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131期]把一切都管起来

@ 十月 23,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10月23日。2013年的今天,有网友在辛家庙遛狗时,被环卫工告知,『政府最近检查,垃圾桶里一片纸都不能有』,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这是大西安送给各位的冷笑话。

[1]小偷墙

先说一个在互联网上想来游走在『政治正确』和『民粹』两个极端的话题——小偷。在北郊凤城二路的人人乐超市三楼办公室,有一张贴着44张照片的『西北惯盗图』,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这些人盗窃的货物价值不足以让公安机关处理,因此用拍照上墙这招,来提醒工作人员提高防范。对此,凤城路派出所李教导员的态度倒是很『政治正确』,他说:“这明显不合适,派出所要求超市一旦发现嫌疑人立即报警,谁让他们把人家照片都贴到墙上?我马上给他们打电话,将照片都撤下来。”

如果此事就这样结束,那也太不符合豪放的西安人的特点了,李sir的观点在微博上遭到了大量的嘲讽,大家无外乎打着警方替小偷说话的的论调来支持超市的行为,还有人试图用法律角度来辩解,比如“@注册用户1991”说:“就纳闷了,肖像权属于自诉案件吧,本人都没起诉,警察凑啥热闹啊?装圣人装圣母的关你鸟事?”当然,如果你不认为这是大家对法理的漠视和对暴力的崇尚,也可以将这视为西安人民对贼城小偷泛滥的情绪反弹。

同类事情在西安发生过多次,北郊井上村将入室盗窃嫌疑人的照片贴在治安亭,用以『发动群众斗小偷』(1687期之4),而INXIAN系列微博也因为给小偷照片打马赛克,遭到了包括记者在内的群起嘲讽,媒体记者们在报纸上质疑小偷照片上墙的行为,声称此举涉嫌侵犯了小偷的隐私权、肖像权(1563期之5),而在现实中却喊杀不断,这也是一种很有趣的现象。

从民粹角度来看,对付小偷一定要喊打喊杀,10月16日,“@咻的一下消失了”在微博上说:“我2008年来太原时也遇到过小偷,但如今太原小偷却少了很多,当地人说,很多年前太原的中亚裔小偷也特别猖狂,后来各社区居民联合起来,只要抓住小偷就狠狠地打,派出所也不干涉,硬是把小偷打出了太原…西安能不能也找到一种彻底铲除小偷的方法呢?”这种鼓动动用私刑的论调就得到了很多西安人民的支持。

从支持老师用自己承受阈值以上的手段打孩子(2121期之1),到支持对小偷曝光甚至暴打,这可以看出来贵国人民从骨子里还是一个崇尚暴力的战斗民族,因为暴力可以有效降低管理成本,对少数人的暴政可以满足大多数人的利益,法律的边界俨然成了儿戏,知道为何文革后诸如文革一类的行为在我国一直长盛不衰了吧?这是有群众基础的。

[2]把朋友圈管起来

热衷暴力的人民,也会热衷被暴力镇压,这也许就是SM中的攻受转换原理,贵国还有不少人特别希望被管起来,希望政府从大到小无所不管,这样他便安心了。10月22日,“@LXshi诗诗”忍无可忍地吐槽说:“有关部门赶紧整顿一下微信朋友圈吧!天天打开微信全是各种刷屏代购,朋友圈已经失去了它的本质,不然干脆整个代购圈,还朋友圈一个干净!”

微信朋友圈确实已经变成了一个反智信息的聚集地,但这不是呼吁公权进入的理由吧?正如“@话不多的刘晖”说:“又不违法,凭啥整治?自己交友不慎,所以把决定自己结交什么人做朋友的权利交给『有关部门』?”分不清是非的贵国人,只会用利益来判断政府公权力是否应该介入,因此在这些人眼里,常回家看看入法?政府是个大傻逼。整治互联网、整治朋友圈?支持,政府英明!看似精明现代,骨子里其实还是古代那种跪清官的人治至上思想。

[3]莫须有的早恋

无论大事小情,国人试图管理的心意无处不在。10月22日下午,在户县陕西实验中学就读的高二女生小何,课间和三位同学在教室聊天,德育处一老师路过看到他们拉扯胳膊,老师怀疑小何与其中一男生谈恋爱,叫她去办公室谈话,当晚通知家长带她回家,两周后恢复上课。早恋是贵国人发明的最脑残的一个概念,没有之一,这是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恋爱就是恋爱,跟早晚、对错、身份、家境毫无关系,又不是结婚,这是通往成熟的必经之路。而家长老师阻止学生恋爱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影响成绩。在他们眼中,成绩和高考是通向成功的唯一出路,没有之一。

