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137期]免费幼儿园停办

@ 十月 29,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10月29日。2013年的今天,陕西日报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1772期之9),此公司将负责管理和运营陕西传媒网,标志着日报开始进军互联网。

[1]李小棚的幼儿园

还记得蓝田代课教师李小棚吗(970期之21249期之10)?一个月薪只有180元的乡村教师,在蓝桥镇开办了一所完全免费的幼儿园,这也是镇里唯一的一所幼儿园,两年间,他花光4万多积蓄,靠暑假打工为孩子攒书费,但幼儿园却因为没有手续而面临取缔的风险。2012年8月27日,这位被凤凰卫视称之为苦力教育家的老师,在买课本的路上遭遇交通事故,不幸去世(1348期之8)。

时间又过了两年多,2014年10月28日,李小棚生前最大的心血——蓝桥幼儿园,最终因资金、管理等问题,被迫摘牌停办,李小棚的姐夫刘新堂表示,停办的原因有二,其一是钱,目前『李小棚幼儿助学基金』仅剩1万多元,连一学期都无法维持,1000元的工资根本招不来专业的幼教老师,而再让社会人士捐款也不合适;其二是权,镇上分管教育的领导来幼儿园检查,幼儿园的老师和学校都没证,没办法规范办学。幼儿园现存的38个孩子将被转入蓝桥镇中心小学学前班,未来会进入镇里新建的公办幼儿园。

蓝桥幼儿园从创立到停办,历时7年,在李小棚生前,一直靠他个人积蓄和打工赚钱以及网友捐款来维持,而在其去世后设立的『李小棚幼儿助学基金』,爱心捐款也是维持幼儿园运转的唯一收入来源(1527期之1),花大钱未必能办好教育,但办教育一定是要花大钱的,尤其是一个免费幼儿园,免费二字背后的有着昂贵的成本代价。

因此,李老师的遗愿,其实有两个解决办法。

  1. 由政府接手继续维持这份福利,当然,这就要靠税收将成本均摊到每个人头上,尽管免费并不被绝大多数经济学专家看好,但在我国这个税负颇高但政府支出不透明的国度,这种支出算不算浪费?对弱势群体的免费和义务教育有什么区别?这值得商榷。
  2. 政府退出绝大多数领域,除了当当保安不要管太多,开放社会准入、允许民间慈善(这个词不知用得十分妥当)进入,一切市场做主,由人或者说由企业来代替政府来选择什么人需要被帮助、决定资源的去处,这样是否能降低成本?让真正的弱势群体得到合适的帮助?这也值得商榷。

回到蓝田,在李小棚开办幼儿园之前,事实上蓝桥镇根本没有一所幼儿园,这才是政府部门真正的缺位。

[2]一个老人

近日,天气渐冷,“@时过境迁lo”在南院门老市委对面发现一个80多岁的老人露宿街头,他说:“老人为了给爱人治病卖了房子欠了很多债,可爱人还是去世了,唯一的孩子出车祸也离开了他。老人以捡瓶子为生,他说『给医院把债还完了好闭眼离开这个世界』。”

老人

这条感动点颇低的微博引来了另一种说辞,两个今年才注册的小号先后说了几乎一样的观点。

  • @用户5190105092”说:“我在南院门附近住,五六年前我在北四府街见过这个老人。当时有人问老人,老人说他是陕南林业局的一个职工。因其他原因被单位开除,现到市信访局上访,解决老人的养老退休问题,看到今天这条微博和五年前见过的那个老人是一个人。不知道这条微博老人说的情况是真是假。”
  • “@用户5288918294”说:“我家就在南院门芦荡巷居住,经常见到这个老人,这个老人嘴里没一句真话。老人说他以前是陕南林业局的,来西安是为了打官司解决养老问题。这次又说是为了筹钱还款。他这么说无非是为了博取大家的同情,请大家不要被假象迷惑。”

把小号、洗地、博取同情等诸多诛心揣测放在一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个老人存在的事实都挺打脸的,无论是医疗欠债,还是因养老信访,不是吗?按照某些人的说法,因为养老来信访的人就该人道毁灭别妨碍社会主义和谐盛世吗?

[3]又一个老人

上周末,“@Michelle琪-”在钟楼银泰地下通道旁,遇到了一位正拉手风琴的老奶奶,她在盒子里放了几块钱,便收到了老奶奶赠送的一本由她自己撰写的书。“@Michelle琪-”感慨道:“没有乞讨,没博同情,只是享受生活,值得得学习。奶奶叫罗瑶华,出了本有影响力的书《步痕》,为她祝福!”

