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

@ 十月 22, 2014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郭华丽”的真情分享,曾撰文《记忆夏天》。】

是秋雨,当是时令逗惹的。没了这秋意又哪来这秋雨?是要应了“秋雨绵绵”?这初秋的雨,一下,似乎就没了停歇的时候,整个山城被秋意织就得网,网进了秋雨的世界。

浅灰色的云浮在头顶,拽一片下来似乎都能拧出很多水。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是去了燥气的微凉的湿。总是这样,明明知道外面下雨,还是不记得出门带伞。

太阳伞、雨伞,我是买了很多把,一把把都被我弄丢了。我想,是自己不习惯把自己遮在伞下的缘故。我小的时候好像一直都很喜欢下雨,在夏季,在初秋。因为在那样的雨季里我总是不以为羞的裸着脚走路,无论是上学还是在野外疯玩。裸着脚踩在雨水里、踩在湿滑的泥土里,出现在人群中。虽然那时候不知道那会是后来让人怀念的自在。

“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少有见到与女子脚有关连的古诗词。猝不及防地撞见可能与自己相伴一生的那个他,是怎样的慌乱,娇羞啊,鞋都来不及穿上,穿着袜子就急急躲开了,金钗滑落了都不知晓。还是按耐不住地想要回头偷看一眼,怎样才不会泄露了自己的心思呢,我只是想要嗅一嗅伸过来的那一枝青梅。

与其说我耽于一阕词的意境美,不是说我是在怀念已遁迹了一种叫“娇羞”的东西。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对买鞋的热衷即近无度。春夏秋冬四季的鞋子,有二三十双之多,多高鞋跟的鞋,都敢买回来穿在脚上,无论走得有多艰难,脚生生地疼,脸上都是云淡风轻的无谓。人说:鞋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其实是脚疼不疼只有自己知道。好多次脚趾、脚跟都被鞋子磨破了,身姿还依然婀娜;每天从外面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踢掉脚上的鞋子。

秋雨

图 by @脂菡

明明知道不会因为一双漂亮的鞋子就会脚底生风,还是忍着不适,要衣服和鞋子相得益彰的美。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收起了自己曾喜欢的高跟鞋。对美放肆的喜欢,因为对身体的爱而克制。

记得我一个朋友的老公曾给我这样感叹过自己的老婆:在我的记忆里她秀秀气气的,容易害羞的让人心疼,不知道啥时候她的整个人就变得疙疙瘩瘩的。岁月这把雕刻刀不仅在人的脸上刻下纹路,从头到脚都是岁月的印记。人生没有永远的“若只如初见”,我给了你我最美的时光,是为了在物是人非的岁月深处还可以与你一起在暖阳下打盹。

有些爱,因为容貌于虚情假意之中,还是相信有爱不因岁月无情至始所踪。

对着自己的心仪的人,我也曾问过这样的话:我的鞋子好看吗?我以为你知道,我这样问你不是因为要你记得你曾见过一双鞋子的样子。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夏雨总是太无所顾忌。我更欢喜这“飒飒秋雨中,浅浅石榴泻”欲静的美。

秋雨  二维码相关阅读
习惯于惬意的麻木
这个秋天
东风不识相
偷得浮生半日闲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