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城2》:黑白制造肮脏

@ 十月 24, 2014

黑白片为表现主义式的光影运用提供了很大的发挥空间,心理意涵可以透过灰色层次的巧妙变化来传达,场面气氛可以经由影调的处理来加以创造。

电影中使用黑白镜头,不外乎以下几种用意:突出影片的时代感,借以吸引怀旧的人群,比如《艺术家》;用颜色区分线条,打造多重层次,比如《记忆碎片》;营造黑色、讽刺、冷酷的氛围,渲染令人不安的气息,比如《鬼子来了》。显然,《罪恶之城2》的黑白色与最后一种相得益彰。

《罪恶之城2》暌违九年之久,总算浮出水面。和被誉为“暴力美学巅峰之作”的第一部相比,第二部的画面更具质感,黑白镜头精雕细琢,动画的感觉甚至比电影的味道更强烈,特别是女子特工队们杀人不眨眼的那场戏,刀落头飞,黑白处理配以镜头加速,不仅抹去了残忍与暴力的血腥,更使影片紧贴漫画原作,这与漫画作者弗兰克·米勒参与执导不无关系。

同时,第二部并没有拍成打着“系列”旗号的独立细分,编导们通过塑造角色,把九年前的第一部与这一部糅合呼应。这样做的好处是便于为观众捡起往昔的记忆,不至于完全忘记第一部讲了些什么,第二部又为何是这样,从而模棱两可,对续作进行批判。为此,编导们花了不少心思。

罪恶不罪恶

罪恶不罪恶

首先,将漫画原作之一《红颜祸水》搬上荧幕,改编为前传,与第一部串联,乔什·布洛林通过易容,变为第一部中的克里夫·欧文。然后,请回米基·洛克,让其主要以旁观者和参与者的双重身份,将第二部的三位故事核心人物联结到一起,并作为引导者,穿插些前作的情景。最后,让布鲁斯·威利斯友情客串,以铺垫杰西卡·阿尔芭复仇的故事,在结局时刻,与前作首尾相连。

人物的增减不是简单的加减乘除,剧情的创编不是纯粹的凑数而为,人物鲜明,结构工整,叙事流畅,短促有力,讲好故事的基本元素应有尽有,不枉九年磨一剑。正如漫画作者兼本片导演之一弗兰克·米勒的感叹:“影片的整个拍摄让我很震惊。在所有漫画改编电影中,《罪恶之城》是对原著的最佳转化,特别是对白和快速、跳跃的剪切。我们以全新的方法达到了这种效果,我相信漫画迷和影迷都会因《罪恶之城》的非同寻常而深感惊讶。这里没有捏造的现实主义,它更像是纯粹而狂热的梦境。”

事实上,这座罪恶之城的正义看上去也是以暴制暴,只是没有那么扭曲的邪恶,于是,变成相对的善良。影片用黑白色将罪恶之城的本质特色打造到极致,用少量到可以忽略的彩色点化别样的特质,比如伊娃·格林的蛇蝎心肠通过绿色眼睛表现,她的妩媚用蓝色大衣描绘,而最终一个镜头:俯瞰的城市,放眼望去,尽是黑白,没有杂色,配上杰西卡·阿尔芭的台词:“肮脏的城市,玷污了每个人。”《罪恶之城》的独树一帜终集大成,不光是影片风格,更是这座城,这些人。

什么是“罪恶之城”?有罪恶的城市都叫,之所以“罪恶”,是因为无法可依,或者说,有法也不依法。

《《罪恶之城2》:黑白制造肮脏》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大话西游》20年重映,你会看吗?
《醉乡民谣》:哪来那么多励志故事
《使徒行者》:火爆因为时代
《魔女宅急便》:年轻人的生存童话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