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逼过敏

@ 十一月 3, 2014

【感谢“@西安王朝阁”的原创投递。作者曾撰文《抽猴跳舞的老han人》】

几年前的一个中午,在单位食堂吃过午饭后,我们开始了一月一次的全员大会。这个单位的会经常在中午一点开,开到下午3、4点。大家全都噻的饱饱的,坐在哪里昏昏欲睡,使劲往腰和屁股上攒肉。

老板唾沫乱飞,我坐在那里越来越不舒服,感觉喘不上气,面部慢慢僵硬。坐在我旁边的伙计偶然间看了我一眼,吓得他魂飞魄散,惊道:“你的脸咋了?”我也不知道咋了,问他:“咋了”他说:“肿了!”肿了?!这他娘的咋回事啊?赶紧溜会,蹿到楼下的诊所,老大夫看了一眼,说:“过敏了”,开了两片扑尔敏服下去,好了!

好好的怎么会过敏呢?我会想了一下,中午在食堂,大家全都噻的“四菜一汤”,噻的好开心,怎么就偏偏我一个人过敏了呢?老大夫问,是不是吃啥水果了?我想起来了,午饭后,大家一人一个桃子。有个娇滴滴的妹子表示她不爱吃桃子,把她的也给了我,于是我就噻了两个桃子。对,肯定是桃子,让我过敏了。

为了验证,过了几天,食堂的餐后水果依然是桃子,我拿了一个咬了一口。果然,又过敏了。从此留下了心理阴影:即使不吃桃子,在每个月必然要进行的那个“高规格”会议上,过敏的症状就会出现。每月一次,很准时!这成了我的“生理周期”。伙计们替我总结了:你对装逼过敏。

对于一些流于形式的冗长的毫无必要的会议,说它是装逼,都有点侮辱装逼这个词。但它确确实实地存在在我们生活、工作的每一个角落:早会、晚会、夜总会(夜夜总开会的简称),周会、月会、季度会。

说回到那每次都使我过敏的会吧,日期和流程是早就定好的,开会之前,总办还会专门打印一张“会议通知”,加盖单位公章,贴在公告栏里。任何人,没有正当理由,不能缺席,即使你有正当工作要干。发言的人也是早就定好的,每个人为此专门准备了PPT,总办工作人员要把笔记本电脑拿到会议室,脸上投影仪,拉灯!开会!一个加强连的人屏气凝声,黑乎乎地挤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投射着投影仪的颜色,眼珠子上散发着狼眼一样的光。逼格极高!

王朔老师曾经说过:逼是一样的逼,装上见高低。以上这些都不算啥。更过分的还在后面,在这种近乎变态的装逼文化的影响下,每个部门的领导也慢慢学着对他所领导的部门制定了详尽的开会计划,这个计划要报到主管领导,一层一层直达最高领导签字审核。再在公告栏贴出来,一项一项有人督促执行。当然在领导看来,会开的好,这个部门的领导就有水平,有前途。嗯!能干!

ppt

在开会这件事情上,所有的部门展开了竞赛,会议室成了这个单位使用频率仅次于厕所的场所。当然,逢会必有PPT,哪怕就是一句不咸不淡的屁话,PPT也要做的漂亮。在几个“提拔不考察、罢免不宣布”的类似股级干部的部门领导的重视和实践下,一时间,所有的员工都会了一项新技能:做PPT。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过了一段时间,领导们可能发现装逼也需要创新。于是乎,就别出心裁地发明了一项逼格更高的装逼项目——填报表。每个层级都有属于这个层级的各色报表,填的不亦乐乎。每一个员工在忙完正常工作后一项关乎绩效的重要工作就是填表。有员工形象地把男女员工称之为“表哥”、“表姐”。

为了开会而开会、为了填报表而填报表,而且要把这些事情做成集体性质。我敢断言这种现象在一些非生产类的企业广泛存在,而且根深蒂固。似乎也有它存在的理由:老总没会可开、没字可签,总不能让老板闲的挠球吧?换句话说,在一个单位里,最无能、最清闲、最不应该有的人就是老总。你看现在大街上,风刮倒一个LED广告屏,砸到的10 个人里面,必然有8个是各色“总”。

会愉快地开着、表纠结地填着。就这样,村骗乡,乡骗县,一路骗到国务院。弄虚作假提了干,踏实肯干你滚蛋。

今年的经济确实不景气,好多“总”们都感受到了“钱难挣、屎难吃”。辛苦了一年,报表确实很难看,天天骂娘。但是,比报表更难看的,是账面,全他吗是欠账啊!会是没心情开了,那么多人坐一起开会还浪费公司的纯净水和冲厕所的水,还有老总的口水;报表也不用看了,看多了全是眼泪。每天打印那么一摞子,既浪费纸张又浪费油墨。

当过敏的毛病好久没有出现之后,我竟郁闷地发现:我们的生活没有丝毫变化,各种问题依然存在。大街上依旧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在人群中,时不时地还会出现几个行色匆匆的“总”,对着电话客气地谈着折扣、谈着回扣,你要是敢多看他们一眼,就再也无法忘记他们疲惫的容颜…

装逼过敏 二维码相关阅读:
如何在艺术展上装逼
一个文艺青年装逼的早上
陕西广播欢乐电视台
奥巴马,我真替你捉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