地铁处于亏损运营阶段,地铁内的语音广告是通过公开拍卖方式招商,所得收益全部用于补贴亏损。同时,为规范语音广告内容,西安地铁制定了经营管理办法,从企业的社会形象、品牌信誉等多方面进行严格的审核。』该回复被网友们评为本月最牛头不对马嘴回复,没有之一…

[本周公共话题]意淫的口炮党

一到年底,贼城西安的小偷越发活跃起来,在【西安e报(微博版)】里搜“小偷”或“贼”,一搜一大片,于是“@咻的一下消失了”提出了这个话题:“2008年,我来太原时也遇到过小偷,但如今太原小偷却少了很多。当地人说,很多年前太原的中亚裔小偷也特别猖狂,后来各社区居民联合起来,只要抓住小偷就狠狠地打,派出所也不干涉,硬是把小偷打出了太原…西安能不能也找到一种彻底铲除小偷的方法呢?”

评论中一片叫好,相当多的人提出应该剁了小偷的手,更有甚者提出对小偷执行死刑…理客中的话,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什么是犯罪,什么是正当防卫,治安到底是谁的责任,大家都明白。我只想说一句:请把这些口炮党投放到ISIS,或者80年代正值“严打”的红朝吧,这两个地方可以能把他们的意淫变为现实。

[本周公共事件]拒诊

微博简介为“陕西爱之家感染者支持组织负责人”的“@艾__有戏”投稿说了两件事一个问题:

  1. 9月22日,一病友在网上预约西安市中医医院翟文伟主任看肛瘘,术前查出HIV抗体阳性,马上被要求出院,到现在肛瘘还在发炎。
  2. 10月16日,另一位小病友经介绍到交大一附院找王黎副教授做激光做尖锐湿疣,术前告知医生自己有HIV,被拒诊。

“@艾__有戏”愤怒地指出,这两家医院都是三甲医院,却堂而皇之地拒绝艾滋病人,都严重违背了《艾滋病防治条例》。

事实上,艾滋病人在本国被拒诊的例子相当多,是医生护士的觉悟不高?还是医院太过自私?各位不妨读一读这篇2012年的旧文《艾滋病人求医困境与医院现实》,文中提到了三个现实困境:

  1. 非传染病医院的医务人员往往对艾滋病的认知不足,这些医院的其他病人对艾滋病也不了解。
  2. 非传染病医院的普遍防护措施落实不到位,医护人员一旦出现职业暴露,可能并不具备如何处置的常识以及良好的面对职业暴露的心理素质。
  3. 而收治艾滋病人的传染病院虽然防护到位,但是却资源不足,很多地方的传染病院就是治传染病,艾滋病人需要外科、其他科的治疗,这些传染病院却资源不足。

有评论说:医疗机构拒诊艾滋病人,应该用法律来追究。问题是相关规定并未提到如果医护人员因职业暴露感染艾滋病,应该怎样赔偿。还记得非典时期,那些因职业暴露患上SARS的医护人员吗?有些殉职,有些伤残,几乎没人再记得他们…困境怎么解决,这是考验医疗体制改革的问题,留给专业人士考虑吧。

最后请允许我再说一句,贵党真的有本事搞砸一切,传染病院就出现在贵党信奉计划经济时代,当时用传染病院控制控制传染病,问题是很多传染病都是慢性病啊,比如乙肝什么的,患了慢性传染病的病人身体出现其他问题怎么办?从来没想过吗?

[本周社会]扫黄扫得太彻底

贵党和ISIS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热爱clean一切问题,这从贵党对卖淫嫖娼的态度就能看出来,总之就是全部要清除掉。于是安康就出现了这样一件事:安康刑满释放人员朱某,深夜找小姐无果后,分别于10月3日凌晨、10月10日凌晨,两次持刀将街头独行女子胁迫到小旅馆强奸,第二次竟打电话叫同伙对受害人进行二次伤害。朱某和其同伙,后来当然被安康汉滨警方刑事拘留了。

妓者和杀手,地球上最古老的两个职业,存在历史如此之长自然有着深刻的原因。尤其是现在的城市人口流动性大,性需求如此之大,用扫黄打非将其打掉,那些底层人的性需求怎么解决?不知道当安康警方听到朱某供述理由是找不到小姐才出此下策时,是什么表情,是骄傲于辖区内扫黄成果显著,还是不敢面对那两名受害女子。

[本周视频]关于同性恋的短片

在前面那条关于艾滋病人的微博里,评论中对同性恋的攻击相当多,所以最后就来看一部关于同性恋的短片吧,来自西安美院的毕业作品《像我们一样的人》(短链接:http://goo.gl/MHlzxM),作品讲述了:虽然世界变得越来越开放包容,但歧视与误解仍然无处不在,甚至少年因为同性恋身份遭歧视而自杀。虽然这是一部去年的作品,但它的主题一直没有过时。

[西安e报:2126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65期]这才是生活
[西安e报:1030期]戴条绿领巾
[西安e报:1396期]请律师的权利
[西安e报:1761期]批评的奥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