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巍巍的清晨

@ 十一月 18, 2014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铁锅炖羊肉》。】

法国人常说:“早餐吃的像皇帝,晚餐吃的像乞丐”。俄罗斯谚语说:“自己吃早餐,和朋友一起享用午餐,把晚餐留给敌人。”看来全世界人都知道早餐的重要性,忙碌的一天逝去,当夜归人和宅一族都相继在各自的故事里沉沉睡去,倘若不知道拂晓后有什么温暖的早餐在等待着他,那新的一天又靠什么来驱动呢?

当然你不能轻视那些目光些许呆滞,在肯德基餐厅一边啃着法风面包啜饮豆浆一边酝酿感情的上班族,比那些街头的摊档相比,这里的卫生条件要好得多。还有那些在冬日的街头引车售卖的“放心早餐”,靠蒸腾的热气也抚平了不少人心头的寒意,尽管我总对这种速食的味道敬而远之。

周末的时候,对自己格外好,除了睡到自然醒,就是不忘去市场里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花泡馍。豆花是宝鸡凤翔“三绝”之一,豆花比豆腐脑稍硬,比水豆腐要软嫩,制作“豆花”的时候,豆浆点石膏要趁热徐徐倒入缸内,注入石膏水的过程中不断用长把木勺由缸底向上翻动,看起浆程度,待先起大白花后起小白花时即停止搅动,盖好盖,20分钟左右即凝结起块状豆花,这在技法上叫“淀浆法”。 硬,是凤翔豆花泡馍中豆腐的硬功夫。豆花泡馍中的豆花,要能用筷子夹起来,如果筷子一夹就碎了,那不是地道的宝鸡豆花。

豆花泡馍
豆花泡馍 图By@滕小盆

卖豆花泡馍的女老板看见我来了,迅速将切好的锅盔倒入一口豆浆锅内,顺便说一句,在西安卖“豆花泡馍”的都是西府人,店主自己点豆花,但是锅盔都是从宝鸡老家那里进的货,毕竟精力有限,而宝鸡锅盔也是一门手艺。切成薄片的锅盔在豆浆里稍泖煮,即刻盛在碗里,店主从保温桶里舀一片豆花搁在馍片上,然后熟练地调盐、辣椒油、黄豆、咸菜丝、香菜,然后再浇些豆浆,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花就好了。好吃的豆花泡馍,讲究的是豆浆要“煎”(热火的意思),辣子要“汪”(指漂浮在汤上的油和辣子要满)。一碗豆花泡馍,红油四溢、白里透红、红里露白,色彩艳丽,如同花卉,故称“豆花”。吃豆花泡馍的时候,可以找老板讨一碗豆浆,啜一朵嫩嫩的豆花、嚼一片筋道的锅盔、喝着热乎乎的豆浆。

“鲁迅曾说,鲁镇的早晨是在摇橹声中醒来的。那份静谧和温馨为鲁镇所独有,而对于大多数凤翔人来说,每天清晨,一定是伴着浓浓的豆香醒来的。这豆香味,来自一捧捧黄豆熬成的浓浆,点成了豆花,配上了锅盔,凤翔人的一天便从豆花泡馍这独有的香味中开始了。”《宝鸡日报》系列报道《舌尖上的宝鸡》对豆花泡馍慢火熬出,描述的格外入目。

掀开盖子的一瞬间,那颤巍巍的豆花被铜勺舀起,像皇帝一样吃,莫过于此吧。我心里轻声的赞许。

颤巍巍的清晨 二维码相关阅读
豆花泡馍
“掰城”
此馍非彼馍
慢生活 咥泡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