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要慢慢吃

@ 十一月 21, 2014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 關中生活》,感谢作者“又是春暖花开时”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浅水塬上咥血条汤》】

在学校餐厅要了一碗“非”陕西面,因为旁边的那家岐山面已经吃过无数次了。这家的刀削面严格上说也不算是山西面,因为面形是刀削的,从山西而来,但调料却已经陕化了,什么肉臊子、素臊子,还有鸡蛋西红柿臊子,山西人可不是这么吃的。

吃面的时候,我就在比较,岐山面和刀削面为什么会在校园里这么流行?我时间充裕的时候会到校外寻觅其他面食,如西外面屋的油泼棍棍面,还有郭杜的大个子裤带面,味道都很独特。但一个人或时间短的时候,一般就在校园餐厅解决了。而餐厅就这两样面还比较象样。问了旁边坐的同学,说法不一,有说量大,有说味浓,有说两个很象(都可干拌也可汤吃),有说等的时间短,理由都成立,卖家买家都喜欢。

但我发现,现在山西的刀削面不酸,陕西的岐山面却醋放得重,西府人吃醋比山西人还厉害吗?可能是陕西本土的面还保留着原味,而外来的山西面就本土化了。

陕西是吃面大省,土生土长的人基本上是面肚子,男女一样。到外地出差吃着甜的、咸的、淡的,吃着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都不解馋,眼巴巴回到西安,就会直奔面馆,美美咥一碗喜欢的面,才觉着对得起自己。

而且大多数人吃的的时候绝对不是嚼烂才咽,而是用“吸”的方法,不过牙齿,直接进喉咙,那叫一个麻利,那叫一个香。也只有陕西人才能将一碗面吃的如此大气。在“吸”面时还不忘咬一口生蒜,因为他们说了:“吃面不吃蒜,营养减一半。”一个蒜都不算地道陕西人,至少要三瓣以上。我有个同事,凤翔人,同时端上来一碗面,我才开始,人家基本快见底了,边吃边腾出嘴来,讽刺我:“你喔也叫吃面,呵呵。”

自黑
自黑的@周斯特洛夫斯基

我猜想,可能在历史时期,关中一带经济落后,粮食少,大家吃饭都是抢着吃,吃的慢会挨饿,所以不能细嚼慢咽,“吸面”这个习惯就流传下来了,呵呵,猜的啊,不必当真。

结果我发现吃面快的人都胖,都有将军肚,年纪上来都有三高。这伙人都在埋怨是吃面造成的,面躺着中枪了,纷纷戒掉了魂牵梦萦的那碗面。其实,这不是面的错,这是吃面人的错。面不是这样吃滴,在这个物质丰富的年代,面也要慢慢吃,细嚼慢咽。面不在多,在味,在感觉。

面来自小麦,小麦长在号称“天府之国”的关中土壤里,接受日月之精华,沐育雨露的滋润,经过上百天的成长,结出饱满的麦粒,然后又经过石碾的磨砺,成为细细的面粉,面条的原料才成型了。

这么复杂的过程,吃面的时候怎么可以如此粗糙呢?面条完全是天地的产物,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产物,是经过几千年进化的产物,是关中人的能量源泉,与饼、馍、糕等其他的面食相比,面条就象一个精灵,它缠绕在人们的舌尖,让味蕾充分感受到自然的味道,嘴里满是山水的气息,浑身散民着日月的光辉。

所以,吃面应该是一种享受,吃的时候慢一点,品品面里的味道。

老陕吃面 二维码相关阅读
陕西人与面的千丝万缕
在西安吃面
陕西美食来一碗
妙在调和油泼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