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147期]15岁的少女之心

@ 十一月 8,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1月8日。两年前的这天,十八大开幕,习近平登基

[本周焦点]支书大战警察

葛七宝和西安警方之间的“斗争”(2144期之12145期之1)继续深化。11月8日,有知情人再爆猛料:

2010年,西安市公安局“城管支队”取消,改为“处突支队”,原职能将依归属地管理原则,即哪里出现的事件由当地派出所和辖区公安机关管理。新支队成立后,该支队职能主要以处置突发事件、群体性事件、排查化解矛盾、建立情报信息系统、打击违法行为、配合会展经济。会展、球赛、演唱会等大型活动外围安保也归该支队管理。在葛七宝的事件中,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在葛七宝打警察身上,却忽视了“处突支队”随城管执法实际上从2010年开始已经不合法了,也就是说,即便葛七宝违法,但处突支队与城管一起执法首先违法了。

爆料人是@夜幕101,刚刚注册的一个新帐号。从此人对警方内部情况了解的程度来看,这很可能是一个“深喉”。他的话发布之后,引来了一群人的攻击。这群人还攻击、批评INXIAN不应该发这种微博,理由是@夜幕101的言论会影响办案。攻击者丝毫对警方在执法中对葛七宝进行殴打的恶行也选择性失明了。

水军们制造的这种逻辑陷阱很容易把一些脑子不清楚的人绕进去。用一个看似光明正大的目的——查处违规拉土车——把警方不合法的“执法行为”进行“合法化”的解构。这是一种很典型的“语言伪术”。

现在这个事情闹这么大,肯定不会虎头蛇尾地结束。后面的好戏应该更令人期待。

[本周话题]女儿失踪之后

众所周知,INXIAN几乎不在微博里发布任何寻人的信息,因为很多寻人最后都被证明是很无厘头的。本周又一个实例验证了INXIAN的做法是那么正确。

在陕西都市快报的报道中,女孩的母亲是李女士。11月4日,李女士说:“我让女儿去给我拿充电宝,她一直没回来。我找她,发现她不在了。”李女士一家是从江苏徐州来西安打工的,平时就住在某工地提供的宿舍里。李女士还说:她女儿15岁了,但是还没有手机,她的身份证带走了,身上没有带多少钱,穿得也非常单薄,她和丈夫非常担心女儿。

被傻逼们疯转的微博
新浪陕西发布的微博截图

7日,此事有了结果,相当狗血,令人脑洞大开。在微博、微信里的脑残、傻缺们的疯狂转发的压力之下,大明宫派出所在接警后经40多个小时努力,7日在鱼化寨一旅馆中将女孩找到。女孩说:“因其家庭特殊,母亲管教太严,找不到归属感,便找朋友玩去了。”在警方发布的消息里,李女士的真实姓氏也藏不住了,她其实姓赵。

女孩找到了
来自@残月留泪痕的微博截图

赵女士对陕西都市快报说的话,和她女儿对警方说的话,是两个不同的“版本”。人常说:“知女莫若母。”难道赵女士是后妈?前面的那个李女士才是亲娘?

这个15岁的女孩出门的时候带着身份证,从位于西安东北方向的大明宫跑到西南方向的鱼化寨,然后去旅馆里开房。如果草榴上出现“西安鱼化寨15岁小妹真嫩”之类的标题,我们不要吃惊,我们应该耐心期待…

[本周逝者]刘力贞

11月3日14点左右,刘志丹的女儿,陕西省第五、六、七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享受正省长级待遇) 刘力贞逝世,享年86岁。

生活简朴的刘力贞老人
刘力贞的资料图(王宇翔摄于2013年端午)

《东方红》这首歌是给刘志丹写的,后来的事情就成“你懂的”了。如果没有“你懂的”那些事,这刘力贞或许能当个公主啥的,一旦成了公主,就不会只是陕西地方上的“人大常委”了。

11月7日,她的葬礼上云集了陕西省的党政大员。官方报道说:赵正永、娄勤俭、马中平、孙清云、江泽林、郭永平、魏民洲、姚引良、景俊海、安东、毛万春、刘小燕、陈强、高龙福等省级领导;白纪年、张勃兴、安启元、李溪溥、程安东、周雅光等离退休老同志;王三运、刘伟平、欧阳坚、杨德中、陈德铭、胡德平、白克明、贾治邦、林汉雄、黄静波等兄弟省区市、中央部委领导;以及老一辈革命家子女和刘力贞同志生前友好,家乡代表等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或发来唁电、送来花圈,中共中央组织部,陕西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甘肃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等送来花圈。

刘力贞葬礼
11月6日刚和周带鱼小平(2145期之2)会面过的景俊海大官人也来了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下面这些更大的人物: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刘云山、李建国、赵乐际、栗战书、朱镕基、李铁映等分别发来唁电或送来花圈表示悼念。受习仲勋夫人齐心委托,习远平到家中吊唁并出席遗体告别仪式。刘力贞同志病重期间,赵正永、娄勤俭等省级领导多次前往医院看望。

更亮的亮点在这里——习远平在《陕西日报》撰文纪念刘力贞,文章题为《两代人的革命情怀——深切纪念刘力贞大姐》。作为大美女张澜澜的老公,习远平在文章的结尾秀了一下他写的两首诗:


才瞻贞姐英雄面,
祈我平安寸寸心,
却报三秦断肠雨,
万家千户正哭君。


万针千线织奇缘,
温暖两家八十年,
大袄不存人已逝,
毋更天地共婵娟。

习家和刘家交情很深,所以刘力贞的葬礼规格这么高,是不言自明了。习家、刘家都是陕西人,都在陕北干过,都被毛泽东收拾过,刘志丹的死,至今依然不明不白,民间、学界一直有猜测是毛泽东害死他的,当然,官方是不承认的。

[本周数字]5元

当年的那个女网红——糖葫芦西施——你还记得吗?她在2009年一度火得一塌糊涂(301期之2),屌丝们纷纷前往她的摊位前膜拜、跪舔,搞得她很紧张,一度都暂停营业了(305期之10)。后来,在某些高人的调教下,她注册了自己的个人专属商标,进行了大规模商业化操作。

时隔五年之后,她的生意看来不错,品牌和产品都在,还涨价了!每个买到5元

糖葫芦西施
少女变熟妇,商标却没变。(图:乌托邦小斯)

[本周图片]同样也是卖糖葫芦

8日17时许,在大雁塔广场,有三个城管围一个卖糖葫芦的,胖城管语气比较冲。围观群众们对城管意见很大。迫于群众压力,城管放走了卖糖葫芦的,但是又要拿走人家的车钥匙。卖糖葫芦的没办法,赶紧推车逃跑了…

卖糖葫芦的被城管围攻了
感谢@嘉宝Mia现场播报

[本周电影]媒体是做什么的?

11月8日,是中国的“记者节”。“媒体”这个词,在中国已经被异化。和西方的媒体不同,中国的媒体主要是宣传工具。因媒体被异化,中国的记者同样也被异化。送上一个电影给您,来自汤姆克鲁斯的《狮入羊口》,电影提出了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媒体难道是宣传工具吗?在中国,这个问题尤其尖锐。

[西安e报:2147期]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686期]杀鸡给猴看
[西安e报:1051期]业委会的困境
[西安e报:1417期]高校向十八大献礼
[西安e报:1782期]车主都是冤大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