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万圣节礼赠:《闪灵》

@ 十一月 7, 2014

不知从何时开始,万圣节也变成内地年轻人追捧的西方节日。与其说是他们热衷于西方的习俗文化,倒不如相信这是无奸不摧的商人借势炒作的商机,或者是一众都市青年借题发泄的由头,生活压力跟凯尔特人的亡魂寻找生灵是一样的孤独寂寞冷。

万圣节的主题是鬼,通常商家会把万圣节的营销节奏拉长到11月中上旬,今天来聊聊恐怖片勉强应景。

提到大导演库布里克,《闪灵》是不得不说的作品之一。在《娱乐周刊》评选出的电影史上最恐怖的电影里,《闪灵》名列第九。从历史地位来看,《闪灵》以其独特的拍摄手法、场景构造、色调搭配、后期制作,对后来的恐怖片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不仅如此,在恐怖片之外的领域里,大有向《闪灵》致敬的借鉴,比如《The Kill》的MV和《功夫》。

偏僻的山谷、刺骨的雪地、幽闭的酒店、惊悚的配乐、雄壮的航拍、耐心的长镜头,《闪灵》的开篇没有过多铺垫,直接告诉观众:这是部恐怖片,胆小勿入!而且顺势传递出影片的故事地点及气候。别忘了,恐怖片的一切元素都偏于极致,当气候属于极致恶劣时,也是恐怖片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闪灵》正是如此,空间大、空、闭塞,与外界几乎失去联系;气候冷、冻、大雪,增添了几分恐怖氛围。

这眼神…

这眼神…

《闪灵》并不是那种依靠惊喊怪叫,没事就冒出个散步人间的鬼吓你一跳的恐怖片,而是通过构造一个微小的封闭世界,同时赋予主人公郁郁不得志的事业,让客观的条件带动出主观的压抑,让压抑推动精神崩溃,走向毁灭,走向无法自拔,给观众以现实意义,令观众感同身受,发现这是生活将人逼向绝望,不是吗?

上一位担任酒店看守的格瑞迪亲手制造了一起家庭悲剧,后又滋生了主人公托伦斯的家庭悲剧。格瑞迪在托伦斯面前出现,表面上,他是亡魂再生,当然是鬼;实际上,他是库布里克,也可以说是小说原作者斯蒂芬·金,有意而为之的心魔,托伦斯的心魔,看官的心魔。格瑞迪寓意着艰辛生活、生存压力、负面情绪,这些孽障不断絮叨,扰乱了托伦斯的心绪。所以,这也是《闪灵》的伟大之处,它的恐怖由内至外,由浅至深,把观众带入到托伦斯的世界,某一刻下,观众都是托伦斯,内心里都有位格瑞迪。与之相比,进鬼屋冒险被外表吓吓真有那么恐怖、那么挥之不去吗?

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是挂在墙上的照片,清晰可见托伦斯站在中间。这种手法的运用被后人反复捯饬,将时间前移,抛出悬念,留下回想。库布里克的谜团至今争议连连,有人说照片的日期承载着印第安人的痛苦,预示着托伦斯乃印第安人的亡灵回来复仇,库布里克在反思美国的殖民主义,有人说这是前世今生的轮回…

其实,这些并不重要,它只是为《闪灵》锦上添花的一笔。《闪灵》树立了恐怖片的榜样:真正的恐怖在心,不在眼。

《迟来的万圣节礼赠:《闪灵》》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罪恶之城2》:黑白制造肮脏
《大话西游》20年重映,你会看吗?
《醉乡民谣》:哪来那么多励志故事
《使徒行者》:火爆因为时代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