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合阳看社火

@ 十一月 10, 2014

原文首发于《杨莹的博客》,感谢作者“杨莹”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醉长安》。】

我们前往史称“古有莘国”的合阳。在路上遇到很多外村的人前往坡南村去看社火,长长的人流,形成一道风景。古老的社火,来源于对古老的土地与火的崇拜,也来源于原始的宗教信仰,意在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万事如意。

终于到了坡南村,社火队伍很长,排在社火队伍最后面的是一辆辆农用卡车或手扶拖拉机,车前贴有生动热烈的对联和祝辞后面,却是血淋淋光着身子的男子,合阳南村的血故事又是社火的另一种形式,即“血社火”,是这里独具特色的民间社火,也是头一次看到,可谓开了眼界。

“血故事”既充满神奇,又寓教于乐,是民间祛恶扬善,宣泄感情,凸显才智和生命力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距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如今,新一代的坡南村年轻人继承和发扬了“血故事”这一民俗文化形式,并在道具、化妆、扮相、血彩、烟火等方面不断改进,每逢春节、元宵节等重要节日进行演出,以反腐倡廉、惩恶扬善为主题建三清阁、魁星阁、土地亭及砖塔,现存多系晚清建筑。福山一峰耸翠,万柏环青,西依黄原,东临大河,地势险峻,风景优美,自古为渭北胜迹,前人有“秀夺终南”之赞语。

从福山上下来,我们来到坊镇东雷村。上锣鼓是东雷村一代代流传下来的一种别具特色的民间艺术形式,因东雷村地处偏僻,上锣鼓多年来并不为外界所知。如今,“上锣鼓”仅存于东雷村,成为东雷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每年春节到十五,村民都要表演“上锣鼓”,祈福求神、庆贺丰年闹社火。上锣鼓的锣鼓点分三段:首段名为“排锣鼓”,演奏的时间较短,在于招引观众,节奏平稳和缓;第二段乃“敲锣鼓”,节奏较快,气氛热烈;而第三段,才为“上锣鼓”。

社火

站在这块土地上,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诗经》中与舞蹈有关的诗,表演性舞蹈诗、宗教祭祀舞蹈诗和民间乐舞诗,如对其进行民俗阐释,这三类舞蹈诗都具有民俗价值。表演上锣鼓时,场地四周燃起堆堆篝火,两社群众高擎火把,照得夜晚如同白昼,天寒地冻、北风凛冽,舞者却赤膊袒胸,只穿一条短裤。每个锣鼓手的脸皆涂成红色、粗眉,有的头插野雉尾,有的头戴草帽壳,还有的戴一副用核桃壳制成的眼镜,也有的胸前戴着护胸罩式的饰物。这种装饰打扮甚为奇特,仿佛让人们看到原始先民的某些形象。

不到合阳,不知这里的社火有着如此多的花样,不知这里民俗文化保存得如此完好,这样的锣鼓、这样的社火、这样的祭祀仪式,我都是第一次看到,第一次感受,尽管被挤到墙角看不清楚,我的心却与耍社火的人一起激动着。受气氛感染,我似乎已是这个“部落”里的一个村民,祭祀主持引领着大家,我随民众一遍遍大声高呼:“呜呼,莽莽大地,悠悠苍天,天公地母,万物之源,四漠之首,黄河为先,共祭三神,祈求平安,风调雨顺,虎岁丰年,天下太平,人人乐欢,佑你子民,沃土肥田,佑你子民,屯满粮食,佑你子民,足达四方,佑你子民,广开财源,佑你子民,家庭和睦,佑你子民,身体健康,佑你子民,人才济济,佑你子民,凤女龙男,佑我东雷,日新月异,佑我东雷,勇往直前。尚飨。”

数九寒天,敲鼓的人却只穿着裤衩,裹着绿树叶,光膀子上交叉斜背着马铃。就这样敲啊追啊,争得难解难分,他们敲得浑身发热,脱成光膀子,一个个汗流浃背,敲大鼓的身后还要有人专门用小簸箕扇凉呢,从来没有人感冒过。他们以往在争夺中总难免擦破一点皮,滴几滴血,但愈是这样他们愈是高兴,据说东雷村三面环沟,村子驻扎在“五鬼头”上,一见了血,妖魔鬼怪便被镇住了,当年一定风调雨顺。

我们离开时,两社双方似乎皆未尽兴,他们并未马上穿上衣服,一个个仍是摩拳擦掌的样子,他们表演时不限人数,往往是跳累了,立即有人进场替换,反复表演。只待我们离开,他们会继续这边锣那边鼓,继续追啊敲啊,直至深夜,精疲力竭之后,方散。

《在合阳看社火》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年的味道(上)
[城市笔记]社火
大白杨和细柳镇的社火
与朱鸿先生商榷细柳镇社火细节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