[4]奇葩办

北京晨报等多家帝都媒体近日报道了一则消息,称全国近日一次性减少13万余个各类领导小组和议事协调机构,所谓领导挂帅徒有虚名。在见报的新闻中,西安著名机构『馒头办』位列其中(514期之5),另外还有咸阳的『推广足疗保健工作领导小组』、西安的人影办(564期之1)、围挡办(1790期之本周冷笑话)等等,放眼到国内,还有诸如『禁止午间饮酒办公室』、『生猪办』、『西瓜办』等各类奇葩小组。

其实,我国最奇葩的办公室应该是『精神文明办』,不多解释,你们自己体会一下。

[5]无犯罪证明

贵国奇葩的事情数不清,比如一个正常人要按有罪推断来预设成罪犯,然后需要公安机关开具无罪证明,证明你没有犯罪史,“@谁说的是天意”最近为了办无罪证明才能入职,跑了好几次派出所,对方要其单位开具介绍信,但是单位不但拒绝,还对他说『如果你没有无罪证明就不能入职』。真是一个死循环。

@想你的颖子”看后感慨道:“我去年到户口所在地渭南站南派出所开无犯罪记录证明,跟要那个女警官的命是的,一会说这,一会说那,等我把资料都弄完后,还是不给开,我当时就想骂人,我从西安跑到渭南三趟,请假三次,等她每次都是半个小时以上,就是不给我开,后来结果是,我没有开成,至今没有开成。”

[6]禁摩

每年一次的禁摩运动开展肃清运动(617期之6890期之11022期之51950期之4)又开始了,10月23日,“@单反聚焦摄影”发微博说:”中午12点半,我骑摩托车正常时速行驶至南门,被交警拦下。我驾驶证行驶证保险齐全,且佩戴头盔,交警却以没拿保险单正页为由扣车,我不认同拿单反摄像,交警就让人骑走我的车。下午我去碑林大队秩序中队,他们让我删掉拍的录像和照片,写同意交警处理才能放行。”

在这条微博里,很多人偷换一个概念,他们大谈摩托的危害分析摩托该不该被禁止,但是,摩托该不该被禁和西安警方采取的这种禁摩手法,并不是一个维度的话题,我们讨论的是后者而非前者,因此,与其不厌其烦地说“禁摩”是懒政,不如说交警又缺钱花了来得实在点。

[7]系统故障

收了这么多钱,交警们也不说从牙缝里漏一些维护一下他们脆弱不堪的驾照考点系统,10月23日一大早,近千人在草滩八路的西安驾考科目三考试被瘫痪的系统日弄了,“@Cookies昆”说:“从7点到11点一个人还没考。试问交管部门,我们的时间成本怎么算?” 据华商网证实,这已经是草滩考场在两天内发生的第2次系统瘫痪了。

[8]堵路艺术

堵路

大多数写入e报的事情,归根到底都是钱闹的。临近年底,又到了农民工讨薪的高峰时段,10月23日14:00,在大寨路的莱安逸辉营销中心门口,有民工摆成人墙,把路给“占领”了,民工自称起因是莱安逸辉拖欠民工2012年工资。可以预见的是,同类事情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层出不穷,同情心会让大家对这种堵路怀有极大的理解,这也是一大特色。

[9]雾笼长安

10月23日早,大西安被一团大雾笼罩,这是“@媽啧儿發磕儿”拍摄的照片,她说:“雾海已经淹没了楼房。”各位,请感受一下。

 雾

[10]我的滑板鞋

《我的滑板鞋》这歌最近有点火, 有人把它称作是新一代的洗脑神曲。最后,就请各位欣赏一曲陕西话版的『滑板鞋 』,“小饱将军”说:“这是我同学的原创,我们听后都快乐哭了。”不过在微博上,大家却一直觉得它很垃圾…

短地址:http://goo.gl/3I4aDL

[西安e报:2131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70期]涨!涨!涨!
[西安e报:1035期]朱门酒肉臭
[西安e报:1401期]为了十八大
[西安e报:1766期]没有垃圾的垃圾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