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绣春刀》到《织冬剑》

@ 十月 30, 2014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掏空一切的互联网》。】

《绣春刀》这片子拍出来了东厂锦衣卫的肃杀凌厉。带斗笠,将面容笼罩在黑暗中的无情杀手们排成一排,唰的一下齐齐亮出明晃晃的刀剑,很气派威风。

另外,关于朝廷上的那些言语,虽然是发生在远在数百年之前的明朝,但是听起来却又是那么的耳熟能详。比如沉默干练的属下低头禀报,说这功劳全都会记在上司的名下。上司一副獐头鼠目的模样,得意洋洋,漫不经心地接受着属下的效忠。之后,这名悲催的属下在禀报完日常工作后,做出欲言又止状。领导斜眼一看,说有事儿?属下斗胆进上一步:说不知最近的晋升的事儿可否办好?领导哼的一声,说关系需要上下打点,哪里有这么快的,你别不知足,想要办事快点儿就得多拿钱!

这样的对话,虽然我未曾亲身经历,但其中的言语神态,那毕恭毕敬的隐忍,那作威作福的倨傲,让我不禁想要拍出一部现代版的《绣春刀》,为了加以区分,就叫《织冬剑》吧。

为了使得观众能够很好的辨认出是一个系列。除了名字对仗之外,剧情一概复制过来。

分镜我都想好了。正如《绣春刀》第一幕,我们的《织冬剑》的第一幕放在XX市的高档住宅小区,时间就是凌晨两点好了。

出场人员:老赵,小李。

老赵一边晃着手电一边说:小李你刚毕业不久,来我们小区当保安真是委屈你了。跟你说,这大晚上的,在这小区里面露头的只有三类人。
小李凑身上前接话:哪三类?
老赵:我们这些悲催的保安自然是第一类。
小李:恩,然后呢?
老赵:这偷鸡摸狗的毛贼,自然是第二类。
小李:那第三类呢?
老赵:…
此时小李注意到老赵没有作答,反而停住了脚步,拿着手电往两栋楼之间的黑暗处照去。
老赵:什么人!(语气凌厉,富有杀气,手要摸向自己的电棒)
小李不由地紧张起来。两人一点点地向黑暗处摸去。
忽然,从黑暗中走出来了五六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他们面无表情。
其中一人主动走上前,递出了名片。
老赵接过,看清上面的字样顿时 “啊”的一声跌坐在地上。小李顿时问道:怎么了?!他们是谁?
老赵起身拍拍屁股,面色如土,拉着小李飞奔而去。
最后的镜头是老赵给小李说的一句话:他们就是我说的第三类人,中纪委啊!

绣春刀

从《绣春刀》到《织冬剑》 二维码相关阅读
那燃烧着的雄性之魂
迟暮的少年
人人都爱伟大征程
伟大的《菲利普船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