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有贼之本地贼篇

@ 十月 24, 2014

原文节选于《家住未央》,感谢作者“家住未央”的原创,前篇回顾《西安有贼之外地贼篇》。】

再有一种就是西安本地的贼了,贼娃子是自古就有的,西安也不例外,听老人们谝,解放前西安只有8辆公共汽车,全部在城墙圈里跑,就有掏包的了(行话就是登小轮,火车叫大轮)。

不过听老人讲,过去的贼娃子也有行规,把钱包偷来三天不分,放在祖师爷的像下面,狗日的这贼娃子也有祖师爷,也不知道是谁。为什么?因为这3天如果是什么有面子的人和江湖上有什么关系,可以要回去,三天过了再分钱。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是『自从有了泡(大烟),江湖乱了套』。现在说西安的贼就要说大烟,我说的小偷,就是偷个钱包什么的在人身上偷的,不包括什么江洋大盗,凡是这样的贼基本全是烟民,不相信你去调查。

这些人一般在自由市场还有商场这些地方偷,一般还特别的固定,天天跟上班一样,拿个大镊子有一尺长,从人的口袋里夹,你看见了,他不害怕,还笑呐,如果有一天翻把了,没有关系,就跑,跑不利了就把刀片拿出来往头上划(他们把刀片叫清),血一下来害怕得很,然后就在地下装死,谁见了都害怕,我第一次见我想这人完了,已经不动了满是血,可是主家以走马上起来了。第二天又见了,头上缠着绷带照样干。慢慢的见的多了也不奇怪了,如果有一天我遇见了,我就多等一会叫狗日的血多流点。

这些人一般都偷老年人和妇女的,有一次我媳妇抱着娃去买菜,就叫偷了一百多,回来气的一天没有吃饭,你说气人不?这事情其实和大烟有很大的关系,都是烟民干的,抽了大烟把自己的家产抽完就去骗亲戚朋友,亲戚朋友骗完就去小偷小摸,大的不敢干,抢劫银行就不说了,就是干这个,抓住了没有多大事情,就是罚款,最多几天就没有事了,出来了照样,因为一天几百的烟钱必须有,所以我想要标本兼治还是要禁毒,没有大烟这样的情况就会好的多,也不知道这几年禁毒的力度那么大怎么还是这么多,过去刚解放的时间怎么那么快就禁住了,就是说改革开发有几个苍蝇飞进来也是正常的,可是我发现现在好像苍蝇是越老越多了。

写了这么多,有的人看了肯定要想,你怂是个贼吧?要不然这么清楚,告诉大家我不是的,我这个人爱偏,爱看爱了解,就知道一些,又有人问了,你这么明白,贼不偷你吧?说错了,我也叫贼偷了两回,但是全部让我抓住了。

小偷

网图

第一次大概是在90年左右,有一天我从解放路往北郊回走到火车站,原来有一个西安食品店,那里面的烟品种特别的全(是香烟不是大烟),我去想买包烟,就趴在柜台上看到底是买1块的还是8毛的,我的钱在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放着,只有10个元,我正看的时间,就感觉屁股后面一动,我伸手一拍屁股没有手,在一回头看见一个人已经走到了门口,白衬衣,军大裆,20多岁,正好他也在看我,我有印象圆脸。我给营业员说给我取一包烟,人家把烟给我了,再摸钱没有了,只有10块钱不见了,弄了个丢人。出来了我想不通,就想这怂才偷了10个元,估计不会走远,就是刚才我看见的那个人,我就坐在马路边的栏杆上等,有一个小时吧,我看见一个人特别的象,往过走来,我就从栏杆上下来,心想做贼心虚,黑呼一下,离我有2米远的时候,我说站住,他一看我转身就跑,我看就是,追!他从解放路往火车站跑,那时我才从部队回来,素质还行,追到现在的汽车站后面原来有个巷口,飞起一脚踢倒了,刚要打,人家把钱给我掏出来了,我一看算了,把人放了。

95年我去康复路拿货,在3管区跟我伙计刚在人家的摊位上看了看,一个大镊子就进了我伙计的口袋,叫我一把给抓住了,摆地摊的穿的不好,把我们还当成了外地凯子了,人家眼睛了一瞪说,放开小心挨打,我伙计脾气不好说打,一动手,烟民吗,就是不行,一个跑了一个让我把鼻血打下来了,人一下围上来了,我一看害怕了,一会警察来了再把我拉去咋办?我给我伙计说走,我们赶紧就跑,比贼跑的还快。不过倒没有丢什么东西,那个时间我摆地摊卖的是钥匙链,等二天在轻工门口摆,我把大镊子放在摊上,有一个人问卖不,我要3块,人家没有还价就买了,后来我在医药商店一看是8.5,哎,卖便宜了。

其实贼娃不可怕,可怕的是咱们自己没有胆量和他斗,做贼他毕竟心虚,他也没有什么高超的技术.是咱们自己不下心罢了,如果大家团结起来,社会风气好起来了,不要警察也把贼娃给收拾了。

西安有贼之本地贼篇 二维码相关阅读
70年代的小偷通缉令
我和小偷不得不说的故事
那个让我流泪的小偷
我在火车站被一个维族女贼威胁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