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有贼之外地贼篇

@ 十月 22, 2014

原文节选于《家住未央》,感谢作者“家住未央”的原创,作者曾撰文《雁塔晨钟已残缺》。】

我是一个没有职业的社会游民,没有工作,为了生话就做个小买卖,弄个门面咱没有钱就去摆个小地摊什么的,什么地方人多我就我那里摆,人多的地方贼娃子就多,天天在马路上看这贼来贼往贼偷人。我这个人爱研究,没有事情的时间就在想,想贼看贼了解贼,也看出来了许多的名堂,又想明白了许多的问题。今天没有事情就在这里说说。

现在西安的贼大概有两种,一个就是新疆的,就是我们经常看见的维族的小娃,也就是我们论坛上天天骂的那一种,这些新疆人一般在东大街呀、火车站等繁华的地方干,有的用手有的用镊子,总的来说我也看了没有什么技术,无非就是胆大,大明大放的干。现在的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样以来胆越来越大,发展到现在你敢说话还拿刀子黑呼你。这些人都是有组织的,说有其实也没有,不像黑社会组织一样特别的严密,也就是一两个大人带几个小娃,大人就是老板,娃门偷下了钱全部交个了老板,这样一来老板就发财了。

有的人考虑问题老是把这些问题和什么民族问题,宗教问题联系在一起,我看不对,这个事情和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没有什么联系。老板有了钱回到老家盖房娶媳妇,别人一看偷人都能发财,这样亲戚叫亲戚朋友叫朋友,一个地方的经济就这么的发展起来了。这和有的地方的人全部出来要饭,有的地方的人全部出来装贫困学生要钱,有的地方的人全部出来收破烂,有的地方的人全部出来当小姐一样,都是人爱钱想发财想疯了。现在的社会笑贫不笑娼,你有钱不管是怎么来的,当小姐的都行,那么做贼也行。总的来说是和社会是有一定的关系的,地方和地方的经济悬殊大,人和人的悬殊大就有了一种不平衡的心里,正规的方法弄不来钱就去偷人抢劫,这是一个普遍的心理,你也有,我也有。礼仪生于富足,盗贼出于贫穷,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在80年代,也就是才开放,那时间的广东人是特别的牛逼,有钱,那个时间西安的闲人门的打扮标准就是黄大裆(军裤)蓝大裆(警裤)板鞋,天气冷了就是中山装,吸烟混得好的就是平猴,人家广东人就不一样,牛仔裤,尼龙衫,烟是西尔顿,所以当时的西安人就特别的恨广东人,拉住了往死边,你边人家人家就给你,不给要挨打,他不敢打也打不过,现在想想不是打不过,是有钱人把命看的重,咱们没有钱把怂管当成了勇敢,人家叫咱们是西北狼。

那时间西安的闲人特别流行去广东偷人抢人,去的人太多了,现在35以上人基本都知道这个事情,经常传说谁谁谁在广东把钱弄下了,闲人吗?不是偷就是抢的,现在的新疆人在西安,也包括在全国,我想也是有这个道理。我也没有钱但是我为什么不去偷人,因为我还有那么一点文化,知道人应该有骨气,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何况去偷人哪,所以说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缩小地区间的差异,提高文化水准很重要。(未完待续)

西安有贼之外地贼篇 二维码相关阅读
70年代的小偷通缉令
我和小偷不得不说的故事
那个让我流泪的小偷
我在火车站被一个维族女贼威胁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