老人

通过搜索得知,罗瑶华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下岗矿区老太太,这本的自传体小说描述了矿区人的成长历程。“@张小修”说:“十几年前我上大学的时候,她就在铜川矿务局新风大楼门口卖过,现在还在我家,还有她签名,卖了这么多年,估计也不是为了钱,就图一乐。”

[4]救济制度

两年前,骡马市一个精神有问题的流浪汉当街砍死了一个女孩(1277期之11279期之事件1282期之4、51283期之41284期之101508期之6),2013年12月19日,西安中院宣判,被告人田荣荣因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依法不负刑事责任,附带民事赔偿38248元(1824期之1),对此,西安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强制执行,然而经法院调查,被告人田荣荣及其父均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于是只好裁定执行终结,而受害人家目前也负债累累,其家属两年多来,先后向法院递交了5份贫困证明,至今没有结果。对此,“@张周斌律师”提出了一个建议:应当尽快建立刑事被害人救济制度。

[5]竹井盖

10月26日,“@金子金_”在未央路雅荷花园站附近 发现了一个竹质的井盖,他说:“此处的井盖很轻,而且还是竹子做的,我亲眼看着一辆摩托车后轮子连人带车一块儿陷了进去。”

官方还没解释,就有人来洗地了,“@杨同学变成考研狗”说:“求多看点书,作为一个新闻媒体人,再不要丢人了!去看看竹筋混凝土再来说话!这地方是的承重对人来说绝对够了,摩托车大路不走非要往这种地方挤,不作死不会死。”但是,西安市市政公用局的回复扇了这位同学一耳光,相关人员表示,该路段的排水井盖不属于市政部门管辖范围,但在城市道路上使用竹筋井盖肯定是不符合规定的,随后,井盖所属的经开区市政工程局回应称:“是施工单位偷工减料惹得祸,将尽快进行更换。”该对这位考研狗说啥好呢?

[6]暴漫被查

喜闻乐见的暴走漫画在宝鸡被查了。据华商报透露,这是由于有家长举报,宝鸡市区不少学校周边发现有暴走漫画等不适合学生阅读的漫画书,书中内容不健康,于是宝鸡市文化稽查队对学校周边进行了排查,虽然未发现暴走漫画,但发现了“泡妞证”、“麦霸证”等非法印制的证件,并对此进行没收。

有网友透露,暴走漫画的主笔@王尼玛说了很多遍,小孩子不要看暴漫,但可悲的是,天朝执政者始终认为漫画就是给小孩子看的,这就导致一边是国产动漫漫画低龄化傻逼化,另一边是大棒一挥消灭一切在官方眼里的儿童禁品,至于分级制度,没人在意。我们连看什么漫画读什么书都要被人决定,真是一个和谐盛世。

[7]骨折变截肢

汉中人小薛今年28岁,9月1日,他骑电动车在西安摔倒,被送到红会医院进行骨折治疗,但这次治疗却让他右小腿被迫截肢。10月1日,红会医院的魏星对小薛称,这次手术中他们有过错,想给他赔3万元了事…看,不要把每一次医患矛盾都理解为媒体推波助澜或者患者无理取闹,二把刀的大夫也是医患纠纷的重要原因之一,一个骨折就把腿锯了,这放谁身上能接受啊?

[8]世和投资

投资

进入10月,省政府门口先后迎来两次因世合投资而引起的群众『占领』,10月22日10时许,目击者“@岳岳岳-LLL”透露:“陕西世合投资有限公司非法集资,老板跑路,骗了很多人钱。”10月29日,被骗的人再次『占领』了省府大门口。据“第一新闻”透露,世合投资涉嫌集资诈骗,早已人去楼空,目前有上千投资者血本无归,涉及资金达2.6亿。

[9]生孩子的女娃

10月28日10时,浙江苍南龙港第五中学一名女学生在厕所里生下一名男婴,据“@钱江晚报”跟进,这名女生今年15岁,初三,西安人,家中独生女,父母都在龙港镇打工,女孩母亲一直没发现女儿怀孕,只以为她是长胖了,还让她吃点减肥药,少吃点饭。

对此,“@杨洋洒洒V”感觉很不可思议,她说:“新闻怎么老是爆出十几岁的孩子动不动就在厕所生个孩子,除了对这些女生自我保护和随便意识的不理解外,更纳闷的是为么她们生个孩子就那容易,厕所一下就生了,当年我可是躺在手术台上鬼呼狼叫了一天,把医生都吵烦了,让我别喊了,女人么谁不生娃,我只想说,麻蛋不喊怎么知道疼。”

[10]徒手砸核桃

最后,请大家欣赏一下“@Vincent–Wan”的绝技——徒手砸核桃,对于这一技能,很多人在微博上不屑一顾,自称简单的很,看,现实生活中就是这么多嘴子,说简单的也砸10个核桃来看看嘛?

[西安e报:2137期]免费幼儿园停办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76期]听首神曲过周末
[西安e报:1041期]非理性软暴力
[西安e报:1407期]都是钱闹的
[西安e报:1772期]日报进军互联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